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网游 > 我的海克斯心脏 > 第三百六十六章 去而复返

赢8娱乐登录1442

在泽拉斯连绵不绝的闪电攻击之下,内瑟斯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浑身麻痹的倒在了火池中。

而皮城的房屋也因为没有安装避雷针的缘故,在铺天盖地的闪电雨中纷纷爆裂倒塌。

在战场的边缘,一块半身埋在地里、纹路洄转曲折、手感光滑圆润、色泽如同油彩的巨型石头蛋被漫无目的的闪电击碎了,厚实的蛋壳四处溅落,露出包裹在其中的人影。

蛋中人不是齐天大圣孙悟空,而是去而复返的塔莉垭和希维尔。

这个蛋壳一般的保护罩是塔莉垭随手制造出来的,用于躲避铺天盖地的电雨。她本来可以造出一个巨大的穹顶,但是怕目标太大被飘浮空中正处于暴怒之中泽拉斯注意到,只能尽量往小了造,然后两个人挤到里面,变成了一个双黄蛋。

在捱过这阵雷暴之后,闪电渐渐平息了下来,因为他的敌人已经被他击倒了,再继续发泄下去也只能是浪费魔力。

“天呐!希维尔你看到了吗?大学士他们完全不是泽拉斯的对手。”

塔莉垭半蹲在广场角落,眼睁睁看着火池灼蚀内瑟斯两兄弟的躯体,大惊失色。

她来的晚了一些,没有看到三个飞升者激战的全部场面,当她赶过来时,战斗已经接近了尾声。

她没想到泽拉斯会这么强大,内瑟斯他们会败得这么快,一切仿佛就在电光火石之间发生并结束了。

“看到了,但我们更不是他的对手。”

希维尔猫着腰伏在塔莉垭的身后,这个曾经的佣兵头头很清楚塔莉垭想做什么,善良的女孩总是容易头脑一热就冲上去了,她知道这些但却并不会这样做,因为她已经过了那个www.marchagaygdl.com年纪。

“但是我们也不能见死不救啊,大学士阁下保护了我们那么多次……我不希望他就这样死去。帮帮我吧,没有你我救不出他们的!”塔莉垭把手按在地面上,她感受到了脚下土地传来的痛苦,对着希维尔哀求道。

“你麻烦事可真多!”希维尔挑起一边眉毛,塔莉垭的麻烦事和她的问题一样多,这点她深有体会。

“你这是不想救他们吗?他们坚持不了多久的。”

“救!但是我们需要有计划的营救!”她按着塔莉垭的肩头站了起来,挥了一下手,亮出闪着寒光的金色十字刃。

在近期相处的潜移默化之下,希维尔的行为模式也渐渐开始“杰诺”化。如果条件允许,做任何事情之前都要先“计划”一下。

“那计划是什么?”

塔莉垭这个人对希维尔来说很麻烦,麻烦就麻烦在她不懂就要问,而希维尔又懒得讲那么多。

“计划就是……”她挥了一下手,亮出闪着寒光的金色十字刃,在手中旋转一圈,然后稳稳的抓在手中。

“一切听我指挥!”

希维尔的语气带着强大的自信,让人不知不觉的信服与她,那么多年的佣兵头头可不是白当的,此刻在塔莉垭眼中她就像是她的救世主。

“走!”希维尔眯着眼睛快速的扫视一圈,一眼就在火海中发现了一处适合藏人的废墟。

她尽量放低姿态,以防被高高在上的巫灵看见。她带着塔莉垭潜伏到火池几十米外的一处废墟之下,这是最靠近内瑟斯的一处藏身地了。

数十米的距离想要救人还是太远了些,但再靠近一点点的话,她们可能就会因为视角问题直接暴露在泽拉斯的视野之下。

在砖瓦的废墟下藏好之后,希维尔回头告诉塔莉垭:

“我去吸引泽拉斯的注意,然后你趁机把内瑟斯他们救出来。”

“可是这样你就危险了啊!不如让我去吧!”

“当你生出要救人的想法时,我们就已经陷入危险了!听着,我是最合适的人选!泽拉斯会不顾一切的想要我的命。而且你让我把那两个大家伙从火池里救出来我也做不到啊!塔莉垭,你只要在把他们救出来之后帮忙掩护我撤退就行了。”

希维尔一股脑的把她的想法全都说给了塔莉垭,她迫切的想要对方明白。因为脚下的地面根本不能长时间停留,泽拉斯把周围的一切变成了炼狱火海,穿着铁靴子的她只感觉地面无比烫脚,再不跑起来的话她就要闻到自己的肉香了。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塔莉垭重重点头。

看着幡然醒悟的小麻雀,希维尔调头就跑。她一路散落满地的碎石,在不暴露塔莉垭位置的情况下绕着广场接近泽拉斯。

居高望远的泽拉斯很快就发现了地上向他冲刺而来的希维尔,熟悉的血脉气息勾出他心底最深处的恶念,让他沟壑难填的杀欲又燃烧了起来。

“凡人极尽愚蠢!阿兹尔的子嗣也同样如此。”他举起劈啪作响的右肢,电弧跳动之间,一个法球在他指尖凝聚,然后将其指向希维尔。

“凡人!你也像你的祖先,无用皇帝阿兹尔那般不自量力吗?”

“老娘不叫凡人!也不叫什么‘阿兹尔的子嗣’!记住,老娘的名字叫希维尔,大名鼎鼎的佣兵王!名气比你这个破棺材板大多了!”

奔跑中的希维尔听到泽拉斯的恶言恶语之后怒骂连连,棺材板这个词是从杰诺口中学来的,她只知道这是杰诺对泽拉斯的蔑称,在见到泽拉斯本体上的棺材与锁链之后,莫名觉得生动形象。

果然,这个蔑称让泽拉斯勃然大怒,卓尔不凡的他岂容一个凡人侮辱。他手指一探,白光法球电射而出,一个闪烁之间便冲到了希维尔的面前。

她早早的就抬起了恰丽喀尔,十字刃中的意识被她的决心唤醒,激出一个球形的透明护盾替她挡下了这一招。

法球撞击在护盾之上,如同棉花糖丢进了水里,两者皆消弭与无形,在无声之中寂灭。

泽拉斯的眼中的灵火窒了一下,然后变得更加凝实,阴森森的跳动着。

“如此神兵利器却落在一个凡人手中,内瑟斯有眼无珠,输得真是活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