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网游 > 我的海克斯心脏 > 第二百四十四章 扬帆,起航!

赢8娱乐登录1442

 热门推荐:

蚀魂夜倒计时:两天

希维尔站在甲板上,望着船首迎着海风冲出比尔吉沃特湾,在海面上划出一道白浪,终来到了广阔无边的守望者之海。

现在她能在这儿,要感谢热心肠的塔姆。

因为它的帮助,希维尔及时离开了比尔吉沃特,顺便还买了好几箱皮革和干货,装满了半个货舱,这些东西在恕瑞玛的销路很好,一定能狠狠赚上一笔。

“终于离开了这该死的鬼地方。”

比尔吉沃特给希维尔的观感太差了,处处看不顺眼,但其实有另一个地区才算得上真正的鬼地方。

暗影岛!

船首的方向正对着东南方向的暗影岛,希维尔不安的源头。

但现在海面上风平浪静,只看眼前谁又能想到隔天晚上黑雾就会彻底掩盖住海面呢?

“右转舵,风帆拉满!”希维尔下命令,待命的水手们离开忙碌起来,很快她就看见桅杆上挂着鼓动的白帆,原本破洞的海盗帆已经被替换。

“扬帆,!”

所有人都有活干,除了某个不长眼的东西。

“船长大人,我们现在出了比尔吉沃特,该缴税了。”

一个水手鼓起勇气凑过来,胆战心惊的向希维尔搭话。

这个船长的手段他们可是见识过的,上一个见船长不懂行情,狮子大开口的水手已经被丢下海喂鱼了。

“缴税?我一没有经过港口,二这货物没有上岸,缴什么税?你们真当我什么都不懂?”

这些水手闹事在前,希维尔没有好脸色给他们,声音如同怒涛一般拔高。

蓦然回首,眼神冰冷,如果这个水手说不出什么合理缘由的话,怕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什一税,这是比尔吉沃特的传统,每艘出海的船都会往海里丢下一颗硬币,以祈求胡子女士保佑旅途平安。”

面对希维尔的逼问,水手冷汗直冒,就像在海里跟鲨鱼赛泳了一圈,浑身湿透。

“我又不欠胡子女士什么,为什么要给它钱?”希维尔想了想一口回绝了。

希维尔还有一些钱,但想【147小说】到塔姆说过的话,就没想入乡随俗遵守这个传统,在她看来这就是名副其实的把钱丢进海里,反正她马上就要离开这儿了。

由于希维尔在船上并没有信得过的人,所以也就没有设置大副之类的职位,她在这艘船上拥有着绝对的话语权。

若有违抗不从者,死!

那水手没做错什么,捡回了一条命,悻悻地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将自己没能劝船长缴纳什一税的消息告诉大伙儿。

怪异的气氛开始船上传播。

“我还是第一次见不交什一税的船长,不交税会发生什么?”一个水手问。

“什一税,你知道吗?人人都知道的什一不缴,海沸山摇!传闻不交什一税的船,会遇到巨浪,会触礁,会遇到大海怪,反正最后都是船毁人亡,见胡子女士去了罢。”

“危言耸听,你说的这些不都是出海可能遇到的事情嘛?”

“那如果是一个穿着潜水服的大个子,将你的船拖下海呢?”

“你说诺提勒斯?他只是个传送,没有亲眼所见,我是不会相信的。切,一个人类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力气。”

“不信?那你以前的船长有没有当着你们的面交什一税。”

“有!他每次都交了。”

“那不就得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嘛。要我说,还是再找船长说一下这个事情吧?”

“别了,要说你去说,我还想要命呢,好不容易找到一条这时候出海的船,前几天我把房子都输掉了,不离开比尔吉沃特的话怕是捱不过去。”

舱中水手的窃窃私语如同老鼠叽喳,是不会给希维尔听到的。

帆船驶离了比尔吉沃特,空气不再腥臭,希维尔对着轻抚脸颊的温柔海风问道:

“也不知道杰诺在干什么,我就这样离开了,他会不会怪我?”

海风不会回答她的问题,于是她不再留恋,转身踱步走进了船长室。

一个人挺无聊,没事还是好好睡一觉吧。

海面看起来仍是风平浪静的,但在谁也看不见的地方,深海之下,海床之上,一双象腿已经脉动,伴随而来的,是融入暗流中的铁锚拖动声。

……

当希维尔睡醒的时候,突然发现船长室里的光线暗了许多。

这把她惊到了,她还以为自己直接睡了一天多,遭遇了黑雾,被光明抛弃了。

当她匆忙的走到甲板上时,发现原来只是变天了,阴云在她午睡的这段时间蓄满了整片天空。

不一会儿,海面上出现了点点波纹,水手们叫喊着下雨了,忙收了帆躲回了船舱内。

除了希维尔。

希维尔不会游泳,但她还挺喜欢下雨的。因为说不定这场雨中的某一滴水,就是从恕瑞玛来的。

她站在甲板上淋雨,接受着上苍的洗礼。沙漠中难得一见的水源,现在就跟不要钱似的从天而降。

好吧,确实不用钱。

希维尔体质很好,不会那么容易就着凉感冒发烧,但她感觉自己好像幻视了她看见一束灯光从昏暗的海面下传来,掠过船身一闪而逝。

她怀疑是自己眼睛进水了。

希维尔将一头沾水的秀发撩到脑后,走到船沿,伸头往船底下上看去。

就在这时,一蓬巨大的水花在眼前的海面爆开,她快速后退,因为一抹暗哑的寒光在水花中闪动,突然砸向了她!

险之又险的躲过偷袭,希维尔差点被水花洗了个脸,她心有余悸的抓出武器,打起精神从起床后的混沌中清醒了十二分。

她看向那个砸在她原本站立位置,将整艘船震得摇晃不停的东西,发现它原来是一把挂满铁锈于海带的船锚!

船锚的尾端挂着一条粗重的铁链,延伸进海底,仿佛被什么巨人握在了手中。

淅淅沥沥,暴雨滴落甲板。

哗啦哗啦,金属剐蹭船身。

其中还伴随着一些水手的尖叫声。

随着铁链被扯动,船锚勾着船沿向一侧倒去,甲板上的积水也全部涌向了地势低的一侧,整艘船肉眼可见的倾斜了!

那尖叫声更盛几分,如同拔河时的助威,同样的震撼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