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网游 > 我的海克斯心脏 > 第二百二十六章 鱼儿上钩啦

赢8娱乐登录1442

 热门推荐:

杰诺点点头,提着两箱东西对他来说不是事儿,只要妮蔻受得了他就无所谓。

“咦?姐姐想去我们就去吧,实在不行妮蔻装死就行惹。”

妮蔻从不说谎,她说了装死就是真的装死,连呼吸也几乎没有,是一种自我保护的身体机制,叫做假死。

“这么拼的吗?”凯特琳勉强一笑,最终还是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

屠宰码头

关于屠宰码头要怎么走,如果你问当地人的话,他们一定会回答“闻着臭味一路走过去就到了。”

事实也确实如此,越靠近码头,闻到的腥臭味就越激烈,杰诺感觉自己就像一头杵进了鱼篓子。

黏糊糊实质化的鱼腥味涌进口鼻,好像吃进去的海鲜都瞬间活了过来,在肚子里群魔乱舞,让人充满了呕吐的想法。

口区

杰诺被恶心到了,吐出一口唾沫,不忘了让妮蔻不要学。

一群码头硕鼠听见掉落声,立刻围了上去,以为是什么美食掉在了砖石路上。

发现只是一口唾沫时立刻抬头对着几人吱吱叫唤,声音尖利得像划过黑板的硬粉笔。

码头硕鼠长相怪异,相较于普通老鼠而言,它们的头部更像鲨鱼,没有绒毛,只有一层反着油光的皮,它们的脖子实在太短了,看起来就像头身直接连在了一起,嘴巴的构造与鲨鱼相似,但由于短小的下颚上长着尖利的门牙,所以永远也合不拢嘴。

“这是什么老鼠,好恶心。”

这突然出现的鱼头老鼠着实把凯特琳吓了一跳,她嘤了一声,瞬间缩到了杰诺身后,身体止不住的发抖。

杰诺可以感觉到肩头传来的压力,就好像凯特琳要撑着他的肩膀往上爬,想让双脚离地。

他记得之前在祖安下水道时凯特琳没有这么怕老鼠啊,是害怕怪异的码头硕鼠?还是被图奇吓了几次,从此对老鼠有了心理阴影?

没多想,杰诺把一只老鼠一脚踢进水里,然后又绊飞了一只。它们涌上来,没头没脑地乱咬,背后的凯特琳发出压抑的尖叫,指甲在他的肩膀是留下印子。

杰诺一发狠,用手炮在鼠群最密集的地方开了一枪,蓝光一闪,世界终于安静了下来。杰诺在眨眼间又踹飞两只被闪瞎眼的老鼠,其余硕鼠仓皇地逃到角落的阴影里,血红的眼睛带着怨毒,在黑暗里闪烁。

凯特琳心有余悸的从杰诺身上跳下来,自怨自艾道:“早知道这儿有那么多老鼠,我就不来了。”

“来都来了,看看海怪再走吧。”

希维尔指着不远处停泊着猎海船的码头,那里聚集着不少人,不停的传来响亮的吆喝声。

“也好吧。”

走近码头之后,气味的浓度达到了顶点,一条蛇型海怪被一群纤夫拖上了码头上的浮力水槽,它身长半百,最www.marchagaygdl.com粗的部位与油罐车相当,身上布满了鱼叉留下的伤口,并且已经溃烂流着脓血,看来在海里浸了有两三天了。

不远处有一台木质的起重装置,像是一个巨大的“擀面杖”斜靠在一个木架上,“擀面杖”其实叫做缠蛇柱,上面布满数圈固定用的长钉,每根都有三四米长,下方链接到海里的水槽注满海水,水产生的浮力可以帮助纤夫们更加轻松的拖动海兽,否则这么大一条海兽,没有几百号人是拉不动的。

这是蛇形海兽专用的起重装置,屠宰码头是一片排列的码头,每一个码头上的装置都用来处理对应的海兽。

只见纤夫们将海兽拉到缠蛇柱子下方,用钩子勾住蛇口,吊到柱子上绕了一圈,再用巨钉钉住。然后下方的船工转动轮盘,绞紧绳索牵动柱子,慢慢的将海怪的巨大身躯缠了几圈盘在了柱子上,完全架空。

架空海兽是为了放血,只见一个屠夫裹着浸满油污的面巾,推着木梯过来了。

他爬上木梯,用锋利的巨型屠刀(斩舰刀?)给海兽割喉放血,血水如瀑布一般涌入下方的水槽,运输用的浮力水槽此刻又变成了放血的血槽,重复利用。

浓重的血腥味扑鼻而来,将几人劝退,那些屠夫已经背挂铁链,像个高空清洁工一样,从装置上跳下慢慢降落在柱子上,然后站着给海兽剥皮,剥下来的皮肉很快就会送到屠宰小棚里进行粗加工。

“走啦,你想臭死妮蔻吗?赶紧回去洗澡,不然今晚绝对会做噩梦的。”背后传来杰诺的呼唤。

味道实在忍不住,凯特琳最后看了一眼,然后几步追上杰诺。

夜色如潮水般沉浸下来,居民区灯火通明,涣散的余光照亮了码头市场。漆黑的海面仿佛一轮阴沉的镜子,影影绰绰地倒映着无数烛光和码头上遍布的火盆。远处悬崖下,成千艘废船的残骸里透出灯笼的点点微光。

走着走着,灯光越来越稀薄,杰诺觉得蹊跷,于是开口发问。

“你是不是走错了路?这里都没有灯的。”周围一片昏暗,路边放着折叠的虾笼与渔网,码头硕鼠在路上流窜,只看见一闪而逝的腥红目光与不绝于耳的吱吱声。

“没有,这是码头市场,与居民区隔着一座桥,我本来想来看看有没有人摆摊的,没想到已经闭市了,连灯火都没有……”凯特琳心不在焉的解释着,注意力全在那些随时可能靠过来的硕鼠上,不经意间撞到了杰诺,嘴唇印上了他的后颈。

“你怎么就突然停下了?”

这一下撞得不轻,凯特琳感觉嘴唇都要被牙齿刺破了,她羞愤的捂着嘴,询问杰诺为什么要急刹车。

“那里有个人在摆摊。”

“市场里有人摆摊有什么奇怪的?不就时间晚了点么……”

凯特琳嘟囔一声,目光顺着杰诺指的方向看去,顿时就有了跟杰诺同样的感受。

太奇怪了!

一个屠夫装扮的壮汉,身上挂着浸透鲜血的皮围裙,荆棘刺青的双臂裸露在外,暴突着紧绷的肌肉。

腰间的皮带上吊着好几把屠夫常用的刀具、铁钩,正举刀对着砧板用力的剁鱼,发出激烈的拍案声,但旁边却没有任何灯光,没有任何人,他孤零零的,仿佛在做着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

他看见了衣着富贵的几人,眼睛一亮,拍了拍身前的鱼桶,抬手招呼几人过来:

“今天捞多了,我这还有几条鱼没卖出去,都还鲜活着呢,快过来看看吧!”

不知怎的,这一幕在几人看起来有些莫名惊悚。

“要过去吗?桥边藏着几个汉子,堵住了通完居民区的路。”艺高人胆大,希维尔撇撇嘴,浑然不惧。

“可以去看看,但要小心一些。”凯特琳接过话,眼前的一切明摆着就是一个陷阱,但偏偏她又是一个警察,最见不得这些坑人的阴险玩意。

她揉了揉发疼的嘴唇,露出了一抹看破的笑容。

今晚,她准备来一次钓鱼执法!

看看,是谁的鱼儿上钩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