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网游 > 我的海克斯心脏 > 第四百六十五章 金蝉脱壳

赢8娱乐登录1442

“没错,是我!我们又见面了。”

趁着蛛腿还没有刺到自己身上,杰诺就先踩住了其中两根,剩下两根被他牢牢抓在手中。

跑路的工具被压制住了,伊莉丝随即喷吐蛛丝糊在杰诺脸上,但杰诺早就想好办法应对了。

只见他一个金蝉脱壳,将面部的水晶表皮更新,那遮挡视野的蛛丝就随着脱落的水晶掉下来,好巧不巧还正好砸在伊莉丝的脸上。

见蛛丝无效,伊莉丝心里慌乱了起来。这么滴水不漏的防御,使用毒液基本也是一样的结果。

“不要杀我,我可以带给你永生!就我们两个人~”她的表情忽然娇媚了起来,没有被压制的双手像灵活的蛇舌般贴着杰诺的脸庞蛇行抚动着,双腿也不知何时缠住了他的腰。

她手脚处的几丁质外壳就像是黑色皮套般充满诱惑,能让对手轻易的触碰到极乐之巅。

“抱歉,我对变成蜘蛛没什么兴趣……而且隔着一层水晶我什么感觉都没有。”

杰诺恶趣味的笑了,露出森森白牙。

他的目的是要活抓伊莉丝,如果把亡灵比作嗜血的蚊子,那这个女人就是一个人形驱蚊器,不知道能给他们减少多少来自亡灵的压力。

而且伊莉丝从福光岛都城海利亚的遗迹中取得魔法圣物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她是他所认识的人里对海利亚遗迹最熟悉的。

恰好杰诺他们的目的地也正好是海利亚,让伊莉丝带路实在最好不过。

魅惑果然无效了!在洞穴中对着巴泽尔身体中杰诺施展过一次魅惑的伊莉丝早该猜到这个结果了。

她忽然弓起背挺起胸,面目狰狞毒牙毕现!

杰诺感觉自己的后脑勺被按住了,眼前伊莉丝那张受了伤但仍妖媚不减的脸庞正在快速的贴近他。

似要叮咬,又像亲吻。

“干嘛鸭,大姐?”杰诺有些摸不着头脑,难道你还能破我甲不成?

只见伊莉丝尖啸一声,果不其然又是蛛丝糊脸,可当杰诺清理掉脸上的蛛丝时,竟然发现伊莉丝人已经不在身下!

她去哪儿了?那四根蛛腿可全都被自己压着呢……

他抬头看向洞穴,一抹漆黑腥红的背影已经踉踉跄跄的跑进洞穴,原来伊莉丝为了保命居然选择了自断四腿!

“要我追进去吗?”卢锡安看见伊莉丝这种怪物,那颗降妖除魔的心又躁动了起来。

“不用了,我们守好洞口就行,等时间到了她就会主动投诚了。”

杰诺颇为无奈的抓起地上四条蜘蛛腿,连恰饭的工具都不要了,伊莉丝这个女人也够狠的。

“唔唔!唔唔唔!!”

几声闷哼吵得人心烦,杰诺回头一看,金克斯仍没有从蛛网里脱身,全身上下只剩下两条腿能动,正对着天空到处乱蹬。

撕拉!

他马上过去把千丝万缕的蛛网撕开,将金克斯从窒息中解救出来。

由于蛛丝太过胶粘,费劲撕开之后金克斯黏着蛛丝的皮肤全部红肿了一圈。

特别是她的脸,就跟一个红烧猪头差不多。

看来这些蛛丝对普通人来说威力还是挺强劲的。

“臭流氓!金克斯在旁边叫了你老半天装没听到,只顾着和蜘蛛大姐谈情说爱!”

原来金克斯一早就在求救,但那时候杰诺注意力全在伊莉丝身上,自动忽略了。

“你可别忘了是谁将你从伊莉丝手中救下的,不然你现在已经被掳进洞了!”

杰诺不想和她多哔哔,可金克斯嘴上不饶人,杰诺只有威胁“再闹就把你丢到洞里去”,才能让她安静下来。

所谓的安静是背地咒骂和做鬼脸【147小说】,但只要不发出声音吵到杰诺他就不管她了。

随后金克斯在树林中找到了自己那株女王草,但作为容器的玻璃杯已经摔得稀烂。

她来到杰诺面前,恳求杰诺给她重新做个容器,不然她就烦死他。

杰诺不胜其烦,马上做个了水晶杯给她装女王草,还对她说:“下次伊莉丝再抓你,你就用这个杯子狠狠砸她脸,这个东西质量好,砸不烂。”

金克斯谢谢都没说一声,脸红着跑开了。

不是因为求人帮忙还说不出谢谢而脸红,而是因为脸上的红肿还没消退……

见没人打扰自己了,他让漆黑环境中视力最好的卢锡安负责盯梢,而自己开始研究起伊莉丝舍弃的蜘蛛腿……

……

伊莉丝狼狈的走到卑鄙之喉面前,但这个大家伙还是只顾着享用它的祭品,丝毫不顾及她的伤势。

虫子就是虫子,能聪明到哪里去,伊莉丝不禁想到。

虽然伊莉丝和卑鄙之喉是共生关系,但在合作中伊莉丝一直处于主导地位。

在合作中,事无巨细都由她操办。

别看卑鄙之喉那么大个,能做的事情其实跟一个嗷嗷待哺的宝宝差不多。连外出捕猎做不到,只能吃吃误入洞窟的活人。

如果不是伊莉丝在大灾变不久之后就来到了暗影岛,这家伙可能早就饿死了。

她们之间的共生关系就这么简单:没有卑鄙之喉,伊莉丝会老死;没有伊莉丝,卑鄙之喉会饿死。

可这家伙偏偏能为伊莉丝补魔,让她容颜永驻,还为她提供忠诚的蜘蛛仆人,她些都是她所需要的,所以她也就只能这么惯着它了。

或许伊莉丝没有再嫁的原因也和卑鄙之喉有关系当她知道养娃有多么累之后,就不会想着去结婚生子了。

而且,单身的女性往往会更受欢迎。

伊莉丝踮着脚来到卑鄙之喉的面前,与它的漆黑的复眼对视。在显露真身之后,她的脚部构造让她只能像穿着十八厘米高跟一样踮着脚走路。

大蜘蛛停下了进食,头上密密麻麻的黑色眼珠倒映出许多伊莉丝的影子。

“我们被堵了,你能不能挖个洞帮我逃走。”

她们心灵相同,交流无声。

卑鄙之喉给出的答复是不能。

它说它虽然会挖洞,但只能松松土,岩石它挖不动。

伊莉丝很失望,让卑鄙之喉继续吃它的祭品。

“只能用那个办法了吗?那是我最后的手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