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网游 > 我的海克斯心脏 > 第二百一十二章 被玩弄的第一次

赢8娱乐登录1442

 热门推荐:

十字刃因高速自转而变成了一个刃轮,眨眼间飚射到一个正在游泳的海盗的颈背上。

后果也没有多严重,也就人头落地而已。

或许应该说是落水。

但十字刃并没有就此停下,与尸体一起沉入水中。

在一种奇异力量的牵引下,十字刃【147小说】划出一道致命的弧线,飞向第二个海盗,将其拦腰斩断,然后是最后的大个子,都是一击必杀。

杰诺观察到,三个海盗殒命的地点恰好都在一个弧圈上。

这并不是只靠神器本身的威能就能做到的,除了那种学不来的特殊发力技巧,更令人震惊的是她的预判能力。

需要综合三个海盗的游泳速度、十字刃的飞行速度、还有射出十字刃的角度等数值,才能精准的计算出斩杀弧线,而算出来和实际做出来又是两码事。

杰诺看得两眼发直,而对希维尔来说,这一招她已经熟练到信手拈来。

飞旋的刀刃向上画了一道弧线,到达最高点以后逐渐慢了下来,然后逆转了飞行的方向。

就在十字刃返回的途中,它冲向爬着绳梯的破腮帮子,没入脊背,将他钉在了船上。

做完这一切的希维尔一脸轻松写意,让杰诺感觉扔十字刃对她来说就跟打个水漂一样简单。

“这也在你的计算之中吗!希维尔?”杰诺手掌拍得啪啪响。

希维尔听到掌声,回头淡淡看了杰诺一眼,目光穿过甩动流泻的黑亮秀发间隙,微微眨了一下眼睛。

wink~

“有段时间没用这一招了,有些生疏,不然恰丽喀尔会自己会到我手上的。”感叹完后,她开始爬绳梯,要将十字刃取回手中。

这东西是她命中注定的武器,情人一般的存在,它不在手中希维尔就会感觉很不安。

杰诺继续鼓掌,不愧是黄鸡一脉的,装个逼都装得这么清新脱俗,富有王霸之气,原来是家族传统啊!

被堵在屋子里的凯特琳冷哼一声,被杰诺听得清清楚楚,让他感觉这声好像原本就是哼给他听的。

这是咋了?

同是射手被抢了风头吗?

这声冷哼是被抢了一波兵线的怪罪?

还是苦于没机会表现自己射术的不甘?

可能性很多,但是他怎么想也没料到问题出在自身,他觉得自己只要当好咸鱼喊666就行了。

随着希维尔拔出十字刃,破腮帮子的尸体掉下海中。

“上面可能还有人,让我先上去开路。”

杰诺提醒道,但是希维尔并不在意。

“我已经迫不及待想看看我的新船里装着什么值钱的东西了。”

她将十字刃背到身后,三下五除二的向上攀爬,但当她就快登船的时候,一只火枪抵在了她的头上。

“女人,你再说一遍?这是谁的船?”持枪的人怒道。

希维尔看清了他的长相,他一只眼睛盖着皮革眼罩,脑袋像颗卤蛋一般黑亮又油腻,嘴巴周围蓄着一圈杂草一般的胡须。

如果只是一直火枪瞄准她就罢了,旁边还有个黑黝黝的大汉,架着鱼叉枪瞄准了她,她有把握躲掉子弹,却拿那劲道奇大的鱼叉没办法。

她只是一个**凡胎,不像杰诺那样有魔法护体,可以当一个铁头娃。

“你是谁?”希维尔一动不动的说道,没有表现出任何想要动手的动作。

“也就只有不认识老子的外乡人才敢打劫老子的船!”那人用力拍了一下木质船沿,发出巨大的响声,想让自己威名在希维尔的脑中,也这般入木三分:“温加拉尔,港王帮的老大!”

“噢~我需要先征求你的同意才能接受这艘船吗?”希维尔嘲弄的笑了。

笑容中带着些有恃无恐的意味。

加拉尔更加愤怒了,握着火枪的手指都以为用力而发白,但他并没开枪。

希维尔就知道会这样。

她从加拉尔眼中看见贪婪,作为一个佣兵,她对这种眼神很熟悉,她杀过的有不少人在看见水源或者财宝时都会在不经意间露出这种眼神。

对方好像是看上了自己的武器?

怕把自己杀死后武器会掉下去?

或者是舍不得杀一个沙漠美人?

就在希维尔和加拉尔对峙的时候,杰诺不淡定了。

adc不听劝非要脸探草丛,被人抓了个正着!怎么办?急求!在线等!

从他的角度上,只能隐约看见有火器瞄准了希维尔,然后她就僵在了楼梯上一动不动了。

“凯特琳,你能帮她解围吗?”

希维尔俨然变成了人质,这种情况下最好请狙击手来解决,恰好他身边就有一位。

“怎么解围?”凯特琳站在门口向上望,没看见海盗,走到甲板上也依然看不见,他们这艘渔船是在太矮了,被船沿的木板扶手当得严严实实。

“让子弹透过木板击中海盗。”

“你在开什么玩笑?这艘船是用杨木做的,硬度很强,厚度在这里又看不见,万一打不穿怎么办?”

要是海克斯科技狙击步枪的子弹打不穿木板的话,就等于提醒了敌人,那时候他们说不定受到惊吓就会对着希维尔痛下杀手了。

面对凯特琳的质疑,杰诺向她伸出了手:“把枪给我,赶紧的。”

“这不是换一个人开枪就能解决的!”

“我临时给你改造一下,增加杀伤力。快点啦!”

“喔,是这样啊。”凯特琳红着脸抿着嘴唇交出了步枪。

她的大枪也不是第一次给杰诺把玩了,制作超电磁手炮的时候他就跑过来要枪参考参考构造。凯特琳本来不想给的,拿着这把生日礼物她就感觉自己还是二十五岁,还活在那年生日,而不是什么奔三的大龄美少女。

但是想到这好像是杰诺第一次主动找她,一咬牙一狠心就借给杰诺玩弄了。

不出所料,这枪就像一个脱得一干二净的女孩,被杰诺摸遍了全身上下每一个角落,包括最隐秘的地方,然后这个男人吃干抹净,什么伴随一生的痕迹也没有留下步枪被拆得七零八落,又被重新组装,杰诺没有改动它。

所以杰诺对她的武器几乎是了如指掌,没有任何秘密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