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网游 > 我的海克斯心脏 > 第二百八十八章 负债累累希维尔

赢8娱乐登录1442

 热门推荐:

希维尔笑了【147小说】笑,没有回答塔莉垭的问题。

她都快忘了七天前自己背后有一个几乎贯穿腹腔的刀口。

不得不感谢杰诺,让她明白了水囊里的液体是怎么使用的,如果他不提“泡澡水”的话,那就最好不过了。

“我是来找你的,跟我回恕瑞玛吧,我会负责帮你找到你的部落和家人的。”

塔莉垭救了她一命,她想早点还债。

以她在恕瑞玛的人脉,而且手下还拥有着一个人数众多的佣兵团,想要找到一个织匠部落并不算太难。

哪知塔莉垭却果断拒绝希维尔完全为她设身处地着想的要求,她轻轻在脚边立起一块石墙,阻止了一只小螃蟹爬上她的的布靴。

“希维尔,谢谢你的好意。但是我已经和大学士约定好了,直到灭国者的事情解决之前,我都得跟着他,哪儿也不能去。”

大学士指的是内瑟斯,他是整个古恕瑞玛王朝最博学的人,帝国最大的图书馆便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若搬用传说中对内瑟斯的称呼“迷失的沙漠之子”则显得太拗口与不尊重了,所以塔莉垭一直以大学士称呼内瑟斯,这样会的尊重一些。

“你不是一直在寻找家人吗?你跟内瑟斯约定了什么?条件呢?”希维尔无法理解,灭国者是谁?听过老一辈传说的都知道终结了恕瑞玛了王朝神话的是一个名叫泽拉斯的奴隶。

她可是亲眼目睹了泽拉斯和内瑟斯的战斗,虽然两人打得有来有回,但从结果来看明显是泽拉斯更胜一筹,就算是是刚被释放出来的泽拉斯,对上身体完好的内瑟斯都仍有余力,更别说现在泽拉斯获得了无法想象的庞大能量!那根本不是内瑟斯能抗衡的存在!

被打出内伤的内瑟斯凭什么跟如日中天的泽拉斯斗?光靠爱国和勇气可不够。毕竟爱是不能发电的,所以她推荐塔莉垭先离开祖安,别再管这件危险的事情了,去找自己的家人,他们更需要她。

然后希维尔才去做她想做的事情找到阿兹尔并说服他前来皮尔特沃夫剿灭巫灵泽拉斯,让这个因她而生的浩劫得到解决。

但希维尔不是塔莉垭,她并不知道塔莉垭真正需要的是什么。

“大学士阁下跟我约定好了用我部族不受奴役的自由换取我的效力。”

自从听闻末代皇帝阿兹尔复活之后,塔莉垭一只惴惴不安,担心自己的部族一个牧羊织布的游牧民族,被刚刚“出土”的皇帝抓去当封建王朝的奴隶。

恕瑞玛王朝一直都是封建奴隶制的,塔莉垭的担心不无理由。

所以她才会道别亚索师傅,乘船从艾欧尼亚日夜兼程返回恕瑞玛,顶着酷烈阳光的鞭打,闯进了沙漠的深处,打定主意要找到她的亲人。

她的心志坚如磐石,为了保护自己的家庭和部落而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即使是面对着天空尽头正在酝酿的危险。

塔莉垭青春稚嫩的举止背后,是一颗敢于移山填海的雄心,和一个堪能倾世的灵魂!

“你真蠢,你以为泽拉斯是那么好解决的吗?你被内瑟斯欺骗了!他只是看中了你的天赋,想利用你的魔法对抗泽拉斯。他又不是皇帝,他的承诺有什么用。他为阿兹尔效力,只要阿兹尔没有亲口废除奴隶制,那么你的部族在他眼里就都不是自由之身!别跟我说你有什么爱国情怀,恕瑞玛的辉煌都是一千年以前的陈年旧事了,你没有沐浴到恕瑞玛的荣光,就必要承担这些责任!”

塔莉垭毕竟只是个处世未深的女孩儿,没有希维尔想的那么多。

希维尔是真的希望塔莉垭能够不要再掺和这件事情了,上一次她这么掏心掏肺的跟人说话时,她还没有经历过背叛呢。

说到奴隶制度,这是一个贯穿了恕瑞玛王朝数千年历史的沉重话题,王朝因它而强盛,也因它而覆灭。

阿兹尔其实已经说过了要废除奴隶制,但听到的人,除了他的大臣泽拉斯以外,谁都没有活下来。

而如今他又重生了,谁也不知道他对这些恕瑞玛子民的后裔,是抱着怎么样的一种态度,还会不会将那一句宣言再次说出口?

连杰诺也不得而知。

但他知道希维尔这样编排自己老祖宗,要是被阿兹尔听过去,肯定少不了家法伺候。

话说回来,希维尔并不信任阿兹尔,不然也不会从黎明绿洲里逃出来了,但命运将她推到了风口浪尖上,战争就快开始了,想要尽快结束这场战争,那就得让其中一方胜利,所以希维尔只能选择对她表露了善意的阿兹尔一方。

但与泽拉斯的战争结束后,阿兹尔还得面临与人民的战争,而塔莉垭绝对是站在人民这一边,为自由而战的。

希维尔可不想到时候和救命恩人兵戎相见。

做人可真难,为什么她有这么多的烦恼,当个没心没肺的佣兵多好啊?

“请别这样说,大学士上次为了救你,瘸了的一条腿到现在还没有恢复。这次我会出现在这里,也是因为大学士感应到了你的靠近,腿脚不方便的他才让我和奥莉安娜一起来迎接你们的。”

塔莉垭为难的看着希维尔,她决定过的事情,就不会再改变,她的倔强就算是十头斯卡拉什(巨大的沙漠驮兽)都拉不回来。别跟她说什么真香定律,她跟杰诺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又是该死的人情债。”

希维尔想扯掉脖子上的坠饰一把丢掉,内瑟斯正是通过这个东西感应到她的位置的,但一想到这个东西更主要的作用是屏蔽泽拉斯的追踪,便忍住了冲动,一口气出不来,只感觉一阵胸闷脑胀。

“带我去见他,我亲自跟他说。”

希维尔当然是想用自己的飞升血脉跟内瑟斯好好“讲讲道理”了,就算用上了威逼利诱,也要将塔莉垭带离这个是非之地。

塔莉垭没有说什么,她本来就是被内瑟斯派来找希维尔的。她

带着希维尔便向祖安走去,杰诺他们紧随其后。

临走前,奥莉安娜不忘提醒道:“杰诺,你走在最后面,要好好确认一下阀门有没有关好。”

“关好了,严严实实的。”昏暗的岩洞中,杰诺借着核心发出亮光细致的检查了一下阀门是否完好无损,有无缝隙,确认没问题之后才回答。

阀门曾被雷克顿破坏了一次,当时海水倒灌,就快淹没祖安地沟的时候,是布里茨和扎克站了出来,用身体堵住了进水的岩洞。幸运的是,后来海水都流进了某个矿坑中。

在那一次之后,暗港的存在才变得广为人知。

“奥莉安娜姐姐,阀门关不好会怎么样啊?”妮蔻好奇的问。

“也不会怎么样,就是伊泽瑞尔会遭罪而已。”

“什么?你们还没有把伊泽瑞尔从地下古墓里救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