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玄幻 > 明日之后 > 第88章 人俑

赢8娱乐登录1442

就在这时眼前一道蓝光闪过,秦广慈已经放出飞刀向左侧石壁上的那人射去,但见蓝光从那人右胸射入又从对面穿出,随即回到秦广慈手中,于此同时我们也连连后退以防不测,可是等了片刻那石壁上的人却毫无动静。

“我再试试看”秦惜弱说着也放出飞刀,射向石壁右侧那人,飞刀从他前胸射入后背穿出后也回到秦惜弱手中,那人也是没有任何反应。

“会不会是雕像啊”我稍稍松了口气,问道。

“如果是雕像的话,那也雕得太像了”秦广慈一边收起飞刀一边往前走去。我和秦惜弱随即跟了上去。

我们小心翼翼的走到荧光棒旁边,我举起手电对两边一照,去他妈的!果然是石雕,把我吓个半死,我对着两边的石雕仔细观察起来,这石雕站立在从石壁上突出的一个石条上,可能是开凿这个通道时就设计好了,专门为了放置这些雕像而留下的。

从衣着上看这两个石雕都是士兵的模样,手持长戟身着长袍,短上衣,上衣上贴满了甲片,一人头上戴着麻布做的头巾,另一人则戴着用皮革之类做成的板状帽子。

我用手电对着左侧这个雕像,只见这雕像约一米七到一米八的样子,两腿微曲站立在石条上,手持长戟,立眉圆眼,眉间的肌肉拧成疙瘩,嘴唇努起,胡角反卷,内心似聚结着怒气,那表情真的是非常逼真,而且脸上还有眼角的皱纹都能够清晰的看出来。难怪秦广慈一时不辨真假。我也不得不佩服古代工匠高超的技艺。

他胸口的已经被秦广慈的飞刀刺了一个洞,我走近前仔细一看发现这个塑像似乎并不是石头雕刻的,却像烧制而成的陶俑。从他胸前的洞口可以看出这尊雕像的外壳是一层陶片。这里到处都是石头,不用石头雕刻而要烧制陶俑,似乎说不过去,烧制陶俑要用到大量黏土稀泥,这附近并没有这些,为何要舍近求远?我大惑不解,想从塑像胸前的洞口掰下一片陶片看看,于是伸进两个手指,用力一掰,也许是年代太久远了,再加上这个洞穴里潮湿的环境,整个塑像突然间就碎了,陶片哗啦啦的落了一地,我抬头一看,不由的惊叫一声,原来在这个陶俑外壳脱落后里面出现的是一个全身碳化的干尸,全身焦黑,连轮廓都看不清,只能勉强看出是个人形。这是在是太恐怖了!这个塑像竟然是用活人烧制而成!我丝毫没有心理准备,吓得连连后退。秦惜弱和秦广慈也大惊失色!

片刻后,周围一切如常,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变化,我们心神稍定,秦广慈看着这通道两边的雕像说道:“没啥可怕的!这不可能是活人烧制的,如果是活人用泥封住的话,塑像不可能是这种表情,更不可能是这样的姿势,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这些人应该是修建这个工程中死去的奴隶,在他们死后,用他们的尸体制成这样的人俑,让他们永远守卫这里,也算是对他们的一种纪念吧”

秦广慈说完,看到我和秦惜弱仍然是一脸恐惧,没人说话,又笑着说道:“别怕!死人有什么可怕的?活人才可怕!我刚才还以为这两排都是活人呢,我们继续往前走吧”

秦广慈一席话让我心下稍安,于是我和秦惜弱跟在他身后准备继续往前走,就在这时我手中电筒的光线无意中扫过右侧的那个人俑,我看到他似乎微微转动了一下,心中顿时一颤,猛的想起在石头城墙上的那四尊雕像也是稍稍转动了一下,随即就箭如雪下。

我抓住前面的秦惜弱就往后拽,同时向秦广慈大叫“快退!快退!秦哥快退!”。

周围漆黑一片,我喊声未落就听嗖嗖嗖的声音不绝于耳,然后是箭头碰到石头叮叮叮叮的声音。我拉着秦惜弱连滚带爬的没命的跑。也不知道秦广慈有没及时的撤回来。

“啊!”后面秦广慈叫了一声,我意识到不妙,他可能中箭了。

过了片刻,已经听不到任何声响,我连忙转头往回走,用手电一照,看到秦广慈正趴在下面石阶上,头灯也摔在一边,背包上插了两根箭,小腿肚子上中了一箭,旁边的石阶上散落着很多箭矢。

“爸,你没事吧?”秦惜弱把秦广慈扶了起来,靠在石壁上。

“小腿中了一箭,你把我包里的云南白药和纱布取出来,慕青你把我的刀用火烧一下消毒,然后把箭头挖出来”秦广慈断断续续的说道。

取箭头对我来说不难!我毕竟是学医的,但是如果不用麻醉药,我实在担心秦广慈会忍受不了,那比关云长的刮骨疗伤也好不了多少。

“快点!不拔出来,失血越来越多!!”秦广慈突然吼了起来。

我也意识到得抓紧时间,于是从背包那出一条毛巾,对他说道:“咬住毛巾,你可要忍住了!”

秦惜弱用她飞刀的尾焰把秦广慈的那把飞刀烤了烤,随后递给了我,我接过飞刀,感觉她的手【147小说】都在颤抖。

秦惜弱用手电在一旁给我照着光亮,我用刀沿着秦广慈的伤口划开,那箭头是青铜的,大约一指宽,射入肉里有四五厘米的样子,已经深可见骨,好在没有伤到血管,箭头两边有倒刺,所以箭头不能直接取出来,我只能继续扩大伤口。

秦广慈咬着毛巾发出沉闷的吼声,我心一横只当没听见,当我把箭头取出来的时候,已经满头大汗。

而秦广慈脸色苍白,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我赶紧在伤口上撒上云南白药粉,然后用纱布给他包扎上好歹把血给止住了。秦广慈可能因为耗神过度,喝了几口水后已经靠着石壁沉沉的昏睡过去了。

“让他睡一会吧!前面都是人俑机关暂时是过不去的”我轻声对着秦惜弱说道。

秦惜弱点点头没有说话。

现在我要好好想想怎样才能通过这段有机关的暗道,否则我们只能掉头回去,功亏一篑。

我们在山腰爬上那石头城墙后也遇到过这样的机关,可是那里空间大,又是在白天,我们用大石板提前触发了机关,远远躲避即可。可是在这两人宽的通道里,弯弯曲曲,空间狭窄,四周一片漆黑,一旦触发机关我们真是躲无可躲。

前面还不知道有多少机关暗器,秦广慈又受了伤,我顿时焦躁不安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