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网游 > 我的海克斯心脏 > 第二百二十章 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始终不能有名字

赢8娱乐登录1442

 热门推荐:

“我的母亲是比尔吉沃特最优秀的枪匠,普朗克看上了她的手艺,但是刚正的母亲却觉得普朗克这种恶人不配用她做的枪,然后……”莎拉点到即止。

其实这些东西在外面就能通【147小说 marchagaygdl.com】过流传的风言风语了解一些,比如她那站在人群中一眼就能认出来的红色大波浪发型,有一种说法就是厄运小姐曾经的发色是金黄色的,后来母亲死亡时流出的鲜血将它让成了腥红的血色。

“真是抱歉,因为我的好奇心逼问了莎拉小姐许多不妥当的问题。”

凯特琳挽着头发低头致歉,她的帽子早已摘下,否则吃饭很不方便。

“没关系的,比尔吉沃特没有那么多规矩。”

在比尔吉沃特,亲情在相当一部分人心中都是十分漠然的存在。

这里有许多穷凶极恶的人,会为了几枚银蛇币把辛苦将他养育ChéngRén的老母老爹卖到麦格雷根的屠宰间,下场会怎么样这群人渣并不关心,他们只关心接下来要去哪间酒馆挥霍,会和怎样的舞女上床。

还有不少人在问候别人父母的同时,连自己父母也不放过。

“说起来,其实我的父母也是武器工匠,还真是有缘,如果莎拉船长当时没有经历那样的事情……”

凯特琳发现自己和莎拉一样,在成年之前,她们的父母都遇到了暴力犯罪**。

而区别就是,她的父母活了下来,莎拉的父母却死在了歹徒手下。

“这么巧?这一定是命运的安排,如果我没有经历那件事,我们或许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对吗?”莎拉问道。

她小时候可是住在皮尔特沃夫的,如果没有搬到比尔吉沃特,可能早就与凯特琳相识了。

“这句话我赞同。或许当闺蜜都可以了。”凯特琳笑了笑。

“闺蜜?”

“杰诺教我的,闺中密友,什么秘密都能分享的好朋友,一般指女性。”

本来蔚是很有机会跟凯特琳成为闺蜜的,但是都被金克斯搅黄了,一旦出了跟金克斯有关的案件,蔚总是表里不一的包庇她,气得凯特琳更年期都要提前了。

“那……”莎拉举起酒杯,含情脉脉的看向凯特琳:“干杯?”

“干杯!”凯特琳同样举杯,欠身伸向前。

三个杯子碰到了一起,多出来一个是杰诺的。

“你干嘛?”*2

两人声音非常默契,双胞胎一般同步的质问杰诺。

“我们两个女人之间的事情,你一个男人掺和进干什么?”莎拉有些无奈的笑笑。

“我来做个见证人!”杰诺高声说道。

“再说了,闺蜜也可以有男的啊。”他嘿嘿笑着,打消了两人疑虑。

“你可真皮,要当我闺蜜的话待会你可得陪我出去逛逛……是这样用的吧。”凯特琳想一睹赏金榜,学着杰诺的口癖笑骂,不过她还不是很清楚这个“皮”字的具体意思,是“顽皮”的皮,还是皮尔特沃夫的缩写?

“多大点事,待会再说。现在跟我一起,干杯!致闺蜜!”杰诺满面红光的答应了,一句话将达到顶峰的气氛瞬间引爆。

“致闺蜜!”*3

随着冰冷的液体一饮而尽,爽朗而嘹亮的笑声从九头响蛇里传来到比尔吉沃特的上空,不同于虚与委蛇的酒吧群聚或两面三刀的地头蛇会面,虽然莎拉想要和眼前几人相处的目的并不单纯,但在过程中她确实感受到了“交个朋友吧”的快乐,这是自从她活在复仇的阴影之后,就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感觉,久违的感受。

就这样,杰诺心知肚明的看着两个“心怀鬼胎”的女人在他面前“义结金兰”了。

莎拉他不是很熟,但不难猜出应该是想让凯特琳帮她铲除敌人;而凯特琳他就更了解了,虽然她很聪明,但是思维模式确十分好猜,她想通过莎拉这个统治阶级更深入了解比尔吉沃特。

两者都是各取所需,看起来暂时不算什么坏事,所以杰诺也就放任自流了。

希望不要变成塑料姐妹花就行。

正在专心致志吃蛋糕的妮蔻忽然抬起头来:“妮蔻好像错过什么有趣儿的东西惹。”

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桌子上刚好能凑齐三个。

希维尔仇视莎拉,与凯特琳关系还算融洽,毕竟一起经历了一场生死劫难。

而凯特琳又和莎拉组成了表面姐妹,到这儿关系就开始变得微妙起来,杰诺也说不清楚会发生什么,反正等着看戏就行了。

这让他想起了那个“一个宿舍四个女生建了十个微信群”的段子,所以……该说自己周围这些女人都是交际鬼才呢?还是说她们都是心机婊呢?

“话说,凯特琳和莎拉拉手手,希维尔怎么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杰诺透过翻腾的水汽看向桌对面的希维尔,只见她满脸通红如同夕阳一般,呆呆的低头看着碗,嘴里还在机械着咀嚼着食物,但是没有更进一步将食物吞下。再看了一眼她面前浮满红油的饭碗,他眉头紧锁,开始意识到不对劲。

喝多了?怎么脸这么红?

“希维尔?”杰诺试探了一句,但是对方没有回应。

杰诺心中一凛,从饭桌上起身绕了半圈来到希维尔身边,一把捏起她的下巴,众人也被他的举动吸引了,齐齐将目光停留在希维尔的脸上。

只见她嘴唇略微外翻,眼袋苍白浮肿,眼角膜充血,脸上长满了荨麻疹,神情恍惚毫不自知。

“这不是过敏了吗?怎么都不说话的啊!这么大个人了真是的……”

“好像……她喝醉了……”莎拉指了指桌子上几个空朗姆酒瓶,尴尬的笑着,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杰诺大概猜到原因了在几人吃东西的时候,希维尔独自一人喝了不少闷酒,杰诺又因为和她中间隔了一个热气腾腾的火锅,没怎么注意到。

然后她又在喝醉之后不知道吃了什么海鲜,引起过敏,因为醉了也没有感觉到身体的异样,所以才把自己吃成了这副样子。

对于那些深居沙漠的人来说,海鲜很可能是潜藏的过敏源。

看来海鲜有机会成为沙民的克星啊!

“看来我们的希维尔要提前退场了,我去帮她醒醒酒,你们继续吃吧,不用跟来,我一个人就够了。”

杰诺双手穿过希维尔的腋下,用肘弯把这个神志不清的女人拖行到外头,准备给她吹吹夜晚的海风。

动作十分不雅但没有办法,希维尔一身腱子肉,再加上铠甲,体重着实不轻。

还是这样拖着最方便,抱着或是扛起来的话杰诺怕被吐一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