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网游 > 我的海克斯心脏 > 第九十章 火速救援

赢8娱乐登录1442

 热门推荐:

“升降机上行!”管理员说道。

然后敲响了一个巨大的铃铛,开始在一个亮红色的台子上操作轮盘,升降机缓缓开动。

在下方,祖安高塔的铁尖和培养塔的绿色玻璃穹顶在微光中灿若火烛。尖啸机发出嗡嗡的声音,然后承载着钢铁和玻璃的重量,吱嘎吱嘎地沿着三根粗壮的纵轨缓缓下降,顶端的排气孔冒凤鸣着冒出一团蒸汽。

大多数乘客都在舱内乘机,远离外面的阴冷,但在外面的宽敞空间中,布里茨能更清楚地听到升降机运行时机械零件互相咬合的声音,还有蒸汽释放的轻柔声音,这些美妙的声音伴着它缓缓上升。

布里茨绝不会承认它是为了省钱才扒在舱外的。

一名地沟拳手牵着他的儿子,小男孩吃惊地看着窗外的布里茨。

布里茨向他眨了眨眼,然后他应该是惊讶地张大了嘴,躲到了父亲身后。

“前方到站,呼气站,前往微光酒吧和星火巷的乘客在此下车。”管理员报站的同时升降机慢了下来。

“凯特琳警长,我待会要在呼气站下车,在此先跟你说一声,以后再见。”

杰诺打算去星火巷调查一下现场,又不想凯特琳跟着他,老实说,跟凯特琳待的越久他就越容易暴露。

“什么意思?不是说要一起回去皮城吗?你是不是有了新的发现?休想背着我偷偷行动!”

凯特琳皱起眉头,质问杰诺的同时紧紧跟上了他,生怕他一下车就甩掉她。

“你明天还得执勤,还是回去洗洗睡吧。”

杰诺转头躲过凯特琳的注视,目光落在舱外的布里茨身上,隐隐约约可以听见它在哼着自创的小调。

值得感叹!机器人也能拥有创造天赋和艺术品味了!

也不知道它是怎么从尖啸的运转中听出美妙的旋律,也许是机器更能理解机器的运动,布里茨有它自己的想法。

“睡不睡的无所谓,喝杯咖啡就行了。”

“不休息够会变丑的……你知道美容觉是什么吗?”

杰诺换了个说法,一般来说,女人都很在意自己的样貌。

“那又怎么样?关我什么事?”

凯特琳油盐不进,似乎觉得自己的容貌上限很高,可以随意挥霍,殊不知自己已经是快要奔三的老太婆了。

“……”杰诺沉默,心中思考着新的办法,实在不行就把她送回皮尔特沃夫后再找机会偷偷溜回来,还好他不缺钱。

忽然,布里茨拍打着玻璃,节奏急促,似乎想向舱内的人传达什么讯息一样。

紧接着一声尖锐的巨响穿透玻璃传到了舱内螺纹齿槽被卡住了,客舱的铁框发出尖锐恐怖的摩擦音,升降机紧紧卡住三根支撑纵轨。

舱内乱成一片,尖叫声不绝于耳,操作盘上的按键失灵,连管理员也没了法子。

杰诺看着窗外的站台,想要打破玻璃带着为数不多的几个人跳出去,但又怕这样会打破短暂的平衡,让升降机砸落。

尖啸机的全部重量都落在了已经变弯了的立柱上,客舱严重倾斜,金属结构承受不住自重,结合处的铆钉正在一颗颗崩飞。

凯特琳摔倒了,但她及时抠住网格地板的孔洞,这才没有滚落砸到斜下方的玻璃壁上,杰诺一手抓住扶手,一手将她提了起来,直到她也抓稳了扶手才松手。

“果然出事了!升降机从这个高度砸下去,除了你没有人可以活着。”

凯特琳将扛着的步枪转移背后,即使刚才的情况再紧急,她也不会松开手中的枪。

“都怪你乌鸦嘴,我只能救一个。”

杰诺大声吼道,不这样的话,在人群的尖叫中对方听不清的。

“谁?!”

剧烈的摇摆中,凯特琳话还没说完,整个升降机就掉了下去。

客舱里,乘客们摔落的同时尖叫着抓牢了最近的扶手。

这是一种完全不同的尖啸。

客舱外,布里茨尝试阻止升降机的下坠。

它一只手握牢了客舱最下面的平台,背后喷出一股蒸汽,另一只手伸长向三根纵轨射去,但是轨道表面的雾水太滑,布里茨失手了。

它又尝试了两次,都失手了。

杰诺让凯特琳抱紧自己,准备放弃这些路人,破窗而出。

他只能救一个人,这是经过了剧烈的思想斗争的才决定的选择。

这种情况就是迦娜来了也不顶用,紧靠现在的她根本托不住尖啸升降机这个庞然大物。

布里茨解除发动机的限制,超频运转之下,大量蒸汽从它的阀门喷出,在它的眼中,时间变慢了……

客舱内部,蒸汽朋克混混们牢牢抓住横杆,碧甲虫顺着敞开的窗户飞了出去。

地沟拳手和他的孩子紧紧抱在一起,贴在窗户玻璃上,玻璃在他们的重压之下出现了裂缝。

小男孩突然翻滚了出去,他用手指勉强抓住边缘的铁框,最后无助地向下滑落。

布里茨眼疾手快,一把在空中将小男孩捞到手里,然后塞进了肚子里。

它再次向上方的支撑www.marchagaygdl.com纵轨发射了手臂,这一次它的手摸到了坚实的金属,发出了铿锵的碰撞声,将纵轨锁死。

沉重的客舱依然在下坠,把布里茨另一只手也强行拉伸开来,剧烈的颠簸之中,布里茨的手臂颤抖着就快到达变形的临界线,而升降机也终于停止了自由落体。

情况仍旧危急……

突然停下的升降机依然在摇晃,布里茨依然悬挂在半空中,现在支撑它们的只有布里茨的手臂。

布里茨躯体表面层叠交错的金属板在重量的牵拉之下发出低弱的呻吟,它用尽全力收紧全身的各个部件。

如果他倒下,尖啸机就将和他共同坠落,满载着乘客。

杰诺临时改变了自己的决定,为了最大限度的减小震动,他让凯特琳用枪在玻璃壁上打出一个洞,然后他用水晶拳头将这层玻璃一块块敲碎。

掉落的玻璃从斜下方的人群中划过,引起了一阵哗然。

“布里茨!坚持住,等我把人全部救出去。”

“收到!”布里茨用一声汽笛声回应杰诺。

杰诺大喊一声,抱起凯特琳就往悬崖边上三米远的站台上丢过去,在海克斯能量的加持下,他足足把凯特琳丢出五米的距离,落地烟尘滚滚,惹得对方灰头土脸的发来一个哀怨的眼神。

然后他又揪起一个又一个的路人,一股脑全部往站台上丢去,管他是不是在这个站下车:地沟拳手、朋克混混、小太妹、园丁、音乐家、管理员、无辜的暗影小兔兔……

最后则是他自己。

等到舱内人员清空后,布里茨松开了抓住升降机底盘的右手,单臂悬挂在纵轨上,看着尖啸升降机沉入雾霭沉沉的灰霾中,不见踪影,只来得及说一句:

“再见了……老朋友。他们……会修好……你的。愿你……早日……摆脱病痛。到时……我会再来……听你唱歌。”

布里茨的阀门长叹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