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网游 > 我的海克斯心脏 > 第二百八十一章 鱼上钩了,那鱼饵呢?

赢8娱乐登录1442

 热门推荐:

“这永远无法满足的饥饿,还真是让人难办呢……”水怪低声吟唱。

本来它想再对希维尔说些什么,满足它话痨的本性,但它现在已经等不及了,令人颤抖的饥饿就快要将它吞噬。

“在我咬断你的骨头前,你想哭就哭吧,想尖叫就尖叫吧。”

水怪发出的低沉咆哮搅动了水流,无数气泡承载着希维尔的希望从她身边向上逃逸,她却一个都抓不住。

“你本来有机会可以走开的,但是你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白痴,白痴到又亲手把自己送到我的嘴边。河水会遗忘那些,已被淹没的名字……”

这次,塔姆可不会给希维尔切断自己胡须的机会,不然没有了完美的小胡子,绅士的形象可是会大打折扣的。

很快,希维尔就发现自己被水流裹挟着、拉扯着,被卷入那一张无底洞般的巨口之中。

黑暗与昏迷如期而至。

“该我出场了。”借塔姆之眼观看了全程的杰诺终于发动天赋夺取了河流之王的身体操控权。

他一直在等待希维尔的体力被削减到无力反抗的地步,否则接管塔姆身体共享体感之后被希维尔随便在嘴里划上一刀,那可不是开玩笑的,猝不及防传来剧痛的情况下杰诺可能当场就被反噬了。

【147小说 更新快】 塔姆也是当成傻掉了,自己刚把希维尔吃下去还没开始嚼呢,就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强取豪夺了身体的控制权,搞得它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在原地发呆。

杰诺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全新的身体,而在这期间,塔姆那个与众不同的嘴巴一直在给他传递来奇妙的感觉。

他有生以来第一次知晓了女人是什么口感希维尔作为一个“老成”的美少女,口感自然也是偏韧了些。

可惜塔姆被希维尔割掉了舌头,不然不止口感,味道都能尝出来。

不知从哪来的直觉,杰诺总感觉希维尔的味道又咸又辣,就像是干煸四季豆一般……

塔姆最终被杰诺操控使用了深渊潜航,出现在他所在的小巷子中。

突然从水沟里冒出来的水怪把格雷福斯吓了一跳,下意识快速拔枪就射,不过及时被杰诺用左手压了下来。

而崔斯特则通过嘴里的异常反应提前做好了心理准备,但他也想不到麻烦会以这种方式登场。

两个比尔吉沃特人第一时间就认出了这是传说中大名鼎鼎的恶魔塔姆肯奇,他们立刻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但马上又发现这个恶魔似乎呆呆的,少了点灵性,就愣愣的站着。

这是杰诺一心二用的结果,身外身兼顾不周,只能尽量做到让塔姆原地不动。

“都别动手!我来处理它!”杰诺可不想挨枪子,格雷福斯打在塔姆身,但痛却在他心。

“杰诺,这就你钓来的大鱼?一个恶魔!天呐,你都干了些什么!你知道他是谁吗?”格雷福斯雪茄都惊掉了,开口压抑的低吼着。

这句话让塔姆听了去,它立刻意识到杰诺就是让它身体的罪魁祸首。没人注意到,一双小眼睛挣脱了束缚,微微眯起,闪烁着危险的神芒。

“知道啊,不就是塔姆肯奇吗?”杰诺皱着眉长吁了一口气,

“知道你还搞?我跟你讲,你害死我们了!”格雷福斯捶墙咆哮着,极力压抑着自己的暴脾气。“不行,我们现在就得解决它。”

“它这不是动不了吗?你慌什么。我问你,你知道恶魔是什么吗?”

杰诺的问题把格雷福斯问住了。

恶魔为什么是恶魔?这问题就跟大海叫大海一样扯淡,不为什么,当所有人都叫它恶魔,它就是恶魔。

他用他那一根筋的脑子想了半天,然后对杰诺说:

“我老母告诉我的,跟塔姆肯奇打交道的人最后都没有什么好下场。所以要和它保持距离,这就和天黑了就要睡觉一样,是每个人都知道的自然规律。”

“看不出来,你还是个乖孩子啊。”杰诺摆摆手,看向表情凝重的崔斯特:“崔斯特,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我也觉得我们应该离开了……”他的手里已经捏住了卡牌,随时准备发动。

崔斯特知道塔姆可以满足人的一切愿望,这正是他眼下最需要的,但理智告诉他最好不要掺这趟浑水,那些他听腻的,流传在酒馆中关于塔姆故事的各个版本,最终都指向同一个结局那就受过塔姆帮助的人最后都被它吃掉了,骨头渣子都不剩。

他可不想玩一场用命做赌注的赌博,去赌塔姆能不能追上自己。

“崔斯特,其实你已经和塔姆打过交道了,只是你还不知道而已。”

杰诺看他们这幅如临大敌的紧张模样,忽然恶趣味的把残忍的事实告诉了他们。

“这不可能!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崔斯特连忙扶住了帽子,不可置信的说道,全无往日从容的风度。

“等等!印象?”

他僵住了动作,似乎想到了什么……

赌博、胖胖的、纯金手杖……

“你说鲍尔迪老板是塔姆肯奇变的?!!难以置信!”

崔斯特被自己的想法惊呆了,但越想越觉得像那么一回事,两者无比接近的体型,还有自己的魔法莫名失效,种种迹象表明,跟自己博弈的很可能就是眼前这个精通赌博的恶魔。

那么……自己的连败也就解释得通了。

败在一个恶魔手里,是理所应当的。

他给自己找到了开脱的理由,心情多云转晴,苦闷满三十减十五,理智一路飘红,暗自庆幸幸好幸运女神没有抛弃他。

“啧啧,难怪难怪。”格雷福斯也抱有跟崔斯特同样的想法,他感叹道:“伙计儿,这事不丢人,要是我输给了一个恶魔,我肯定逢人就说,这够我吹上一辈子的。”

格雷福斯大笑着拍打着崔斯特的肩膀,他意识到了什么,随口问道:“杰诺,你钓鱼的鱼饵呢?”

“什么鱼饵?”杰诺一时间没听明白,一脸懵逼。

“你没发现我们之间少了个人吗?”崔斯特表情古怪的提醒他。

“哎!糟了!差点把希维尔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