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网游 > 我的海克斯心脏 > 第二百九十一章 争执

赢8娱乐登录1442

 热门推荐:

希维尔不愧是帝王后裔,随便几句话都能激起内瑟斯的使命感。

但这些都和她无关,她来祖安只为把塔莉垭带回恕瑞玛。

其他的事情,等她见到了阿兹尔再说吧。

“是是是,你说得都对,恕瑞玛会复兴也好会再次覆灭也好,但在迎来结局之前我得保证塔莉垭能活到那个时候,而不是在这里被你当成www.marchagaygdl.com棋子操控。我不会白要人的,我可以给你一些生命之泉治好你的断腿,但你得把塔莉垭交给我才行。”

希维尔止住了嘲笑,将滚落到她脚边的碎石踢开。

“你说什么?生命之泉?”

内瑟斯听到希维尔提出的条件,愤怒转而变成了惊讶,瞬间从废墟里撑着战斧站了起来。

“给我看看!”他对着希维尔伸出爪子,要她把东西亮给他检查检查。

“哪有你这么求人的?”希维尔嘟囔了一句,看在他尊贵的身份上,不情不愿的将水囊滴了过去。

内瑟斯用指甲拧开盖子,将鼻子到囊嘴的位置。

“咦,这水囊里的空间远比外面看起来要大得多,我好像在某个皇子的手中见过同样的圣物。”

“这是我杀了几个萨恩斯部落的人后,从他们手中抢过来的,我可没有去盗什么皇陵。”

希维尔忙解释到,她不怕内瑟斯,但她不想落了把柄,被内瑟斯拿到阿兹尔面前说事,说她挖了自家祖坟。

但实际上她已经带着外人到了好几次墓了,难保其中没有皇陵,毕竟恕瑞玛王朝几千年的历史,皇帝皇子那么多位,他们下葬的陵墓自然不会少。

“不用担心,我不会要回这些东西的,只要不在泽拉斯的掌控中就行了。我要是真追究这些东西的来历,那么你现在已经被我送去见列祖列宗。”

内瑟斯看了一眼希维尔身后背着的恰丽喀尔,这是飞升武后瑟塔卡与艾卡西亚的虚空怪物战死后,由他亲手放在瑟塔卡遗体的胸口上再送进黄沙的。

如今它却出现希维尔身上,如果追究起来,希维尔就算是跳进生命之母也洗不清了。

总不能说她在陵墓里见财起意,杀了雇主将其夺过来后,这武器就不算她盗的了吧。

难道嫁祸给一个死人就能洗脱罪名吗?拜托,内瑟斯又不傻。

看着内瑟斯一直抓着自己的水囊不放,像个雕塑一样,希维尔开始等得不耐烦了。

“检查完了没,完了就赶紧还给我。”

“没,生命之泉无色无味,难以和普通的水区分开来,而最快检验真伪的办法就是喝一点下去。”

希维尔表示我信你个鬼,你个糟老头子坏滴很!敢打老娘救命水的主意。

“爱信就信,不信拉倒。把水囊还给我!”

希维尔举起手去抓水囊,但内瑟斯的黑曜石脸皮可不是一般的厚,直接张嘴给自己灌了一大口进去,剂量之大,看得希维尔阵阵肉疼。

“卧槽,你是狗吧!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希维尔直接爆粗了。

都说口癖这东西会传染,希维尔就是跟杰诺学的。

“我的伤势渐渐好转了,这种力量……是生命之泉没错。”

感受着充沛的生命力在四肢百骸间流动,内瑟斯不住点头。

“原来你已经见过阿兹尔了,为什么你要从他身边离开?”

内瑟斯知道生命之泉只有黎明绿洲里太阳神庙里的神圣池塘才有,但是它已经被黄沙废墟掩埋,干涸多年。

如果这个水囊里装的是几千年前的泉水,不说能不能保鲜,但效用肯定会流逝大半。而希维尔给的泉水还这么高效,那就说明了这些泉水是近期才获取的。

而绿洲重现也是最近才出现的事情,这就说明了实际上希维尔与阿兹尔接触过。

在这之前,内瑟斯只知道是希维尔复活了阿兹尔和黎明绿洲,具体的细节他就不清楚了。

两人有没有接触过?希维尔是如何复活阿兹尔的?这些他都不得而知。

“当你苏醒时看见一个金鹰脑袋就站在水池边上静静看着你的时候,是个正常人都会被马上吓跑的!”

当时希维尔还以为自己要被煮了吃,可把她给吓惨了,实际上阿兹尔是在照料她。

然后机会来了,她就趁阿兹尔升到天空施法复原太阳圆盘的时候,悄悄的从黎明绿洲里溜了出去。

泉水就是那时候被希维尔装进水囊里的,因为她当时非常口渴,不装点水没有交通工具的话是走不出这片沙漠的。

但离开绿洲没多远后,她就看见一条奔涌的大河从绿洲的方向涌了出来,一直向东方延伸而去,这条河便是生命之母。

“不知不觉都已经扯这么远了,既然你已经喝了我的水,那么就请把水囊和塔莉垭一起交给我。”

希维尔很生气,但还是要保持微笑,她都已经说出“请”了,内瑟斯要是再不放手的话,那她可就要翻脸了。

内瑟斯凶猛的目光落在她眼里,他向希维尔走去,步履沉重,每走一步,就会有一些零件从被撑坏的固定骨架上崩飞,高大的身躯散发着野兽般的气息,充满了压迫性。

见内瑟斯这份气势,希维尔以为他要食言,一双手已经摸到恰丽喀尔上,随时准备动手。

气氛瞬间变得剑拔弩张,但出乎意料的是,内瑟斯却把水囊还了回来。

“别紧张,我只是想把东西还给你。”

“哼,算你识相,不然我们之间的麻烦可就大了。”

希维尔小心翼翼的从对方手中抢回水囊,然后牵着塔莉垭的手就向暗港走去,即使她不知道哪个方向是暗港。

“慢着,我什么时候说过我答应你的要求了?你不能带走塔莉垭。”

内瑟斯的兽口嗡嗡作响,爪中聚集起一股暗黑能量,如果希维尔再往外走的话,他马上就会让她衰老到走不动路。

面对这种状况,希维尔腾也是果断的抽出了恰丽喀尔。

杰诺看见他们这样,终于忍不住站了出来:

“为何你们就是不问问当事人的选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