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网游 > 我的海克斯心脏 > 第三百四十六章

赢8娱乐登录1442

为了更快找到可能藏在宅邸某处的莱米尔,杰诺几人分头行动,展开了地毯式的搜索。

在厨房、主卧、书房搜寻无果之后,杰诺来到了二层角落的一扇门前。

还没有进去他就已经知道这是伊泽瑞尔的卧室了,因为门外挂着一块木牌,上面写着几个字表示房间主人的身份“未来最伟大的探险家栖息之地”

全天下这么臭美和无聊的人,出了伊泽瑞尔不会再找到第二个。

杰诺摇头笑了笑,转动门把手便走了进去,说实话,他对伊泽瑞尔的房间布局还是很感兴趣的,特别是在听伊泽瑞尔说他有收藏稀奇古怪东西的癖好之后,这兴趣就更加浓郁了。

这个房间和之前去过的任何一间都一样,窗帘拉得紧紧的,整个房间昏暗无光。

好在杰诺已经在黑暗中行走了一会儿,眼睛已经适应了这种昏暗的环境,还是能看到各种家具的轮廓,不至于两眼摸瞎被绊倒什么的。

把房间扫视了一圈,杰诺看见窗户边有一个高大人影的轮廓,一动不动的面对着他。

“莱米尔教授?”杰诺试探性的轻喊了一句,并一点点接近他,但是对方没有任何容易。

抱着疑惑的心情,杰诺靠近了人影,但却在距离人影三米的时候停下了脚步。

“原来只是一具古代骑士的铠甲……”杰诺松了一口气。

在没有机甲的年代,男人的浪漫无非就是成为一个强大而英俊的骑士,在这一点上伊泽瑞尔也无法免俗。

这具骑士铠甲就坐落于窗帘之前,身后月光隐隐透过窗帘映出它威武的轮廓,双手绕于身前,但就是这么一副简简单单的铠甲,总让杰诺感觉少了些什么。

但他的注意力很快就被右手边满满当当装着书籍的书柜吸引了过去,杰诺听伊泽瑞尔吹他的学习资料不一定是最顶级的,但一定是最稀有的!

果然,杰诺稍微扫了几眼,就在其中发现了几本古籍孤本或者是著名探险家或考古学家的手札。

例如什么《聆听亡者之声古老而诡异的欧琛语》、《艾都华桑唐基罗的瓦斯塔亚田园调查手册》、《梯队黎明号残骸打捞记录》等等……这里的书籍之杂,基本囊括天文地理风土人情各种方面,如果将这些书全部熟读,那么就算是一个宅男也能比导演更加博学。

杰诺注意到了那本打捞记录中,似乎夹带着什么东西,有一张羊皮纸从书页的夹缝中露出了一角。他敢断定这张羊皮纸绝不是书籍本来就自带的,它们甚至不是同一种材质!一种是普通的浆纸,另外一种是放水的羊皮纸。

“应该不会有这么朴素的书签吧?会不会是地图之类的?”

就在杰诺伸手摸向打捞记录的时候,一抹寒光在杰诺的眼角掠过。

那个骑士突然举起不知道从哪儿取出来的长剑,向着杰诺的后背砍去!

说时迟那时快,杰诺迅速侧身抬起左手。

只听见一声金铁交加的铿锵声响,寒光四射的剑锋就被杰诺单手箍在掌中。

“这铠甲居然会动?为什么我没有察觉到魔法的气息?不过这力气也太弱了吧,不对……”杰诺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左手发力,轻而易举的将长剑从对方手中拽出,并且还靠着脱手前的惯性,还将眼前的人影也一并拉倒在地。

看着依然静静伫立在窗边守护着这间房间的骑士铠甲,已经地上多出的一个人影,杰诺瞬间明白了大概。

他蹲下身,毫无敌意的对着倒地不起的人影伸出手掌:“莱米尔教授,我都喊了你的名字了,为什么你还要出手攻击我?”

原来,杰诺进房的时候没看见莱米尔,是因为他躲在了高大铠甲的身后伺机而动,而杰诺总觉得铠甲少了什么,那便是莱米尔用来袭击他的凶器,一把骑士长剑。

这把长剑本来是拄在铠甲的手里,但是被莱米尔拿走了,杰诺才会觉得铠甲的姿势怪怪的。

至于莱米尔为什么要袭击他,杰诺就不知道了,这个问题只能由他本人来回答。

看着伸到眼前的双手,莱米尔【147小说 更新快】没有接住,而是捡起镜片碎裂的眼睛重新戴上,撑着手臂半跪在地上用一双灰暗的眼睛透过镜框看着杰诺,嘴唇无力的颤动,似乎是想要大喘气又不想被别人听到。

“你……是谁?”莱米尔用气声说道。

“莱米尔教授,我是伊泽瑞尔的朋友,恁没必要这么敌对我的。不信的话,我可以吧伊泽瑞尔叫过来。”

看着莱米尔说话都没力气的虚弱样子,杰诺就知道他已经好几天没吃饭了。

“伊泽瑞尔?”从杰诺口中听到这个名字,莱米尔灰暗的眼睛中又突然绽放出了光彩:“快!快带我去见他!”

“您这身体状况,还是别到处走的好,在这里等着,我去把伊泽瑞尔叫来就好了。”杰诺抬手挡住对方欲过来的双手,顺势架住他的的手臂把他抬起,扶到了床上坐着,随后便出门寻找伊泽瑞尔了。

不一会儿,他和伊泽瑞尔重新回到了卧室,其余三人则守在门外,而莱米尔不知道什么时候有站了起来,走到窗前的骑士铠甲身边,将窗帘拉出一条缝,露出半张脸向外小心翼翼的观望着。

“舅舅!对不起,我回来了……”看见了熟悉的身影,伊泽瑞尔强忍着心情的激动,一步步走近了去。

莱米尔听到声音,回头痴痴看向这个已经比自己还高半个头的少年,抬手按在他的肩上,开始严厉的责怪起来:“伊泽瑞尔,你这次怎么超过了约定时间那么久,你还记得你当时怎么说得吗?只是出去看一看,一会儿就回来……然后这一走就是一周多的时间,我差点就以为你跟姐姐姐夫一样,再也回不来了……”

说着说着,莱米尔的声音开始颤抖起来,最后以哭腔结尾,让人听着是无比揪心。

门外的凯特琳和塔莉垭深有同感,悄悄的擦起了眼睛。

这一幕也让杰诺慌了神,久别重逢总是最能触动人心的,他开始担忧自己待会见到卡密尔还能不能保持镇静,只能希望那个人形兵器还是对他冷漠一点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