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网游 > 暗黑流放世界 > 第213章 回城

赢8娱乐登录1442

 热门推荐:

被全视之心判定为虚空恶魔,陈咬钢压根儿就不觉得奇怪。

像陈咬钢这种不是自己肉身穿越,而是魂穿到暗黑流放世界的存在,都会被全视之心判定为虚空恶魔。

因为玩家的本质,就是虚空恶魔。

在暗黑流放世界,虚空恶魔的定义便是没有实体,可以寄宿在他人精神与灵魂之中的魔鬼,通常表现为耳边的低语,异常紊乱的精神状况。就像虚空药剂的道具说明那样,虚空之力总是在不断变幻扭曲,并不具备绝对稳定的性质。

虚空恶魔可以操纵特殊力量,比如死亡之后反复跑尸,玩家们没完没了的无限复活;可以凭借自身的兴趣做任何事情,玩家追求“愉悦”的本质行为,高兴的时候跑任务,不爽的时候连主线npc也一并砍死;无法定义具体数量的庞大族群,玩家上线下线的行为,在许多npc眼里就是虚空恶魔的行为。

相对于混沌恶魔和地狱恶魔的入侵者,身为虚空恶魔的玩家可以谁都帮,也可以谁都砍,只能算是谜之欢乐的搅屎棍。

还好陈咬钢是穿越者,知道暗黑流放世界到底有多么操-蛋的设定与幕后小剧场,能够利用全视之心成功反杀夏娜。

要是换个老实巴交,满脑子只知道拯救世界的单纯勇士,怕不是真被夏娜一套操作戳中要害,直接开始怀疑人生。

呼,凭借着丰富的剧情知识,陈咬钢总算是虚惊一场,将全面崩盘的局面彻底逆转过来。

至于罗格姐妹和心眼修女的信仰,她们的内心思想被所信之物全盘否定,切断了她们最后一条赖以为生的团结纽带,以后会有什么样的结果陈咬钢也没多想反正夏娜你先搞我的,要是你们因为信仰崩溃翻车了,那也是你们自己活该。

阿蕾这头好不容易稳住了夏娜,第二波麻烦又来了:伪神之主的信徒和使者仍然下落不明,要是这边的人手传送离开,就可能被派蒂等人趁虚而入。

最终陈咬钢以一套标准的玩家台词,结束了本次闹剧:“全视之心,我以挑战者的身份申请权限关闭,除我之外,其他任何人不可以再以任何借口询问我的私人问题。”

全视之心接受了陈咬钢的申请,其他人也想纷纷效仿,却发现自己挑战贡献不够,必须再次单独通过殿堂试炼才行,只能暂且作罢。

毁坏的建筑,满地的尸体,等待清理和隔断封存的房间,砍不完的怪物喽,洗不干净的污秽领域……

幸好这次队伍总人数有300人,减去一部分在战斗中牺牲的,还有负伤以后无法维持战斗状态的,截止到凯拉重新建造出传送法阵,仍然有100人可以正常投入使用。这些人力资源,大大分摊走了陈咬钢等人身上的压力。

这里陈咬钢其实也耍了个心眼:由于是分批分散作战,最终决战是一波流,很大程度上能够避免了大恶魔一招秒杀几十人造成的团队士气崩溃。

曾有考据玩家过暗黑流放世界的战损率设定:通常情况下,一支军队的战损率超过30%就可以称得上是被打残,战损率超过60%则可视为彻底残废,丢盔弃甲各自逃跑的失去战斗力。

除了少数特殊案例,再怎么顽强忠诚的军队,也无法承受75%以上的战损率,即使是骁勇善战凶残嗜血的蛮族也不例外。

唯一的例外,大概就只有玩家这种谜之群体:死得人越多他越奔放,队友全扑街了他越开心,怪物越凶残他越起劲,在逆境中不断爆发着自己的小宇宙直到团灭剩下最后一人,就是世界聚焦于我,全场观众看我秀操作的时候!

所以,即使纸面战损率高得可怕,但是在陈咬钢暗箱操作之后,大多数人都没有明显意识到团队人数缩水了多少。

整体士气仍然维持在胜利的喜悦之中,不过那些死在怪物爪下的无名英雄,并没有多少人能记起他们的名【147小说 更新快】字和脸。

休息了一番,等待身体恢复到能够支撑传送转移的时候,陈咬钢等人便要先行告辞。

陈咬钢用药膏和绷带压着伤口,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实在是不适合继续折腾:“既然这边已经安排好了人手,那我们也就先回城了。伪神之主的信徒随时可能会来偷袭,你们最好小心点。”

寇娜回答道:“阿蕾利用全视之心的力量,询问出了修道院中的怪物残留数量与具体位置,它们跑不掉的。”

“此外,我已经将清理过恶魔的场所隔断封印起来,按照目前的进度,大概今天傍晚之前就能完成。按照我和阿蕾商量出的计划,我们最多只会保留内外长廊和大殿通道的区域开放,就算伪神之主想要染指神器,他们也无法进入遗迹内。”

陈咬钢点点头,腹部受伤的他也没什么力气进补,他现在只想喝下一瓶麻醉止痛药,躺在床上好好休息一整天。

没想到解决暗黑流放的第一幕剧情,竟然差不多消耗了4~5个月,异界的难度提升与升级效率下降,确实是一大问题。

目前来说也没什么好慌的,在伪神之主折腾出其他幺蛾子之前,陈咬钢不必心急火燎的追击派蒂,等她捞到宝物以后再从她手里抢过来倒也不迟。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那群摸鱼的剧情主角到底去了哪里,要是那帮正版奈法兰的后裔不出现,陈咬钢的后续计划就会受到影响。少了这些强力大腿以后,单人玩家能推过的副本就会少很多。

凯拉将扭曲王冠定在法阵之上,寇娜用锻火秘术将其封入基石底座之中,凯拉笑道:“呼,总算完成了!扭曲王冠是亚丹国王的遗物,控制范围最多不超过西境,我们找到的以太奇点已经是极限距离了,再超过一些就没效了。”

随后,凯拉一边启动传送阵,一边笑道:“话说回来,陈你为什么要那样做?理论上来说,利用全视之心承认你圣剑使的荣誉,利用你的战绩与誓约证明自己的身份,总比那种做法温和一些吧?”

陈咬钢无奈笑道:“谁叫夏娜突然跳出来用那种问题对付我,也许她是一片好心,也许血统身份对你们来说很重要,但是对我这种出身于荒山野岭原始世界的野人而言,那些并不是什么值得牵挂的事。”

“话说回来,我其实并不相信全视之心说的什么恶魔本质。只是当时气氛很紧张,剑拔弩张的好像随时要打起来一样,我就用同样的问题回敬了夏娜。只不过没想到啊,一时冲动的询问,竟然导致事情变成这样。”

凯拉从传送门中伸出一只手:“过来吧,这次传送距离非常远,让我领你们回去。不管怎么说,这种事情一旦传出去罗格守望就要变天了,要是夏娜不能尽快振作起来,恐怕城塞也会被其他领主收编。”

“抓紧,传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