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我的星际修真舰队 > 第四九八章 演道

赢8娱乐登录1442

“爸,要不咱们把混沌石交出去,找几个圣君极限的前辈,让他们突破真仙得了,到时候还不是一了百了?

什么妖皇,什么魔修,面对真仙,还不是得装孙子?”

张辰还是不愿意让父亲去冒险。

“你想的太简单了,你把混沌石交出去,是,确实能够催生真仙的诞生,也确实能够赶走甚至灭杀那些妖皇。

但问题是之后呢?

等到敌人退走了,你觉得不会有人惦记咱们吗?

别人会不会认为咱们手上还有混沌石?

到时候,说不定咱们的处境会更加危险!”

张泽摇摇头说道,贪婪是原罪,就算是真仙,也有他想要的东西,也有其为之拿性命争取的宝物,面对混沌石,没有圣君极限会不动心的。

“那就咱们就发誓好了,对誓言碑起誓,这总该没人怀疑了吧?”

“你活的时间都比我长了,怎么还这么幼稚?誓言这种东西,找漏洞很难吗?咱们学院泄密的事情还少吗?

要不是咱们特有的通讯器,要不是小蝶一直紧盯着一些核心的地方,你觉得星辰学院的秘密能保密多久?”

张泽摇摇头,但他也知道,这不是张辰幼稚,而是张辰知道内幕的时间太短了,根本来不及深思熟虑。

“你就在天狼星等着,我若是死了,你立刻就带着混沌石跑路,等到成就真仙,再回来,明白吗?”张泽说道。

“唉?”张辰一愣,随即有些疑惑的说道:“不是,您让我和幼姗留下,不是让我们跟星辰学院共存亡的吗?”

“扯淡!我让你留在这儿,是为了稳定局势,从而不至于人心惶惶,但我要是死了,你留下来也根本做不了什么,死了也是白死!还不如以后给我报仇呢!”

张泽瞪了他一眼,没错,在张泽心中地球和星辰学院都非常重要,因为那代表着地球一脉的人类,张泽会为之战斗到最后一刻。

但这不代表着他没有私心,至少,他不愿拉着一家老小都死在这儿。

……

“走了!”张泽带着邋遢圣君三人进入了传送阵,光芒一闪,就消失在了天狼星的一处秘密传送阵上。

而在传送阵之外,一众留守的学生和亲人全都脸色难看。

有心杀敌,却无力回天,这就是他们现在的心情。

面对妖皇,他们真的感觉无力之极,只恨自己没能早生几千年,不然的话,他们就算不敌妖皇,但怎么也有上战场的资格了吧,哪里还会像现在这样,只能默默的看着。

“可别死了啊!”

驭仙宿宁心情复杂,她的担忧不比任何人少,但却只能在心中默默的祈祷,甚至都不敢表现出来,怪只怪造化弄人,有缘无分……

……

“张小子,你还是来了啊!”

万仙星,传送广场遗址,周围的客栈因为有超级阵法保护,并未在三年前星辰学院炸毁传送阵的时候毁掉。

而此时,秋隐圣君就有些唏嘘的坐在张泽对面,与之对弈着。

“对于你,万仙阁只是邀请,来不来,其实并未强求。”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张泽笑着说道,然后又一语双关的说:“哎呀,我能不能悔一步棋?”

“呵呵,来都来了,落子无悔啊!”秋隐圣君同样笑了起来,她也知道张泽是在开玩笑,这种情况下,还能笑得出来,说实话,她有些佩服张泽了。

“你该知道万仙阁邀请你来的原因吧?”

“自然是知道了。”

“有把握吗?”说到这儿,秋隐圣君不禁有些惋惜:“时间太紧了,以你的天赋,若是再有百十年……唉~”

“谁知道呢,你家老祖宗都不敢深入的地方,我若说有把握,你信?”

张泽很清楚那几位圣君极限的前辈是如何打算的,还不就是想让自己现在就进黑洞去熬炼一番。

一旦自己能够深入到一定程度,就能搅乱黑洞,从而影响星门,进而拖延妖皇们跨越星门的时间,好让他们能够提前布置好。

若是足够深入的话,说不定还能阴死几个妖皇,那就赚大了。

“你打算什么时候去?”秋隐圣君问道。

“这两天就去,再不去,那些妖皇就要出来了。”

“可有什么心愿未了?”

“该交待的都交待好了。”张泽边说,边落子:“不过,能不能请你家老祖宗帮我演一次道?”

张泽这是在提要求了,对此,秋隐圣君自然是心知肚明,不过这也是应该的,人家都愿意冒着生命危险进黑洞了,还不能提点要求?就算这要求有点过分也是一样的。

但这就算过分的话?那要求张泽赴死一般的进入黑洞岂不是更过分?

秋隐圣君没有立刻答应,而是沉默了一会,才同意了张泽的要求,显然,她是在跟自家的老祖宗请示。

“不下了,你稍稍调整一下,老祖一会儿就到。”

说着,秋隐圣君扔下棋子,面无表情的坐在了那里,不说话,就那么默默的闭目打坐起来,也不知是在生谁的气。

没有大天劫的修士,想要晋级圣君,必须要进入黑洞熬炼。

【147小说】

而这个熬炼一旦成功,必将得到天地赐予,从而转化体内真元,使之得以进化。

而这种赐予,必将扰乱黑洞。

这也就是万仙阁会邀请张泽来此的目的了。

但是说实话,这种做法真的很危险,熬炼容易,只要敢进入黑洞视界之内,稍稍深入一点,就能成功,但问题不是能不能熬炼成功,而是能不能再出来。

一旦出不来,那就真得呵呵了。

这才是黑洞之中熬炼晋级的危险所在。

……

大概一刻钟之中,无声无息的,在二人身旁,突然出现了一位老者,满头银发,却面色红润,再加上一身道袍,当真是仙风道骨。

“为人演道,必受天地反噬,我最多帮你演道一个时辰,多了我就承受不起了,一旦身受重伤,短时间想恢复,那就难了。

这要是平时也就罢了,但现在的情况,让自己战前受伤,不智!你可体谅?”老者看着张泽问道。

“前辈肯帮忙,已是小子三生有幸,又岂敢多加奢求?”张泽大义凌然的点头说道,但心中,却早就乐开了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