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那座江湖那个人 > 第一百四十二章:地府过处,阴兵街道(万赏加更)

赢8娱乐登录1442

 热门推荐:

雨潇潇的夜,突然间响起了一阵奇怪的乐曲声,一声声仿若勾魂的鸣笛,空气中隐隐约约之间出现一种特殊的气味,顿时烟雾朦胧,一切都仿佛安静了下来。

本来准备大战的街道上突然陷入了宁静之中,如同进入了相对静止的空间,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动静。变成了静止的死物,一柄柄飞离手中的剑或者刀,居然诡异的静止悬浮在空中。

一滴雨落下,然后噼里啪啦全都落下,静止的空间活动了起来,那奇异的音乐依旧响着,越来越近,所有人都巡音望了过去,朦朦胧胧中,一队人马从断桥上横跨过来,有一顶轿子,血红色的,在雨夜里显得特别突出。

那一队人马走得很慢,却一眨眼就前进了很多,仿佛缩地成寸,待到进了,出现了很惊悚的一幕,那居然是一队无头阴兵踏着雨水慢慢行来。

领头的是牛头马面!

万滴春雨落下,一切都静止,唯有那一顶轿子直接穿行而过,没有任何阻拦,直接从在场这么多武者身体里穿过,所过之后,那些武者直接化成一堆血水。

“撤开,撤开!”

陈三长老突然惊恐的发出大吼,道:“这是地府的人来了,快撤退!”

地府,一个陌生却犹如阴影一样的名字,顿时笼罩在众人的心间,所有人都仓皇出逃,只有逃跑,没有任何人升起勇气要面对,即便是酒痴刘亦青都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几步。

地府的人,来得并不多,不过区区十余个人,却吓得数百上千的武者亡命逃跑,然而,地府那些人却连停都没有停顿一下。

一直到,那顶轿子到了莫岚影面前。

莫岚影露出一抹微笑,开口道:“崔府君,你可来得有些迟了!”

那一顶血红轿子里传出一个沉闷的男声:“不晚不晚,刚刚好,孟婆,该回地府了。”

莫岚影点了点头,突然看向顾青辞,淡淡一笑,道:“书生,你是个有趣的人,我会记住你的,你也要记住我,我是地府的孟婆!”

顾青辞站在雨中,执剑拱手道:“好,孟婆,我会记住的!”

“圣女!”

向长老突然有些不知所措,看着莫岚影准备离开,急忙喊道:“您……您……”

莫岚影停了下来,望向向长老,道:“一起走吧,从此以后,世间再无阴山宗,唯有孟婆庄!”

向长老浑身一震,突然跪倒在地,用力在地上磕了一个响头,顿时鲜血就混着积水流了出去,他满脸是血,抬起头,带着哭腔,道:“圣女,不可啊,阴山宗传承不能断,这是……”

“好了!”莫岚影叹了口气,道:“向长老,阴山宗的结局是命,我已经尽力了,但是红尘滚滚,人力有限,就此结束吧,至少,你们还能保留一些阴山宗传承,而若是你们非要坚持,到最后,终将灰飞烟灭!”

向长老摇头恳切道:“圣女,我们有人有命,您怎么就知道我们守不住呢?我们阴山宗还有人,没有死绝……”

“不,”莫岚影说道:“阴山宗本就应该毁灭在冀州,这是天道注定,根本无法改变的大势,走了!”

向长老无法,只好带着人跟着走了,临走时,看向顾青辞,拱手道:“顾公子,老夫答应你的事情,必定做到,你入京之后,随时联系我!”

顾青辞握了握手里的一颗血红色珠子,点头道:“好的!”

眼看着地府的人将要消失在夜色雨幕里,刘亦青突然大喊道:“孟婆,你说从此再无阴山宗,那我们的世仇是不是就此一了百了了!”

“当然!”

…………

从地府一出现,陈家和听云山庄的武者就只顾着逃离了,到现在,偌大的街道上,除了杂乱无章的那个酒馆,就只有顾青辞和刘亦青两个人站在雨中。

顾青辞手里拿着一颗血珠,这是尸王命珠。

【147小说】天下人都知道阴山宗炼尸,靠的就是用精血控制尸体成为傀儡,而最大的弊端就是命珠,只要命珠一破,这傀儡就算废了。

而顾青辞手中这颗命珠,是阴山宗的命脉,传承的象征,也是底气,尸王命珠,控制着阴山宗存亡的那颗命珠。

三十年前,阴山宗覆灭,尸王沉睡,经过这么多年修复,也没能恢复,但,那是阴山宗尸气的保证,只要尸王在,他们就能够无限制炼制傀儡。

顾青辞出手的报酬,不是尸王,而是阴山宗全力出手帮他一次为代价,这也是他在出手之前和阴山宗谈好的价码,而,当时向长老走投无路之下,只有选择相信顾青辞,赌了一把。

向长老赌对了,却也输了!

谁也没料到,阴山宗圣女会是地府孟婆,更没有想到地府居然又重现人间了,最大的转折,是阴山宗圣女居然自己放弃恢复阴山宗,自己宣布世间再无阴山宗。

这也让顾青辞有点无奈,他本来刚开始的计划是和阴山宗做交易,进而与阴山宗达成合作,却没想到这个麻袋缺了一根筋的圣女做事情这么天马行空。

“大……大哥,”刘亦青突然走过来,拍了拍顾青辞的肩膀,仰头喝了一口酒,叹道:“大哥,你是不是也觉得孟婆是个很好的女孩子?”

顾青辞瞥了刘亦青一眼,道:“喜欢就去追!”

刘亦青啧啧叹道:“这可是地府孟婆啊,这身份,我怎么追呀……只是,这地府居然重出江湖了,这下子完了,江湖要乱了,乱了哦……”

刘亦青是个实实在在的烂酒鬼,一直都在喝酒,顾青辞看着都有点疑惑,也不知道他这葫芦里到底装了多少酒。

“诶,大哥,你等等我,你别走啊,你还得跟我去天山呢,你不去,我可怎么回家啊,诶诶……大哥,你好歹给句话啊,实在不行,你教我练剑,让我打得过秦可卿也好啊……”

伴随着风雨夜色,顾青辞和刘亦青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远处的一颗大树上慢慢落下来一个瘦小的老头儿,腰间挂着一把腰刀,笑嘻嘻的却皱着眉头,喃喃道:“地府居然又出来了,这一代孟婆居然是翻书人,有意思了,唉,这小子去京城怕也不太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