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网游 > 我的海克斯心脏 > 第二百九十二章 亲征

赢8娱乐登录1442

 热门推荐:

杰诺的话让塔莉垭倏然紧张了起来,这个女孩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不凡,觉得在自己大名鼎鼎的佣兵之王和沙漠之子前应该是没有任何话语权的。

“换位思考一下,你们会介意让别人擅作主张支配你的人生轨迹吗?”

杰诺的话引起了内瑟斯的思考,他为了恕瑞玛而活,如果那个支配他的人是一代明君,那么他会很乐意接受命令。

但塔莉垭从未接受过恕瑞玛的恩惠,自然也没有义务要对这个国家负起责任。

内瑟斯沉默了,而希维尔则趁机煽风点火,握住了女孩的手:“塔莉垭,你得为自己而活。跟我回去吧,你的家人肯定在绿【147小说】洲里等着你。”

“别说了,希维尔。”塔莉垭忽然抽身离开了她的掌控。

“你这是做什么?”希维尔愕然道。

“跟我来,我想有一些东西应该给你看一下。”塔莉垭忽然下定了决心一般,向灰霾笼罩中的城区走去。

希维尔看了眼内瑟斯,又回头看了看杰诺,见到他们表情上的疑惑后,忙趁着塔莉垭消失在灰霾中之前迈出了腿。

剩下几人面面相觑之后,也是一同跟了上去,只留下被内瑟斯坐毁的一堆残垣断壁。

跟随者塔莉垭的脚步,众人看见了一排排从灰霾中显现的石屋,这些石屋都有着相同的纹理,不难看出这些都出自塔莉垭的手臂,只有她才会像织布一样编织岩石。

让杰诺更加在意的是石屋内一双双无助的眼睛,这也是塔莉垭要给希维尔看的东西。

“这些都是从地上搬迁下来的难民,他们来到祖安没有地方住,所以我在这里操纵岩石给他们搭了一间间石屋。”

塔莉垭的手掌顺着岩石的纹理一路摩擦,从她手掌内传来了岩石的搏动,这些岩石将人们的绝望都告诉了她,她实在是不忍心就这样丢下这些鲜活的生命。

“看着这些无辜的人们,我就想起了发生在维考拉的一幕幕惨剧,泽拉斯让太多人无家可归了,我们来不及阻止维考拉的惨剧,但我却可以为他们提供一个临时的家。”

虽然她造不出内瑟斯想要的恢宏大殿,但是造一间可以御寒防潮的小石屋还是不成问题的。

“这就是你的决定吗?”希维尔问。

“是的,我要留在这里,贡献我的力量,直到生活重归正轨。只要泽拉斯还活着一天,我的家人与部落就没有一天是真正脱离威胁的。”

当初,塔莉垭就是追寻着族人留下的痕迹去到维考拉的,然后就在那儿遇到了被泽拉斯追杀的希维尔,还有赶来支援的内瑟斯。她亲眼目睹了泽拉斯在维考拉降下浩劫,所幸她没有在泽拉斯留下的残垣断壁里发现族人的尸骨,但泽拉斯差点就伤害到她的族人却是不争的事实她的族人离开这座聚集地不会太久!

她讨厌泽拉斯,但她一开始也对阿兹尔抱有敌意。

在安置好维考拉的幸存者之后,她顺着生命之母,躲避沙尘暴一路追寻族人痕迹来到重生的都城黎明绿洲。在那里她看见了宏伟的太阳圆盘,当她正在犹豫要不要进这座空城的时候,城墙告诉了她三千年前这里发生了何等恐怖的大爆炸。

她害怕极了,害怕悲剧重演卷入她的家人,认为鹰王所谓的庇护是一个美好的陷阱,所以极度不信任阿兹尔。

要不是后来她想内瑟斯问起这件事,得知是泽拉斯背叛阿兹尔,窃取飞升之力才引发的能量暴走,恐怕就会一直这么误会阿兹尔。

如今她对阿兹尔的态度已经缓和许多,虽然依然反对他在恕瑞玛重建帝国,奴役百姓;但她更讨厌滥杀无辜,害得恕瑞玛生灵涂炭的泽拉斯。

塔莉垭觉得,得先保证族人们的生命,其次再来谈自由,就看阿兹尔对她们这些不想改变现状的牧民是抱着什么样的一种态度了。

“既然都说到这份上了,那我尊重你的选择。予你水和阴凉,姐妹。”

有那么一瞬间,希维尔产生了留下来与塔莉垭并肩作战的想法,但理智告诉她,留在这里就是拿自己命不当回事。

“予你水和阴凉,需要我带你走出城吗?”塔莉垭脸上雀斑跃动,向对方走去,希维尔能理解她真是太好不过了。

“慢着。”内瑟斯用一根指头按在塔莉垭肩上,她就走不动道了。

“希维尔,留在我身边才是最安全的。”

希维尔的笑容瞬间消失,怒火升腾而起。

内瑟斯已经留住了塔莉垭,现在还想得寸进尺妄图把她也留下来。

“你开什么玩笑?内瑟斯,你现在连泽拉斯一根指头都打不过,拿什么保护我?这只不过是你限制我自由的谎言,别欺人太甚了!”

她大声责问,同时将恰丽喀尔指着内瑟斯宝石般的眼睛。

“我问你,你为何如此执着于回到恕瑞玛?”

被先王的御用神兵指着自然不是什么好受的事情,为了表达他对先王的尊敬,内瑟斯单膝跪地,双手在胸前交叉行礼。

“当然是说服阿兹尔出兵讨伐泽拉斯啊!”

听到希维尔的回答,内瑟斯的表情突然变得古怪起来,他张开尖利的牙口,凝重的声音从里面传出:

“如果你是想前往都城的话,那就没必要去了,你见不到陛下的。”

“为什么?我需要一个解释。”希维尔放下了恰丽喀尔,眉头紧蹙。

“早在几天之前,得知泽拉斯在皮尔特沃夫吸收能源时,陛下就已经启程向皮城赶来了。他不能坐看泽拉斯这个心腹大患一步步做大。”

“什么?”希维尔愣住了,她没想到阿兹尔已经采取了行动,他不是应该坐在金铸的王座上支点江山才对吗?

“说来惭愧,大敌猖獗,但举国之内居然无人能敌,所以阿兹尔陛下决定亲征。”

内瑟斯为自己的无能而感到惭愧,他很明白自己的实力和泽拉斯的差距有多么大,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