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网游 > 我的海克斯心脏 > 第四百一十九章 忌日惊变

赢8娱乐登录1442

“你住口,不许还嘴。说你几句怎么了,给我憋着。”听了杰诺的调侃,奥莉安娜不由得好笑的白了其一眼,关系再好也不能让你这么调侃自己辛辛苦苦当爹又当妈的父亲啊。

“等等,这还有一些我的衣服,可以让魔灵更换,她这样特别不裹得严实一点在比尔吉沃特会显得很奇怪的吧。里面还有一小袋备用零件,这个交给她,她自己就能自行替换。”奥莉安娜提醒道,将一包衣服塞进了杰诺怀里。

然后杰诺便抱着魔灵登船了,好家伙,这可比奥莉安娜沉了一倍不止……

“需要我开启力场给你减轻负担吗?”魔灵问道。

“不用了,男人不能说不行,即使是面对一个如此硬核的妹子。”杰诺摇摇头,释放了一丝能量进入肌体,一鼓作气将魔灵抱上了船。

以魔灵的构造来说,海克斯驱动的机体应该是不怕进水的,但除了能源装置以外的内部结构可能会因此生锈,所以能避免还是尽量避免好了。

“谢谢,我先进去躲雪了,奥莉安娜好像还有话对你说。”魔灵没有丝毫觉得尴尬,先行进入船屋之中,毕竟雪化了了就是水嘛,结果还是会淋湿的。

“是吗?”杰诺回头一看,奥莉安娜仍在翘首以盼,于是又跳下沙滩。

“有空多去庄园看看妮蔻,这孩子天气一冷天天睡大觉……船就要发动了,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想说的太多了,但我知道拖下去不太安全,所以把该说的都说完了,只能祝你一路顺风了。”

奥莉安娜摇了摇头,双手缩在胸前,刚做出后退离开的动作,却又立刻张开双臂拥抱亲吻杰诺的额头。

“好羡慕啊……”伊泽瑞尔从船屋内探出头,无比向往的喃喃着,这家伙也处于青春的萌动期。

“羡慕什么?亲吻这个行为模式还是精神寄托?”魔灵问。

“听说女孩子的嘴唇会带来非常美妙的触感……”伊泽瑞尔挑了挑眉毛,看着眼前这个要与他同行的铁娘子,这和奥莉安娜不是长得一模一样吗?

有了奥莉安娜还赠送你杰诺同款机械女仆,无奈他只能感叹有钱人真会玩。

“你这么知道的,你做过一样的事情嘛?”魔灵想起奥莉安娜之前每天都会用亲吻的方式给她巩固记忆,所以习惯性的问道,并无其他恶意。

但在伊泽瑞尔这里就听出了其他的意思www.marchagaygdl.com。

哇!老铁,扎心了!他欲哭无泪的回答:“因为没有做过,所以才羡慕啊!”

镜头转回杰诺这边,伊泽瑞尔与魔灵聊了两句的时间,他们两个也彼此分开了。

他以为奥莉安娜要给自己传输什么重要的记忆,因为她之前说她想说的话实在太多了。

但是什么也没有,这只是一个很平常的吻别。

“真的要走了。”杰诺说。

“玩得开心,魔灵的问题会很多,她对人的情感很感兴趣。”

杰诺依依不舍的回到船上,发动引擎之后又来到了甲板上,他看见奥莉安娜仍在沙滩上目送着他们远离,直到船消失在数公里外的地平线,他家乡的人管这条线叫天涯。

……

又是一个寒冷的夜,莎拉回到了熟悉的小岛,这个承载了她为数不多快乐童年回忆的小岛。

而也是在十多年前的同一天,一群海盗来到了这个离群索居的小岛上,毁灭了她仅有的快乐。

“母亲,父亲,我来看你们了。”莎拉跪在墓碑前的泥土中,将精致又大得略显夸张的双枪放在身旁,又从大副手中接过一束白色花圈,放在墓碑之前。

今天是莎拉父母的忌日,每年的这个时候,她都会放下手头上的所有悬赏令,来到这个被烧焦的,残破却打满补丁的小工坊外,祭奠亡母亡父。

工坊里那些制造枪械的器具仍能使用,也是因为莎拉每年都会过来修缮工坊,保养工具。有时候她也会心血来潮,抡起锤子,在铁毡上给自己敲出一个锋利的匕首,将染血的悬赏令钉在赏金榜上。

比尔吉沃特只记得火红长发的赏金女郎,却不记得双亲被害的小女孩。如果不是她命大,她的时间可能也停在了那个杀人夜。

但这一次和往常有些不一样,莎拉总算带回了一个不一样的,令人欣慰的消息。

她将船长三角帽脱下,将额头靠在冰冷的石碑上,轻声呢喃。

“父亲母亲,我要告诉你们的是,你们的小莎拉把普朗克的势力都摧毁了……”她哽咽着:“我在震耳欲聋的炮火声中,亲眼见证了杀害乐你们的凶手同他的船都轰进了海里,太棒了!你们等这一天等得太久了……”

说到这儿,莎拉的眼神突然变得狠厉起来,怒火就像一旁的炉火般烧了起来。

“不过,我和他的帐还没完。他失去了一切,只留下半条命,却被那群神棍救走了。但我知道他绝不会甘心养老,普朗克迟早会卷土重来,而我一定不会向他那样松懈,一点儿机会都不会给他留下!没了俄洛伊他狗屁都不是!”

但这时,她们下船的海岸上传来了骚乱的声音。

“雷文,去看看怎么了。”

“是!船长!”莎拉快速拾起双枪,给了大副一个眼神,雷文立即会意,跑向海岸查看情况。

不一会儿,雷文神色慌张的跑回来了,相貌平平的脸上终于有了不平常的表情。

“不好了,说法者带奥考那帮人把我们的船给占据了!还分出了一帮手下找了过来,他们是冲着你来的!”

“这些人都只听俄洛伊的话,俄洛伊怎么会出海?就为了抓我还是那所谓的运动?”莎拉有些不解,她知道俄洛伊不会杀人,但不明白俄洛伊要自己干什么。

不过来了这么多人,肯定不是是什么好事。

“我怀疑我们被跟踪了!”雷文说道。

“不可能。我每次来这里都做得很隐秘,连塞壬号都没有开过来,怎么可能会被跟踪。这个岛人迹罕至,已经算是荒岛一个了,俄洛伊又怎么知道我会在今天来到这里?除非有人告诉她……”

莎拉的眼睛蓦然大睁,她的身份在经历了那次海战之后已经人尽皆知了,而那个男人只要记忆力深刻一些,就会想起十多年前他以为已经杀死的小女孩已经变成了今天的厄运小姐。

而雷文抢在她之前喊出了那个人的名字。

“普朗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