147小说 > 都市 > 别叫我歌神 > 第234章:我终于可以代言自己家的产品了吗?

赢8娱乐登录1442

谷小白的想法很好,钱也确实够。

但是现实有点骨感。

白声所其实是一家属于学校的实验室,虽然负责人是谷小白(而且还需要指导老师),但是各项经费和建设,都必须走流程和审批。

奔老师兴匆匆地去审批的时候,却被告知,东原大学已经有类似的设施了,再建设属于重复建设,资源浪费,不予审批。

这句话是没错的,因为这确实是资源浪费。

一个学校里哪需要两个那么高标准的全消声室!

所以之前秃头老师们也只是打算打落牙齿和血吞,忍忍也就过去了。

不就是看人的脸色吗?我们练过!

但谷小白把每次需要排队申请,等待空闲所耽搁的时间,和自己唱一首歌所花的时间折算了一下,再考虑到自己一首歌的收入,又将这个时间成本,到了秃头老师们身上(此处严重计算错误)时,觉得……果然还是要想办法建一个吧!

不然多浪费时间浪费生命浪费金钱啊。

毕竟这世界上,只有时间是什么都买不来的。

没事就在记忆宫殿里享受多倍时间,再没事还搞搞穿越的谷小白这么想。

这三个星期,除了录了两次《蒙面》之外,谷小白几乎把自己全部的时间,都用在物理学上。

大概四分之一的时间,用在了乐器复原计划和声学知识的学习上,而剩下的四分之三,则用在了其他科目的学习上。

他的学习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他的大脑,就像是一个吞噬知识的怪兽一样。

现代的物理学,实在是发展的太快,太庞杂、太抽象了。

那么多的学科,那么多的方向,谷小白还有无数的知识需要学。

他还远远没有触及到现代物理学的边界,更不要说推陈出新。

谷小白身边的人,不论是物理学这边,两位秃头咸鱼老师和他的学生们,还是音乐那边的鸿烈两位老总、江卫,甚至闪姐,都无法理解谷小白的刻苦。

毕竟,如果一个普通人,唱一首歌就可以赚到许多人十年二十年都赚不到的钱,那他为什么还要去刻苦,还要去学习,还要去当物理学家呢?

去当个艺人,老老实实去多唱歌不好吗?

更何况,谷小白还是如此的有天赋!

强到逆天!

为什么谷小白对物理学的执念,还一如既往?

其实,谷小白对物理学的执念,并不是一如既往的。

而是更强了!

因为他有太多的秘密想要解开了。

自己的意识为何能穿越时空?小蛾子为何出现在现代的舞台?傻狗和照夜的到来究竟是食物的诱惑,还是道德的沦丧?

不对,跑偏了。

还有刚刚开启的“舞台道具系统”,甚至脱离了时间的限制,随时可以调用,已经达到了“幻想照进现实”的层面,这是原理不同,还是系统本身又进化了?

每个人都有驱动自己的核心玉望。

对谷小白来说,求知欲是压倒一切的。

系统给谷小白的各种音乐上的任务和要求,对谷小白来说,简单得像是吃小菜一样,他每一个都比系统要求的做得更好。

但他想要的并不是这个,如果可以的话,他想要把系统整个大卸八块,研究透彻了。

从这点上来说,谷小白其实是一个“只想要你的身体,不想要你的心”的渣男。

音乐就是欺骗系统纯洁少女心的甜言蜜语。

可直到现在,谷小白连最初系统展现出来的,那种通过声音触发视觉神经的技术,都没能弄清楚呢。

如果能弄明白,应该是声学与心理声学迄今为止,最牛叉的进步了。

挫败感?

不可能挫败的,一定是我现在的知识还不够,一定是我现在还不够聪明,我的记忆宫殿还不够完善,我的思维速度还不够快!

我要更聪明、更快、更强!

呸,怎么能输给这个渣渣小系统。

于是,是更高强度、更快速度、更疯狂的学习。

白声所的秃头教授和研究生们,都有点被谷小白虐到了。

这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别人比你有天赋,也不是别人比你努力。

也不是别人又比你有天赋,又比你更努力!

而是……你压根都看不明白对方是怎么努力的。

“哗哗哗哗哗……”一本书就翻过去了,然后发会呆,再继续翻书。

“哗哗哗哗哗……”又一本书就翻过去了。

我也会翻书啊,我翻得可以更快。

我一天可以翻八百本!

可为啥我就是学不会?

第一个星期,大家还在为谷小白声学考了满分而吃惊。

第二个星期,谷小白嘴里就开始蹦各种声学前沿的公式和名词。

第三个星期,就已经可以指出研究生们硕士论文里的错误。

第四个星期,俩秃头教授面对谷小白的【147小说 更新快】时候,感觉对方已经不是一个学生,而是一个头还没来得及秃的教授。

这个世界太不公平了,不是说发量和知识量成反比吗?

……

同一时间,录完《歌王之战》的付函,正在整理一摞摞厚厚的资料。

这是付函答应给谷小白找的横向项目。

横向项目也并不是那么容易找的,即便是以付函的人脉和关系,也并不容易。

而且,他还不能给谷小白太寒酸的……

当然也不敢给谷小白太难的。

也不能时间太紧的。

所以目前整理出来的项目,都是一些子项目。

《冲压生产车间噪声控制子项目2》项目经费70万元。

《新能源汽车车内噪音及振动抑制子项目4》项目经费100万元。

《基于贝叶斯频率估计算法的窄带有源噪声控制子项目7》项目经费47万元。

《多层结构中脱粘缺陷的超声检测》项目经费58万元。

付函也不懂这些哪些合适,打算都给谷小白过过目。

正打算亲自去找谷小白一趟时,门铃响了。

不多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来:“小函!”

“三叔!你怎么来了?”付函连忙迎了上去。

付函的三叔四十多岁,对他这种地位的人来说,正是事业巅峰期,最年富力强的时候,平日里忙得脚不沾地,怎么有时间专门来找自己?

难道发生了什么事了?

“开会,来你这里看看,顺道问你一下代言的事。”

“代言?”那一刻付函激动的热泪盈眶,我终于有资格代言自家的产品了吗?我要衣锦还乡了吗?!

“不,你想多了,我是想要问问,谷小白愿不愿意代言咱们家的产品。”付三叔说完,哈哈大笑。

付函:“……”

总感觉又被三叔耍了!

不过他茫然道:“三叔你怎么会想到让小白代言咱们家的产品?”

“这不是想趁现在捡个漏嘛!”付三叔笑眯眯地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