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九天 > 第五章 九灵正典

赢8娱乐登录1442

“方贵哥哥……”

小鲤儿察觉得有人过来,便收了内息,望着窗外,极淡的笑了笑。

“泥鳅,快来……”

方贵神神秘秘,在窗外冲她招手。

小鲤儿从床上跳了起来,跑到了方贵跟前:“今天要抓石子吗?”

方贵嗤之以鼻:“那是傻子才玩的游戏,咱不玩!”

小鲤儿道:“之前你不是一直在带着我玩吗?”

方贵道:“……因为你就是傻子嘛!”

一边说着,一边拉着小鲤儿,神神秘秘的往庄子后面跑去,来到了柴房之中,只见一个竹筐里埋着满满的杂草,方贵将竹筐抱了过来,有些献宝似的放到了小鲤儿的面前,嘻嘻坏笑的将竹筐上面的杂草揭了起来,小鲤儿看着,好奇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惊喜了起来。

只见杂草堆里,正簇拥着一堆毛绒绒的野兔,刚刚褪去了绒毛,一个个哆哆嗦嗦的挤在了一起取暖,方贵有些得意的道:“我可是花了一上午时间摸来的呢,你瞧着好不好玩?”

小鲤儿小心翼翼的伸指头戮了一下小兔子,满脸都是笑容:“好玩!”

方贵揪了一只塞进她怀里,道:“那你就好好玩!”

说着就蹲在了一边,看着小鲤儿抱着那几只小兔子,一会给它们作窝,一会给它们拔草一会给它们挨个的取名字,木讷的小脸活泛了起来,笑容就没有消失过,当真是爱不释手。

方贵笑眯眯的看着她,心里也十分满意。

待过了一会,觉得时辰到了,青衣女侍与老嬷嬷已经在疗伤了,他才笑嘻嘻的问小鲤儿:“好玩吗?”

小鲤儿重重的点了点头:“好玩!”

方贵笑道:“不光好玩,还好吃呢,你说是红烧还是爆炒?”

“……”

小鲤儿整个人都懵了,呆呆的看着方贵。

方贵笑眯眯的:“烤一下也行,洒点胡椒面,美的很!”

小鲤儿脸上渐渐露出了惊恐的表情:“为……为什么要吃兔兔?”

方贵道:“好吃啊!”

小鲤儿哭着道:“兔兔很可爱……”

方贵道:“所以好吃啊……”

说着便伸手过来揪兔子,小鲤儿下意识的就要往身后藏,方贵也不抢她的,很无奈的挠了挠头,道:“咦,你藏什么呀,是青儿姐姐和老嬷嬷让我照顾你的呀,前两天我给你烧蚂蚱的时候,你不也是很喜欢嘛,我是为你好才准备做我最拿手的烤兔子给你吃的……”

小鲤儿并不擅长强行霸占东西,只是不停的道:“不……不吃兔兔可不可以?”

方贵板起了脸来:“村里的老太太不讲理,你这小丫头也不讲理啊,这兔子是不是我的?”

小鲤儿犹犹豫豫的点了点头。

方贵道:“既然是我的兔子,那我烤了为什么不行?”

小鲤儿低下了头,只是不愿撒手。

“不吃兔子也可以……”

方贵眯起了眼睛,故意拉长了音调说道。

小鲤儿有些惊喜的抬起了头来。

方贵故作大方的道:“这兔子是我的,我当然想吃就吃,可如果它们是你的,那我就没办法吃它啦,不过呢,这兔子可是我摸来的,你想要的话,就得拿东西过来换……”

小鲤儿忙将自己腰间的一块鸾纹玉佩摘了下来,直着小胳膊递给方贵。

方贵随手接了下来,摇头道:“这块破石头只能换一只兔子,还有好几只呢……”

小鲤儿犹豫着低下了头来。

方贵得意洋洋,压低了声音道:“我吃点亏,你把你家的仙法教给我,我把这些兔子都送给你,怎么样?”

小鲤闻言一下子犹豫了起来,久久不肯回答。

方贵则是得意洋洋,也不着急,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

谁也不知小丫头心里纠结了多久,又鼓【147小说 marchagaygdl.com】起了多少勇气,看着怀里的可爱小兔子,她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方贵顿时兴奋了起来,伸出手指:“一言为定,你要反悔你就是泥鳅,记得啊,这件事只有咱们两个知道,连青姐姐和黑嬷嬷也不能告诉,不然的话……我就天天吃兔子!”

“我不敢的……”

小鲤儿低下了头来,道:“不然爹爹也会骂我的!”

“你爹真好!”

方贵大感兴奋,强迫着这小鲤儿拉了钩,然后一起陪她给兔子作窝。

小鲤儿毕竟年幼,虽然她爹爹千叮咛,万嘱咐,说家传正法不可示人,但她也只当这是爹爹给自己下来的无数条规矩的一条而已,并不真个晓得这里面的重要性。

再加上方贵若是真想哄人,那当真是贴心的了不得,牛头村的花寡妇都能被她哄的从头到脚的舒服,更何况是小鲤儿这个不谙世事的小丫头,几日下来,倒是将方贵当作了世上最亲近的人一般,先前是不碍于爹爹的威严,不敢答应,但如今答应了,便也真就传了。

不过她家传的口诀,那是何等的玄奥艰涩,比黑衣老嬷嬷的引导法诀又难了百倍,初时方贵还听着小鲤儿一句句的给自己讲解,后来却顾不上了,只求先记在心里再说。

好在方贵也跟着牛头村的张穷酸读过书识得字,再加上脑子灵活,又知道这时候学的是好东西,因此也加了倍的用功,倒也没用几天,便将那洋洋近千言的九灵炼灵篇记在了心里,期间自然也生过疑惑,在想小丫头说的这些东西愈听愈是不懂,不知是否是在哄自己。

可是当他直接问了出来的时候,小鲤儿一句话却让他打消了这些心头的疑惑。

“方贵哥哥对我好,我不会骗方贵哥哥!”

