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网游 > 我的海克斯心脏 > 第二百八十章 贪婪

赢8娱乐登录1442

 热门推荐:

塔姆毫不客气的将恰丽喀尔一口吞下,完事还伸出猩红的长舌抹了一圈嘴巴。

希维尔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幕,绝望的味道从她身上散发,芬芳而又迷人。

曾经在飞升武后瑟塔卡手里所向披靡的恰丽喀尔在希维尔手里只能发挥不出十分之一的威能,轻而易举的被一个恶魔收了去。

“妹子,你的品味就和你的战斗服一样,久经沧桑。”塔姆呵呵笑道。

作为一个恶魔绅士,塔姆非常喜欢用无比毒舌的奇妙比喻嘲讽别人,戳人痛脚。

如它所言,恰丽喀尔的确是一把年头久远的武器,至于希维尔的战斗服嘛……因为风格问题在比尔吉沃特确实挺捞的。

不过情况没那么糟。

塔姆忽然感觉自己吃坏了肚子,胃中一片翻涌,只见它饱胀的肚皮泛起一阵涟漪,忽然弯腰收腹。

“呕呸!”

恰丽喀尔被完好的吐了出来,沾满了黏糊糊的不明液体,与之一起被吐出的还有几条活蹦乱跳的鱼。

“这东西用来当牙签还是不错的。”

塔姆咕哝了一句,多看了这把武器几眼,似乎察觉到了它的不凡之处。

这一幕让杰诺有些疑惑塔姆的肚子会不会装着一个异空间?或者干脆就是传送门一样的存在,不然要怎么解释它肚子里有鱼存活的事实呢?

他没有深究,因为这些待会儿就会揭晓。

看见恰丽喀尔被吐在地上,希维尔欣喜若狂,无视了上面恶心的粘液,拔腿就去捡武器。

塔姆猩红长舌脱口而出,将奔袭而至的希维尔卷到半空,让她感觉自己的腰就快被拧断了。

但她强烈的求生信念让恰丽喀尔受到感召,挣脱了重力的束缚,从地面飞回她的手中!

希维尔全力一挥,寒芒一闪。

唰!

塔姆的长舌应声被斩断,而她也跌落在地,迅速起身拉开了距离。

塔姆的痛叫回荡在逼仄的小巷中,他捂住嘴巴,一双阴险的小眼睛紧紧闭着,表情痛苦万分。

它伸爪拉出了自己的舌根,断口光滑整齐,却没有一丝鲜血滴落,这诡异的一幕让希维尔的心俨然一沉。

对于塔姆而言,没有了舌头也就品味不到美味,它那贪婪的味蕾全都富集在它灵活的舌头。

只要它继续捕食绝望与悲痛,舌头还是会长出来的,只不过很长一段时间内它都将失去味觉,吃什么都味同嚼蜡,这对一个吃货来说无疑是最令人愤怒的事情了。

“希维尔,你成功惹怒了我,我要把你生吞活剥!大快朵颐!现在,就让我你心中藏得最深的恐惧,一层层的揭露出来,然后亲手放在你的面前!”它的声音混沌不清,但却饱含愤怒,千万年来,它从未如此生气。

塔姆将断裂的舌头吃了下去,希维尔的十字刃在巷子两边的墙壁上来回弹射,从一个刁钻的飞向它的罗圈腿。

她算准了塔姆不可能弯得下腰去接飞刃,只能生生挨下这一刀。

然而一个上古恶魔怎么会没有点应敌手段,面对战斗只能被动挨打呢?

虽然战斗不是它的强项,但收拾一个凡人还是轻而易举的。

它没有瞳孔的眼睛发出浑黄昏暗的光线,摄人心魄。

希维尔只感觉一阵恍惚【147小说】,置身的小巷在眨眼间就变成一条奔涌不息的河流,恍若隔世。

她猝不及防的跌入水中,四肢胡乱的扑腾的,因为没有调整呼吸让肺部呛进了不少河水。

希维尔害怕极了,也慌乱极了。

为什么偏偏是在水里?!

她不会游泳!她用力的攥紧自己的喉咙,指甲嵌入肉里,感觉就要窒息了!

一股阴冷的气息从非常近的地方游曳而过,她感觉自己的头发被什么东西扯动了一下,她下意识的伸手想抓住什么,但两手空空的感觉让她十分不安。

“我的武器呢?”

她睁开双眼,任由水流冲刷,只想找一个能给自己安心的东西。

现在,希维尔的眼前只有搅动的水流,夹杂着数不清的气泡,一眼望去,到处都是随波逐流的水草,空酒瓶……

一束金光从头上洒下,穿透水流,让希维尔感觉到水面似乎近在咫尺。

她喜极而泣,用忽然间领悟的笨拙泳姿向水面游去,但没划几下水,她就感觉到这股金光不止从水面上投下,也从身下发出。

希维尔低头,她看到了什么?

她看见了金币,堆积如山的金币,,她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金子,目之所及全都是一块块在阳光下煜煜生辉的金币!就

像沙漠里的沙子一般,堆满整条河床。

而此时水中有人用低沉的嗓音告诉她:“世界就是一条河流,而我就是它的国王。在我的国度里,我可以给你一切你想要的东西。”

希维尔知道这是塔姆在蛊惑她,它的声音依然还是那么充满诱惑,但希维尔不为所动,把塔姆的话当成了耳旁风。

这些金币当然不会比她的小命更加只要,有钱也得有命花才行!

当她正准备继续向水面上游去的时候,眼角余光忽然瞥到一抹刀锋,被掩埋在无穷无尽的金币堆中。

希维尔迟疑了。

她对那只露出一角的东西熟的不能再熟了,只一眼她可以确定那就是丢失的恰丽喀尔。

在短暂的思考后,她毅然调转了方向,像河床游去。

她必须拿到恰丽喀尔,那是她用来讨生活的东西,无法割舍的伙伴。

三米!

就快了!

两米!

它就在眼前!

一米!

近了!靠近了!

希维尔得偿所愿的将恰丽喀尔从金币堆里拔出,此时她感觉自己的肺就像不断胀大的气球一样,仿佛下一刻就要爆开!

她必须尽快回到水面上换气!

她不曾想过有一天会自己像在沙漠中渴望水源般,渴望得到一口新鲜的空气。

但就在这个时候,她感觉脚下传来了阻碍。

被什么东西缠住了脚?

是水草吗?

河床上都是金币,哪来的水草?

毛骨悚然的触感从脚踝上传来,她疑惑低头,看见的场景却刷新了此生所见恐惧的极致。

一只庞大的水怪就藏在她的脚下,正将獠牙毕露的血盆大口撑开到令人恐惧的程度,露出无底洞般的胃口。

漆黑深邃,一眼望不到头。

而她的脚,正是被这只水怪嘴巴上的两条肉须死死缠住……

“这永远无法满足的饥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