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网游 > 我的海克斯心脏 > 第三百章 冰封陵墓

赢8娱乐登录1442

深渊之下的巨大冰层,伴随着嚎哭的风声,这样的地形让杰诺想起了嚎哭深渊那地方。

在说到冰镇鳄鱼的时候,杰诺将海克斯核心靠近了脚下的冰层。

这积水在被冻结之前并不透彻,光线只能照出冰层上方一些冻死的鱼虾,但迦娜既然在墓穴之中没有感受到雷克顿的气息,那他就只可能被冻在了密不透风的冰层下。

“雷克顿死了吗?”塔莉垭缩着脚问,好像随时都会有一只鳄鱼张开血盆大口冲出来,一口把她拖下去。

她的实力在这种环境中被削弱到了极致,她现在没法保护好自己和身边的人。

“你的身体已经替你回答了,恐惧不是无端产生的,你还在因为它的存在而感到恐惧。”

历史上的天神战士无非就那几个死法:被其他飞升者杀死,被开挂的凡人打死;或者被虚空吞噬,从身体直接里直接爬出虚空的造物;再或者被虚空侵染,变成了暗裔,最后被封印在武器之中。

雷克顿显然没那么容易死掉。

借着光线,他发现空旷的深渊下面简直就像一座迷宫,到处都是尘封的台阶和古老的廊道,名副其实的地下宫殿,而他们现在正站在某处甬道之上。

但是高高厚厚的冰层将甬道的大部分的都占满了,只在甬道的上端留下一层不到高度不足一人的空间,杰诺他们若想在墓穴之中走动,就只能弯着腰摸着甬道的天花板前进。

“我们现在应当往前地下墓穴的中心处,也就是存放着墓穴主人棺椁的墓室,如果我的推测没错的话,在那里应该可以找到伊泽瑞尔。”

杰诺一边说着,低下头免得碰到天花板,脚下已经迈开了步子。

“你怎么知道他在那儿的?”塔莉垭吐出一口白霜,缩了缩胳膊,将从艾欧尼亚带回的布袍捂得更加严实了一些,然后跟了上来。

只有迦娜情况好得多,直接化为了一缕风钻进甬道中。

“前面说了,墓室连通皮尔特河的河道,对于伊泽瑞尔来说这就是唯一的出口。他一开始没有顺着河道出去,是因为水里有一只嗜杀的怪兽在等着他,现在怪兽被冻住了,伊泽瑞尔的机会就来了。”

“我对伊泽瑞尔很了解,”杰诺会心一笑:“他就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无聊的幸运儿。”

“听起来是很一个很棒的人,能得到你这么严格的人的褒奖。”塔莉垭想起杰诺对自己差劲的评价,就算冷漠如亚索师傅好歹都赞扬过她几句。

“不,你理解错了,我的意思是……他是一个莽夫。”

“……”直来直去的塔莉垭,登时就无语了。

她很不理解,为什么有些人说话喜欢反着说呢。

“还有他的自恋也让人很难以接受,你待会要是见了他,就算糟糕透了,也千万不要评价他的外观,特别是发型。”

杰诺又补充了一句。

算了算,伊泽瑞尔已经在墓穴里呆了七天,就算是无敌美少年也要变成乞丐了。

在投其所好这一点上,杰诺还是做得很细致的,处于青春期的小伙子臭美又敏感的内心需要细心呵护,最好提前预防一下心里没有那么门门道道的塔莉垭无心的一句吐槽,让伊泽瑞尔当场炸毛。

“说到发型,你对你家师傅的发型就没有什么看法吗?”杰诺忽然问道,他对这个问题很好奇。

“挺酷的!很符合一个浪人的气质,就是我总是忍不住会想亚索师傅把发箍摘下来后,头发会不会像蒲公英一样炸开!”

塔莉垭闻言闭上眼睛回想了一会儿,有睁开眼睛看了看一眼迦娜向上漂浮的一头银丝,惊讶的说道:“我发现迦娜师傅的头发扎起来就跟亚索师傅一样诶!”

“迦娜,你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这是?”杰诺急眼了,他意见很大,塔莉垭这是在诋毁他的女神。

“你们两个一直在聊他,可是我不知道他是谁啊,你要安排一下让我见见他吗?”

因为杰诺频频说起的这个艾欧尼亚浪人,让迦娜也对对其产生了兴趣,能操控疾风,似乎梗也特别多,也许会是一个很有趣的人,能给人带来许多快乐。

“这个提议不错,然而我拒绝,我和他有些小过节。”杰诺认真的考虑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短时间内他暂时没有前往艾欧尼亚的计划。

“你和亚索师傅有过节?什么时候的事啊?”塔莉垭惊讶不已。

不过仔细一想,自己师傅那样子离群索居,就算是她在山里待太久了吃腻了野味,想去旅店里改善一顿伙食也要求他老半天,即使到了旅馆里,也要坚持要坐在阴暗的角落里。

这生怕见人的样子,现在想来一定是惹了不少仇家。

“你还去过艾欧尼亚?”迦娜也是惊讶不已。

“去过,老熟人了,我曾经在艾欧尼亚(一区)跟他比试过几招(对线)。不说了,我们到了。”

杰诺及时停下了对这个话题的深入。

“既然这样,那就算了。”迦娜以为那次比试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在阴暗的甬道里聊了一路,他们在一处崩坏的石堆前停了下来。

一路上,杰诺他们并没有遇到什么致命的机关,如果有的话,就算没有被伊泽瑞尔暴力破解也得在冰层了失了效。

所谓的石堆有大部分石块被埋在冰层里,与之合为一体,无法撼动,而露出冰层的一部分上则死死的将通道堵死了。

就在杰诺以为自己走到了死胡同的时候,他看见这些碎石块刻着一些字符,而卡密尔强迫他学的古恕瑞玛文字就在这时候起了作用。

他靠着残缺的字符看出了这上面刻着的其实是一个诅咒,他只知道这是一个诅咒,其余的他就不知道了,因为还有刻着许多字符的石块都在冰下,须得把它们拼凑起来才能解析出诅咒的内容。

而他知道的是,在第一次来到这里时,伊泽瑞尔曾轰烂一扇刻着www.marchagaygdl.com诅咒的大门,只因为它没有门把手,而他找不到开启的机关。

现在看来,这堆挡路的碎石的就是墓室的大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