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网游 > 我的海克斯心脏 > 第四百四十章 灰白的沙滩

赢8娱乐登录1442

这片沙滩荒凉、毫无生机,白沙浅埋着易朽的遗骨。

没有人当拾骨者,连大自然的分解者好像也不爱此地。

暗影岛并不只是一座岛,而是一个岛群。

它位于中央的主体部分是一座比整个蟒行群岛总面积加起来还要大的岛屿,而其周围又环绕着稍小一些的五座大岛以及六座小岛。

想要在其中一座岛上找到卢锡安,并非易事,必须得借助某种方法。否则在岛上停留越久,他们就危险。

“海克斯,定位卢锡安的通讯器。”

杰诺很明确自己的短期目标,那就是前去寻找卢锡安的所在,是走是留其后再做打算。

“定位完毕!”

随着一声提示,杰诺脑海中出现了一个雷达,他要找的目标以一个蓝点的标记出现在雷达上,不断闪动的蓝点意味着海克斯时时刻刻都在刷新卢锡安的方位。

“可惜探测不了细致的地形……”杰诺遗憾的嘟囔了一声,回头向几人打着手势:“我知道卢锡安在哪了,跟我走。”

雷达显示,目前卢锡安位于暗影岛主岛的西北方,而杰诺他们登陆稍微靠南,考虑到中间只隔着数公里的海岸,杰诺决定步行前往目的地。

他们在灰白的沙滩上默默前行着,所能听见的声音就只有自己的脚步声,那是白沙挤压的回响,仿佛也在挤压着每个人易碎的内心。

没有人认为这份脆弱的安宁会这么一直持续下去,因为生者踏入死者的世界乃是无法允许的禁忌。

黑雾翻腾。

忽然!一个身影在几人前方的雾中现出轮廓。

杰诺立刻停住了脚步,后头到处观望的伊泽瑞尔撞上了他的后背,立刻察觉到了危险的接近,手套上一直被压抑着能量的宝石发出了涌动的光芒。

“那是什么?”莎拉掏出双枪紧紧握在手中,那盆栽护身符因为容器是玻璃酒杯的缘故,早就已经被她【147小说】用腰带穿过,系在腰间。

虽然有些滑稽,但好在解放了双手,她早就已经习惯了双持火枪,若一直要空出一只手去抱紧盆栽,这会让她本就不高的战斗力再次大打折扣的。

而且这儿也没有她的手下,她丝毫不用顾虑被当做笑柄。

“不知道,好像是死东西,再靠近点看看。”杰诺掩护在莎拉前头,向着黑雾中的身影靠近,直到他的双眼能看清等待他们的是什么。

这是一副铠甲,浅埋在沙滩之上,头盔不知所踪。铠甲不知道已经荒废多久,但棱角上仍闪烁着幽幽的寒芒。

它款式粗犷,造型诡异,胸甲处的镂空构成了一副面目狰狞的恶鬼面孔。而鬼牙处挂着的黑色冰棱,就如恶鬼的涎水般般逼真。

伊泽瑞尔已经画了起来,而莎拉则是面色古怪,将心中的疑问抛给杰诺。

“你有没有感觉到这铠甲有些眼熟……”

杰诺点头,自从看见这幅铠甲后,他也生出了莫名的熟悉感,只有他和莎拉才有的感觉。

他伸出手,将铠甲周边的海沙刨开,随即便发现了惊人的一幕!

一条铁蹄被挖了出来,与铠甲下端连结在一起,不像是焊上去的,仿佛它本来就是这样。

这不是骑士的铠甲,而是半人马的铠甲!

在确认心中熟悉感的来源之后,莎拉不禁失声道:

“这是赫卡里姆的铠甲!它不是被我们留在扒手广场了吗?还做成纪念碑了!难道他没死?”

“嗯,赫卡里姆曾经在这里死了一次……这很惊人,我需要思考一下。”

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回头对发条魔灵说:“魔灵,让你的魔偶在附近侦查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奇怪的现象。”

在魔灵的操控下,魔偶飞了出去,在黑雾中巡回了几圈,带回来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消息。

像这样的凶暴铠甲,在方圆几百米的沙滩之上,还有好几具!全是赫卡里姆留下的,而不是他手下的那些鬼骑士。

“我的天啊,他到底死了多少次,暗影岛上的亡灵都会复活的么?”伊泽瑞尔不禁抹了一把冷汗。

杰诺其实早就知道赫卡里姆死亡之后会在暗影岛复活了,但他并不知道赫卡里姆每次死亡都会留下一副空洞的铠甲。

蚀魂夜那一晚,他曾想要在比尔吉沃特杀死赫卡里姆,来试试这不灭的诅咒在暗影岛之外是否也生效,但被锤石带走了赫卡里姆仅存的一缕精魂逃跑了。

现在想来,赫卡里姆在暗影岛再次复活了,也并不是什么很意外的事情。

“据我所知,赫卡里姆起码已经死了数十数百次了……也许暗影岛上的强大亡灵可以不断的复活,但是应该有着某种限制,越是强大,限制就越小。而赫卡里姆则有些特殊,他是受到诅咒影响最深的那几个亡灵之一,虽然强大却没有保留自主意识,这说明可能它已经和这黑雾一起,成为了诅咒的一部分。”

“哈?打不死的亡灵,感觉有点意思了。还有你们刚才一直说的诅咒,究竟是什么玩意啊?”听着几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交谈着,金克斯总感觉自己融入不进话题,她半点儿都不懂暗影岛的传说,需要补课。

“边走边说吧。”杰诺看了她一眼,还是回答了。

“暗影岛原本不叫暗影岛,而是一处名为福光岛的魔法圣地,而将它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就是我们所说的诅咒,破败之咒了……”

忽然,一股腐尸的恶臭弥漫,让人不自觉的就想要捂住口鼻,杰诺的讲述被打断了。

而莎拉也不由得拿出香盒,举到自己鼻子下方,但依然无法盖过岛上弥漫的恶臭。

“这是腐尸的味道。”莎拉说,每次经过白港那儿的浮标时,就能闻到这股FǔBài的尸臭,那是比尔吉沃特的人海葬的地方,除了坟墓、浮尸就只有码头上厚厚堆积的鸟粪。

“该来的还是来了……”杰诺话音未落,几个身影就在黑雾中显现,他们身上的恶臭盖过了咸湿而阴冷的海风,步履蹒跚但无比坚定的向杰诺的所在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