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网游 > 我的海克斯心脏 > 第四百二十九章 哪有你这么救人的!

赢8娱乐登录1442

突如其来的枪声惊到了在场所有人。

杰诺循着枪声的源头看去,在看见手持着火枪保持着射击姿势的普朗克,和双手捂住腹部中弹倒下的莎拉后,忽然明白了那张卡牌想要表达的寓意。

原来那刺穿扑克的匕首,代表着普朗克这穿腹而过的一枪。

“你干了什么!”俄洛伊又惊又怒,朝着普朗克大喊。

“你吼什么?这婊子没有参加试炼,我也就没有违反你的规则!”灵魂光雾笼罩下的普朗克吹胡子瞪眼,骂骂咧咧的说道。

他这算钻了空子,本来他是不能攻击就要参加试炼的莎拉的,这会让俄洛伊迁怒与他。但被杰诺这么一顶替,莎拉便不再受到保护,而他就趁着杰诺全身心投入试炼的时候,抓住机会从背后开黑枪。

普朗克对机会的把控不可说不准,这会儿杰诺和俄洛伊都投身与试炼中,莎拉的武器又被收缴了,没人能够阻止他。

莎拉倒地不起,但没有立即死去,普朗克觉得自己得再补几枪,今天决不能让这个贱人从这里走出去!

他用不太灵活的木质义肢费劲的给火枪费劲的填装着黑火药,而不远处的小黄毛已经抬起护臂瞄准了他,手背上的宝石已经蓄积出耀眼的白光。

普朗克本能的感觉到了不妙,他加快了手中的动作,粗暴而高效,在魔法飞弹炸飞自己之前朝着莎拉的心口开出了第二枪!

地板被轰出了一个大窟窿,普朗克直接被炸下了楼梯,漫天的飞舞的木屑遮蔽了他的视野,他没能看见那颗子弹是否命中了莎拉的心脏。

伊泽瑞尔想要救下莎拉,这毕竟是杰诺不惜一路狂奔代替试炼也要救下的朋友,但就算他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子弹啊!

但他马上发现情况没有那么糟!

他看见子弹居然在莎拉的身前停了下来,悬浮在空中,无法寸近。

伊泽瑞尔立刻就明白这是杰诺用力场帮莎拉挡下了这第二枪,可杰诺还在试炼之中,如何做到一心二用的呢?

杰诺接下来的行动便解答了他的疑问。

他伸手隔空抓向自己的灵魂,那灵体便如同受到吸引般自动回到了他的体内,强行中断了俄洛伊主持的试炼,甚至都不需要控制肉身走过去灵肉合一。

杰诺能提前结束灵魂试炼让俄洛伊无比担心,但是她更加担心普朗克的安危。她强迫自己无视了杰诺,脚步如雷、火急火燎、虎虎生风的跑向楼下查看普朗克的伤势。

只剩下不知所措的说法使,留在原地担惊受怕着。今天发生的事情闻所未闻,无论是灵魂无比强横的受试者、或是试炼临时换人这件事、亦或是试炼时发生的血腥**,哪一件事都远远的超乎了她的想象。

杰诺彻底的掌控回自己的身体,他没有管人已经傻掉的说法使,两步来到莎拉的身边并蹲下。

莎拉一头腥红长发的地板上铺开,几缕乱发盖在她的眼上,表情痛苦异常。

伊泽瑞尔焦急的掰开她染血的双手,快速的查看了她的伤势,但随即他发现自己并不会处理这样棘手的伤势。

枪伤位于莎拉的腹部偏左的位置,拳头大小的创伤面积已经血肉模糊,很明显这是大口径火枪与铅弹的组合造成的创伤,才会造成创伤面积是弹丸截面积的上百倍的伤口!

伤口渗出了大量鲜红的血液,是铅弹命中人体变形解体后的金属块击www.marchagaygdl.com中的腹主动脉造成的,必须尽快止血!

遇到这种伤势,有经验的老兵会用痛快的一枪宣告伤者的死亡,他所能做的就是减少伤者承受的痛苦。

了解过铅弹的都知道这类材质的子弹的恐怖之处在于它带来的后遗症,铅弹质地较软,射入人体后会立刻变形散开,碎块极难取干净,这边意味着中弹者即使被救活了过来也会饱受铅中毒的折磨,所以这种不人道的弹药在地星早就被禁止使用了。

但符文之地并没有这种公约啊!

莎拉的伤口无时无刻不在渗出大量鲜血,而想要取干净铅弹碎块又是一个极其麻烦切耗时的事情,他们没有相应的工具,怎么做得了如此专业的手术啊?!

莎拉的生命危在旦夕,每一秒的流逝都让她离死神更进一步,但伊泽瑞尔除了干看着,别无他法。

“走开,让专业的来。”惊怒交加的杰诺推开了伊泽瑞尔,一把占领了他的位置,这是实施抢救最好的位置。

“你会做手术?”伊泽瑞尔惊讶的问道,但是杰诺没有功夫回答他。

他撕开上衣,将核心取出并且置于莎拉的伤口正上方,幸好莎拉一直穿着的都是露脐装,让杰诺省去了撕开浸血衣物的步骤。

与此同时,莎拉也抓住了他的右手,似乎已经对自己的存活不抱希望,惨白的嘴唇蠢动着,好似要对着杰诺交待遗言。

“别说了,你现在每一个字都是用命挤出来的,我会把你救下来的!”

莎拉在恍惚间听进去了,但仍没有放开抓住杰诺的手,而后者已经闭上眼睛,操控着海克斯核心运用力场将散开在莎拉腹腔中的铅弹碎块慢慢“吸”出来。

这个过程必须很小心,否则铅块在体内的运动会再次对血液循环系统产生巨大压力,造成不可避免的损害。而杰诺取出核心的目的也在于此,只有足够接近,核心才能进行精准到纳米级的操控。

时间过得很快,但在几人的感知中却慢得好像经过了一个世纪,取出碎块的步骤终于走完。

那些染血的铅弹碎片就全都被“吸”了出来,像铁屑般吸附在核心的金属外壳上。

杰诺用力场斥飞碎块,将核心安回心口。刚才那一步无可避免的对莎拉造成了二次创伤,现在她的情况更加危急了。

最棘手的一步解决了,这时伊泽瑞尔想起有某些事情是自己能做的。

于是他一边从自己的衣服上撕下布条,一边自言自语的说着:“伤口还在流血,应该马上用布包扎止血,这时候要是有那个泉水就好了,只有那个东西可以医好这么严重的伤。”

伊泽瑞尔将布条递来,但杰诺并没有接过去,伊泽瑞尔的话提醒了他。

满脸疑惑的他只听杰诺满脸苦涩的说了一句“仅靠包扎救不了人的”,便被接下来的一幕震撼到了懵懂而悸动的心灵。

只见杰诺俯下上半身,径直将贴向莎拉痛苦的脸庞,用舌头撬开泛白的唇瓣,将某种体液送了进去。

片刻后,神庙中传来伊泽瑞尔难以置信的未成年惊呼:

“我的天,哪有你这么救人的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