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网游 > 我的海克斯心脏 > 第二百四十二章 在污水横流的窄巷里

赢8娱乐登录1442

 热门推荐:

“什么?船帆坏了?没修好出不了海?”

从水手处得知这个消息,身为船长的希维尔非常烦躁。

怎么在这个关头坏掉了……

她没有出过海,但还是知道船帆对于一艘船有多么重要。

船帆是一艘船的动力来源,没有它,航海就变成了随波逐流,上了这样的船就像是把命交给了老天。

运气好,还能回到恕瑞玛大陆。

运气不好,直接就到暗影岛提前体验噬魂夜了。

而且船舷处还破了个洞,就是上次被她自己用飞镖钉死人的那个部分。

还能怎么办,修吧。

希维尔把原本用来购买储粮船具和招聘水手的钱拨出来一部分让水手们先修把船修好。

拨弄着钱袋里为数不多的几个金海妖,希维尔知道自己又陷入两难的境地。

想要出海钱不够,借钱的话举目无亲,唯一能借的杰诺已经被她掏空了。

留下来又得面对蚀魂夜,实在太危险了,她不能冒这个险,而且船修好了却因为水手不够无法出海,那样也太令人不甘了。

难道要售卖生命之泉吗?

希维尔为自己这个想法感到烦躁。

不行,这样做会被人盯上的。

或者去赌场碰碰运气?

不,不信运气,只信实力。

自从上次把从萨恩斯部落劫来的财产在赌场里三天三夜输了个精光之后,她就再也不想赌博了。

如果不是因为那次输光了钱,她也不会去接受那个诺克萨斯女人的任务,这一切的一切,是导致她现在困在比尔吉沃特等死的原因。

“好像也只能去赏金榜那边看看有没有容易做的买卖了。”

但随着蚀魂夜临近,冷清的不止是广场里的扒手,连赏金榜上的人头买卖都剩不了几个。

“胖头鱼伍恩,值五个金币,价钱还算公道。不过这谁啊?我要去哪儿找他?”

“濑尿虾泽瑞德?这什么沙雕外号?我是来砍人的,不是来捕鱼的。”

“南海打捞队收人,要求水性良好,游得要比鲨鱼快,一天十金,薪水日结……好高的薪水!不过游得要比鲨鱼快?这怎么可能!估计是骗人去当人肉鱼饵什么的。”

希维尔一连看了好几个任务,不是太长不看,就是找不到目标,还有一些干脆就是明摆着骗人的,佣兵这一行做了一辈子的她一眼就认出来了。

“该死,赚钱怎么就这么难呢!”希维尔恨不得吧眼前的赏金榜拆了卖钱,但直觉告诉她最好不要这样做。

她现在心情就如同比尔吉沃特的海面,表面风平浪静,但是在海面之下却潜藏着暴风雨来临前的暗流涌动。

希维尔抓紧了武器,走到暗巷之中,实在不行的话,她就只能找个倒霉鬼抢劫一下了,反正她马上就离开这里,没人找得到她的。

“叮铃铃。”身前不远处一家海货店的门被推开了,牵动了风铃,发出清脆的声音。

一个肥硕的胖子艰难的从门内迈出大腿,臃肿的身躯立刻挤满了污水横流的狭窄小巷,不留一点儿空间,他用它的腰围就把巷子堵得水泄不通。

为什么他的衣服有四条袖子?

希维尔从后面看见他的衣服背后挂着两条空荡荡的袖子,仔细一看,才发现他因为太胖了,只有把两件大衣缝在一起才能穿得上。

这衣服看起来不错,主人应该是个有钱人。

她都听见了他衣兜里硬币的碰撞声了,那声音对希维尔来说,可比风铃声悦耳多了。。

希维尔马上动起了歪脑筋,正好动手的理由有了这人把她的路给堵死了!延误了她做大买卖,讨点钱来合情合理。

“喂,死胖子,你挡到我的路了。”希维尔语气不善。

一开口,就摆明了要挑事儿。

“哦~你找我?”他开口了,声音低沉,气息如同河流般悠长,但同时也带着愕然。

那胖子的脖子似乎转不动,于是十分费劲的转过身来,然后露出一个无比宽阔的微笑,吓得希维尔下意识握住了恰丽喀尔。

这是怎么样的一个笑容?

像深渊下的沟壑,宽大得可以吞下一整个船锚,笑起来露出合不拢的利齿,像极了比尔吉沃特尖锐的海岸线,隐约可见一抹腥红在齿间游动,那是它的舌头吗?

胖子长着得鱼头鱼脑,没有脖子,一身灰色的滑腻皮肤,全身上下没有一丁点毛发,唯一像毛发的就是它嘴巴上方两条粗如胳膊的肉须了,它戴着一顶自鸣得意的礼帽,上面装饰着鱼钩,却因为和他的体型一比太过袖珍而略显滑稽,两颗硕大的浑黄眼球死死盯着希维尔,没有瞳孔却能让人深切体会到它贪婪的视线。

“你是瓦斯塔亚人吗?”希维尔警觉的退后了两步,对方的体型很有压迫感,而且在这狭小的巷子中她的武器也施展不开。

“我叫塔姆肯奇,你可以叫我两件大衣,虽然我不是很喜欢这个外号,不过后来他们就没机会说了。”它没有否认,并且用自以为亲切的笑容,跟希维尔套起了【147小说 marchagaygdl.com】近乎。

如果换一个本地人来,立刻就能联想到这个名字背后的可怕含义,但偏偏希维尔是刚来这里没两天的沙漠人氏,对塔姆一无所知。

“你刚才从背后看我的眼神让我很在意,哦对了,你叫住我干什么?”

它感知到了希维尔贪婪的视线,见猎心喜,热情的想帮她解决难题。

塔姆贴着两侧墙壁向前走了两步,就像一条滑腻的鲶鱼在水沟里钻过,希维尔又退后了两步,对方身上的肉多得她连出手的玉望都没有,她觉得自己的武器突破不了塔姆的脂肪层。

“我想说你挡住我我的路了……不过那没事了,现在我换一条路走就行。”

希维尔从心了,见势不妙就要溜,佣兵最为珍惜自己的性命,有钱没命花的悲剧她可见过不少。

但这时,塔姆又开口了,一句话就让希维尔想要逃跑的决心动摇不已。

“你看起来好像需要帮助?别走了我看得出来。你大可以在这儿跟我说说你的难处,我最喜欢帮忙了,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