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网游 > 我的海克斯心脏 > 第二百二十三章 赏金榜

赢8娱乐登录1442

 热门推荐:

比尔吉沃特的气候比皮尔特沃夫稍微暖和一点,妮蔻终于不用在冷风中冻得瑟瑟发抖了,但必要的掩护措施还是要做的,她这个外表太显眼了。

杰诺给妮蔻找来一张兜帽衫披上,就随着凯特琳前往鼠镇港区。(比尔吉沃特是整片海湾的名字,人群聚集的城镇叫作鼠镇。)

来时的路已经被凯特琳毫无遗漏的记在了脑海里,而且莎拉还给了凯特琳一份地图,所以几人并不担心走错路,迷失在这水上迷宫里。

说是逛逛,那就自然不会一刻不停的赶往码头,沿途的店铺里似乎有一种魔力,勾动着凯特琳想要一探究竟的天性。

几人面前是一间武器铺子,本就狭窄的空间里居然聚集着不少人,驻足观看。

这儿卖的最多就是鱼鳞状把手的弯刀,其他款式的武器新旧不一,且存货极少,因为这些东西都是从外地进口的或是别人卖给铺子的二手货。

前面也说了,比尔吉【147小说 marchagaygdl.com】沃特资源匮乏,矿产,木材这些基建材料统统奇缺无比,不得不依靠进口贸易,或是直接打劫商船,每一寸材料都会被充分利用,报废的船只都能拆下来建屋子。

石头屋、木屋、船屋、山洞等各式各样的建筑都能在这里看见,没来多久杰诺已经见怪不怪了,这里人口稠密房屋稀少,所以房地产业大有可为。

换句话说,在鼠镇拥有一座房子的人身价绝对不低。

两个路人的争吵声引起了杰诺的注意,他们正在为一把德玛西亚出品的弯刀争论不休。

每当蚀魂夜前夕,那些可以对付亡灵的物品就会受到哄抬抢购,而德玛西亚来的武器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那把刀被老板抓在手中,寒光冷冽,锋利无匹,做极了表面功夫。

但与德玛西亚钢打了不少交道的杰诺,只一眼就看出它不具有削弱魔法的能力,质地连次一级的炎阳钢都算不上,刀柄也没有达到德玛西亚的工艺水准,但是被黑心老板握在手中挡住了这个缺陷。

一把山寨货,也就只能骗骗那些慌了神的人。

杰诺并不打算揭穿老板,这把假货到了谁手中他也不关心,事实上买了这把刀的人也不一定敢用刀直面亡灵。

面对蚀魂夜,一般人的做法是老老实实躲在家中,在门板上挂着点燃的女王草驱赶亡灵,窗户上点着鲸粪制成的守夜烛,窗棂用长条木板钉得死死的,可以挡住弱小的亡灵破窗而入。

有趣的是,女王草从来都没有用,只是人们给自己的心里宽慰罢了。

最好的办法还是往高处住,那里黑雾漫不上去,只有一些强大的可以脱离黑雾存在的亡灵爬得上去,危险会小上许多。

所以那些住在高处的上流人士只需要躲在自己家中,向胡子女士祈祷着蚀魂夜饶过他们的性命就行了。

而那些屋不蔽体的穷苦人就没那么幸运了,每年的蚀魂夜都会收割掉不少穷人,既减轻了人口负担又提高了人均gdp。

这一套操作很像杰诺看过的某个电影,叫“人类清除计划”来着。

从这可以看得出钱在比尔吉沃特多么重要,穷人在这里大多活不过一年。

除了武器,钉锤和女王草也是武器铺子中的热卖商品,抵御蚀魂夜的工具在这里就能全部买齐,价格比平时贵上几番,但就是生意很好。

所以该说老板想得周道呢?还是说他想钱想疯了,在趁灾发财呢?

几人继续走着,路边灯红酒绿的风月场所吸引了杰诺的注意力,自打上辈子他就从来没有去过任何会所,心中自然是非常好奇。

奈何随行的都是女人,他根本没有机会进去看看技师们展示才艺,最后在凯特琳的眼神威胁之下,悻悻走开了。

“呵,男人。”*2

除了这些意外,那些售卖海怪产品的店铺也是非常火爆的。

高端的有香水或上千金海妖一瓶的魔法精粹,低端的也有海兽骨雕,鱼骨烟灰缸等……

死人最后来到了港区广场,赏金榜的所在地。

赏金榜是一块五米高的巨大告示牌,被两条金属立柱撑着,两条交尾的蛇形海兽铜刻背拱着木板,尾尖分别缠着两把交叉的弯刀,向两侧露出狰狞的獠牙,牙齿上挂着铁灯笼作为照明,里面的海兽油脂烧起来恶臭熏天。

而告示牌的顶端是四条粗壮纠结的金属触手,传闻这是蛇母的触手,它们共同托着一个金属球,寓意不明。

这里并没有什么人,杰诺几人走到稀稀拉拉的人群中,抬头仰望这个贼窟里最接近法律与秩序的东西。

赏金榜最好的位置上挂着五块木牌,上面写着的名字都是比尔吉沃特悬赏金额最高的恶人,按照每颗人头的赏金价格排序。

no.1普朗克

no.2老吹船长

no.3皮提尔哈克爵士

no.4乌鸦

no.5厄运小姐

莎拉是在最近才上榜的,对于莎拉榜上有名,几人都觉得很正常,许多人都在觊觎着她从普朗克那里继承的财产。

赏金榜的下面则是一堆写着任务内容与报酬金额的羊皮纸,用钉子或匕首钉在木板之上,完成任务之后便可在管理员那领取相应的报酬,其实就是一个接取与发布任务的平台。

任务内容千奇百怪,有寻仇杀人绑架的,有重金聘请顶级鱼叉手,也有求购十年陈酿的,这些还算正常。奇葩的也有一些,比如到xxx找一个叫xxx的女支女,和她打一炮,包嫖资,接取人限男性,年龄不限,必须患有某种性病。

这就是最硬核的白嫖,发布这种任务的人要么心里阴暗,要么就是被那个女人伤透了心。

而杰诺惊讶的是,这赏金榜居然百无禁忌,什么任务内容都能过审。

“每个人都能明码标价,我喜欢这样的人生价值定义方式。”希维尔仰头看着普朗克名字后头的巨额赏金,不由得伸出贪婪舌头舔了舔嘴唇。

不过对钱十分敏感的她很快就在上面发现了怪异。

“为什么第一名和第二名的赏金差距那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