小鲤儿一边给取名作小灰的兔子喂着晒干的嫩草,一边头也不回的回答。

方贵仔细想了想自己干的事,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了,挠了挠头:“哪里对你好啦?”

小鲤儿道:“方贵哥哥看到了妖狼,就拉着我一起跑!”

方贵顿时有些诧异,道:“其他人就不拉着你跑了?”

小鲤儿喂草的动作停了一下,低声道:“他们只会把我推过去!”

听着小鲤儿的回答,方贵忽然说不出话来了。

心里生出了些奇怪的感觉。

过了一会,他笑道:“傻不傻,泥鳅你记着,遇到狼了就得跑,谁爱上谁自己上!”

……

……

秦家的九灵正法玄奥艰深,但内容却并不多,几天时间下来,随着几只小兔子渐渐变得活泼,小鲤儿自己懂的内容也已尽数传完,甚至将前期修炼所需注意的关窍与方法也尽数传了,只是方贵担心黑衣老妪和青衣婢女发现端倪,并不敢立刻就去照班修炼而已。

而在这几日里,黑衣老妪和青衣婢女疗伤的时间也越来越短了,从之前每天需要闭关三个时辰,到了如今,每日只需闭关一个时辰左右,不过她们兴许是看着这两个小人儿玩的开心,便也很少过来打扰他们,似乎是有意让这位甚少机会离家的鲤儿小姐多享些乐趣……

方贵一直在暗中观察着老妪和婢女疗伤的时间,当她们不疗伤时,便只是带着小鲤儿玩些乡野间的傻子小玩意儿,疗伤之时,就一边玩些傻子小玩意儿一边悄悄的打听修行的事情。

小鲤儿虽然年幼,但根基打的甚好,倒是确实能够随口告诉方贵许多珍贵的修行道理,只不过她与方贵不同,对她来说修行本来就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生下来开始便接触了,所以她倒不清楚自己说出来的这些事有多重要,不过是些吃饭喝水一样的常识罢了。

她只是觉得这位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方贵哥哥对自己当真是好,和家里那些奴仆不同,比那些欺负自己的同族子弟更好了许多。

又有趣,又不会看不起自己,而且他懂得养兔子,当真是厉害!

反正自己已经连最重要的九灵炼息诀都传了,这些小问题又怎么可以瞒他?

这一日午饭之后,青衣婢女与黑衣老妪再次闭关疗伤,似乎青衣婢女疗伤也到了最后的关键时候,这一日的功夫倒比以往更长些。

而方贵也知道这些人怕是快要离开了,自己机会不多,因此便更加起劲的问着小鲤儿一些关于修行的事,他自己背了一个小背篓,小鲤则提了一把小镰刀,两个人一边挑着细嫩的青草采割着,一边在这小小庄子里面说着话。

“养息法不是法术,只是帮人打根基的,方贵哥哥你说的飞天遁地,移山填海的本事,其实都是法术,但是想要施展法术,便一定要有足够的法力呢,这就和养息法有关了……”

小鲤儿一边蹦蹦跳跳的割着草,一边随口回答着方贵的问题。

两人边走边说,已渐渐到了庄子的边缘,这里已经是当初的黑衣老妪布下了禁阵,并严令方贵与小鲤儿不同跨过的雷池边缘,这里也已经是他们两个平时走的最远之地……

方贵正满心琢磨着自己还该问些什么才能回牛头村吓唬那些土包子们,但却已经搜肠刮肚也找不出新问题来,毕竟他还没有正式接触修行,并没有那么多疑问,也就在这时候,他忽然感觉脚下大地微微颤动,身上的汗毛居然微微竖了起来,下意识抬头向西面看去。

从他这个角度看去,西方乃是一边明亮的天空,没有任何异常。

但忽然之间,一声巨响自西方传来,只见得西方天空忽然泛起阵阵涟漪,像是天空如冰面出现了道道裂隙,再一息,忽又有一声巨响传来,“喀喇”一声,天空被打破了。

周围的地面之上,忽然一连串有十几道阵旗被巨大的力量震荡,从泥土之中跳到了半空,然后硬生生的被撕裂,黑蝴蝶般四下翻飞,再下一刻,空无一物的西方天空,忽然出现了数位黑色的黑影,皆是身披乌甲的高大男子,这些人中间,还有一个身穿蓝袍的中年道人。

那道人这时候正随手一袖向前挥来,巨大的力量不但撕裂了黑衣老妪布在了外面的法阵,更是余波轰隆直向前狂涌而来,正站在了这缺口附近的方贵与小鲤儿两个首当其冲!

“不好,仇家上门了……”

方贵一下子被吓的浑身冰凉,双腿发麻,转身便要跑。

但头顶之上那一条大袖如同乌龙一般向下击来,笼罩范围数十丈,凭着他两条小短腿,又能跑到哪里去,再加上回头一看,小鲤儿这时候吓呆了一般,居然站在了原地一动不动。

连抛下铜板的功夫都没有,方贵直接转身抱住了小鲤儿,将她护在了身子下面。

不是不想跑,实在是来不及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