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网游 > 我的海克斯心脏 > 第二百一十九章 杰诺教你吃火锅

赢8娱乐登录1442

 热门推荐:

莎拉夹起一片鱼肉细细咀嚼,火候正好,嘴上不停心里却是疑惑丛生。

“杰诺先生刚才频频皱眉,是有什么不满意吗?可以说出来让我好改进一下吗?”

莎拉饮下一口啤酒,眉头微蹙,终于还是忍不住问出来了。

“那我就不客气了,莎拉船长有没有准备勺子,让我把上面这一层东西舀出来。”

莎拉www.marchagaygdl.com循着杰诺的指头一看,汤上果然浮着一层熟肉渣滓。

原来这些不能吃的吗?

她之前还蘸着吃呢,心想都是肉,应该没什么分别吧。

“抱歉,我马上让人去准备。”

莎拉诚恳的道歉,但是杰诺的意见并不止于此。

“我的虾呢?再让人带个漏勺上来,不然东西倒进汤里都找不到了,放在漏勺里装着再烫的话就没有这么多烦恼了。”

“还有,你这火锅汤底也太单调了,没有土豆萝卜肉丸什么的么?只有鱼骨头也太清汤寡味了,鱼头煮烂了都没什么味道,加辣加辣加辣!”

“餐具也要换换,拿着铁夹子夹肉吃又烫手又难塞进嘴里,换成木筷子,就是两根长木棍,方便不烫手,不会用的话我来教你萌。”

“……”

杰诺一边滔滔不绝的说着,一边将烫好的虾放进几人的碗里,连雷文都照顾到了,看希维尔不会吃虾还不嫌麻烦帮她剥掉虾壳。几人边听边吃,不吃的话食物就要从堆满的碗里滚出来了。

饭局的主人俨然从莎拉转移到杰诺身上去了。

“抱歉抱歉,我马上就让人去准备,没想到杰诺先生这么懂吃,学到了学到了。”莎拉心中记下杰诺所说的,没想到自己弄巧成拙,反倒班门弄斧了。

“附议。”凯特琳也是在海滨城市长大的人,海鲜自然没少吃,但这种新奇的吃法还是第一次体验。

她记得上次请杰诺回家一起吃饭,要不是恰巧碰到了崔斯特两个强盗,也许就能先一步吃到火锅了。

而希维尔吃得面红耳赤,一句话也不说。

在把杰诺的要求满足之后,莎拉总算松了一口气,开始向其他人套近乎。

“听说凯特琳小姐是皮尔特沃夫的警察?”莎拉给凯特琳添上果汁,然后顺便问了一句。

刚才她从杰诺和凯特琳的对话中听出了对方的职业。

“不只是警察,人家还是一个警长呢。”杰诺百忙中抽空补充道。

“警察怎么了吗?”凯特琳知道自己的身份在比尔吉沃特会很遭仇视,毕竟这是罪犯的天堂,谁手里没沾着两条人命的,遇到她这种警察,自然是打心底里喜欢不起来,而且她的性格本来就不讨喜,这点凯特琳很有自知之明。

“没有什么其他的意思,我只是觉得,从某些方面上警察和赏金猎人……其实挺像的。”

莎拉眉眼含笑,凯特琳看不出她想要表达什么,但她知道莎拉之前就在当赏金猎人,这一点是从杰诺那儿听说的。

难不成……她想说她和自己是同行?

“警察是领着薪水打击罪犯,而赏金猎人嘛……也是拿着赏金办事,而能上赏金榜的基本不是什么好东西,所以从结果来看,这两种职业都是在惩奸除恶。”莎拉翘着二郎腿,看向凯特琳的眼中眼波流转。

果然要说这个吗?凯特琳嘴角翘起,说出了早就准备好的说辞。

“两者还是有很大区别的,皮尔特沃夫的警察是给公民办事的,是人民公仆;而赏金猎人,却是在恶人的手里拿钱,帮恶人对付另一个恶人,而且他们只会接取自己想要的任务,性质上是自私的。这样一比较,差距还是不小的。”

凯特琳不认为一个自私的赏金猎人会有正义的警察那般高尚,她绝不接受这样的说法。

对此莎拉并没否决,在全员恶人,没几个人手里干净的比尔吉沃特,赏金猎人确实是在为恶除恶。

“话虽如此,如果凯特琳小姐能将赏金榜的恶人全部抹除,那么在很大一部分上还是能维持比尔吉沃特杂乱的秩序的。恶有大小,罪有轻重,无法饶恕的无情抹除,可以饶恕的改过自新,若是你心中有正义的标杆,大可以挑选自己想要的任务去做,做得好了,自然也能在罪恶之都里清理出一条光明大道。”

对于刚才说出的话,其实莎拉自己也不太相信。

这其实是她刚来到比尔吉沃特时怀着的想法,那时候她还不谙世事,自以为普朗克就是世间最大的恶,帮自己父母报仇就是在惩奸除恶,惩恶扬善。

直到比尔吉沃特这个吃人的漩涡把她也拖进了水里,善与恶开始在她身上混沌不清,她的初心慢慢被改变,天真不再,除了给父母报仇的决心不变,她的一切,里里外外全都变了个样。

行事不再伟光正,阴谋诡计频出,绞尽脑汁的想要提升自己的实力,隐藏在暗处当一只隐忍的毒蛇,只为了给日渐松懈的海盗王致命一击。

而现在,她在凯特琳的身上看到了当初的自己。

“你聪明得要死,我说不过你。”凯特琳觉得她只是想让自己帮她对付敌人,在她来看,眼前这个女人其实就已经不算什么好人了。

不过,这么一说,她也被那个赏金榜勾起了兴趣。而且,眼前这个人也值得她深掘秘密。

“为什么莎拉小姐一个女人,能够成为比尔吉沃特最强大的船长呢?”

“这有什么的……你不也是一个警长吗?”莎拉转着酒杯说。

“黑帮斗争什么的,听起来就不太适合女人掺和。”

“我会接替普朗克的位置,是因为……因为普朗克把我的父母杀了,我必须向他复仇!”她忽然重重把酒杯砸在桌上,情绪有些失控。

“普朗克为什么要杀你父母?”凯特琳表情严肃,父母两个字永远是她最关注的的话题,而且一闻到犯罪的气息,她就有点控制不住自己,不顾自己频频说出冒犯的话,只想一究真相。

职业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