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那座江湖那个人 > 第四百五十五章:顾青石!顾青辞!

赢8娱乐登录1442

第五凤翮继续说道:“就像冀州的听云山庄,就是在顾青辞名声不显之时与他结交,靠着顾青辞的名声,在冀州可谓是如日中天,如今,又与刑天府建立合作,整个冀州之地,有很多比听云山庄强大的世家宗派都需要靠他的裙带关系。”

“而现在,顾青石背靠天下盟和刑天府,两位宗师作为后盾,顾青辞更是为了他这个弟弟弄出了知北游这么大手笔,这个天下,顾青石将来必定有一席之位,而且,顾青石的天赋不下顾青辞,也是很值得投资的,顾青辞已经在为顾青石铺路,如果这个时候,你让你那儿子跟随顾青石,尽占先天优势,比去刑天府,前途可要大得多。”

“这……”

丁松有些纠结,他是借这个机会让丁云进入刑天府,借着儒家之势,肯定不需要从底层开始,就能够获得刑天府这个靠山,而他又回书院,背靠儒家,这天下将乱,他们父子二人也不至于如同无根之萍,但是,第五凤翮所说也颇有道理。

第五凤翮笑了笑,说道:“师弟,我也看过你那孩子,已经二十多岁了,不过二流境界,将来要想闯出一番事业,是不太可能了,天赋也抵不过你,将来能不能成为大修行者都是个问题,否则,他也不会为了一个崂山龙头之位而这般苦恼,你若【147小说 更新快】是甘心他就此平淡一生,让他去刑天府也可以,但你若想要他将来能够在这江湖立足,还得尽早给他选一个好时机啊!”

丁松咬了咬牙,说道:“师兄啊,你也知道,我算是老年得子,我护不住他多少年的,我也希望他能够拼出一番事业,但是,顾青石……真的行吗?”

第五凤翮一挥手,两杯清茶出现在石桌上,他缓缓端起茶,说道:“师弟啊,你怎么到现在还看不穿呢,这座江湖啊,不论是风云变幻,还是潮起潮落,其实,都不过是顶尖那几位一手超控,而偏偏剑仙顾青辞就是其中一位,拳镇山河陈通玄也是一位,顾青石那个黑小子,命好啊,才不过那么点年纪,他哥哥就为他以知北游现江湖。”

“顾青辞这一次手笔真的大啊,知北游,明面上是天下盟,暗中就是刑天府和我们儒家,还有朝廷作为推手,即便是我这个天命境大修行者,也不过只是其中一不轻不重的一环,你可知,这中间还有多少人入局吗?青阳十二世家,五个宗门帮派,一路直通沧州,连如今沧州战场,敌我双方数十万将士都在这个局中,战神楚子虚老元帅都卖了剑仙顾青辞这个面子,甚至……连反王苏追也在局中!”

“顾青辞为了他这个弟弟,也是煞费苦心,他这手笔,是要让顾青石一跃超过他们这一代的天下七道谜,超过他当初的无双公子,你说,在这手笔之下,顾青石的未来,还需要怀疑吗?而且,如今天下盟少盟主苏北生死了,顾青石万里送师兄,也注定了将来天下盟会落到他手中。”

听着第五凤翮的话,丁松吞了吞口水,浑身一阵冰凉,讪讪道:“想不到,顾青辞都已经站在了这种高度了么?”

“或许更高!”

“好,我就让云儿跟顾青石吧,这或许就是云儿的机缘!”

…………

鬼见愁峡谷之中,尸横遍野,遍地都是血流,浓厚的血腥味笼罩着这片山群,一个少年,手握着一把比他身体还要大的巨剑疯狂的挥舞着,一声声哀嚎在响彻,那少年挥动巨剑,便是“噗噗”声响,一匹高头大马横飞出去,瞬间砸翻一大片人。

然后少年再一次挥动巨剑,一声闷响,这一次,他是跳起来劈下,从上往下,直接将一个马贼连同战马砸到地上,空中血肉横飞,人和马都被砸成肉泥。

那少年满脸是血,眼神冰冷,咧嘴一笑,仿佛魔鬼的笑容,让人心头颤栗,每一次挥剑,都是仿佛将人点成烟花一样爆炸开,红色的烟花在这峡谷之中四处炸裂,血肉迸溅横飞。

少年宛若魔神,

从那一刻起,这就是一场屠杀!

不知何时,他突然听到轰隆隆的马蹄声,他茫然抬起头,入眼的便是无数狂奔的马贼,浩浩荡荡,一眼望不到头,全都想着峡谷深处,或是山上逃命,到处都是哀嚎呐喊。

不知道来了多少马贼,却在这一刻,被一个少年追得疯狂逃窜。

少年解开身上的铁索,握着一段铁链,用力飞快的挥动着那不知道多重的巨剑,然后投掷出去,砸在峡谷半腰上!

“轰隆隆!”

一阵巨响,如同天雷滚滚。

无数石块从峡谷上滚落而下,堵在峡口,溅起磅礴灰尘。

正在逃窜的马贼,被这石块砸死一大片,战马受惊,四处乱窜,踩踏之下,不知道多少人成了肉泥。

那柄巨剑落下,砸出一个深坑。

那少年再一次出现,峡谷被堵住,逃窜不了,再一次屠杀开始,幸运的人,留下了一具全尸,不幸的人,尸体都没有了!

峡谷上,一处隐蔽的地方,丁云使劲的吞着口水,浑身冰凉,冷汗直流,看着下面那像是魔鬼一样的少年,恐惧之下,却又满是憧憬。

不知道什么时候,丁松和第五凤翮突然出现在他身旁,丁云急忙行礼,身上微微颤抖着,躬身道:“爹,师伯!”

丁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倒是第五凤翮微笑着,拍了拍丁云的肩膀,那一瞬间,一股暖流涌入身体,他突然感觉浑身一阵轻松,也没有那么恐惧了。

第五凤翮笑道:“丁云,有什么感想?”

“啊?”丁云一下没反应过来。

“看那边!”

第五凤翮遥遥一指鬼见愁外,那一瞬间,他所指之处,浓雾散开,树枝辟易,顿时在群山中开拓出一抹视线,那峡谷之外浮现出一队人马,一口黑色棺材被几个大汉扛着,正密切关注峡谷之中,突然间,那队伍里一个老人扭头看了过来。

丁云有一种被野兽盯上的感觉,浑身如入冰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