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网游 > 我的海克斯心脏 > 第二百零七章 铁骨铮铮崔斯特 一双皮靴可卖基

赢8娱乐登录1442

 热门推荐:

“去了,满屋子的金海妖币,乱七八糟的堆在角落,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

崔斯特在寒冷中瑟瑟发抖,言语因刺骨的寒意而中断了不少次,显得断断续续的。

格雷福斯给他点了一个雪茄,但他并不喜欢,然后杰诺在角落里找到一个湿透了的火盆,淋上燃油,虽然气味难闻了点,但是总算烧起来了。

一群落汤鸡围坐在火盆旁边,听着崔斯特继续说下去。

“在海水里的时候你没有被电流击中吗?那群琢珥都电晕了,你怎么看起来一点事也没有?”

凯特琳坐在杰诺的左手边,拿着他临时制作的简陋吹风筒吹头发,湿重的长发要是不好好吹干的话,很容易着凉的。

暖风撩人,杰诺右手边的希维尔向凯特琳投以羡慕的眼神,不过怎么觉得这眼神之中带着那么一丝寒意,是针对自己而来的。

“施法者对魔法有着天生的抗性,我在海里被电晕了,然后醒来就发现自己漂到了船长室门口。”

崔斯特无所谓的耸耸肩,好像一早就知道事情会按照他的计划方向发展那样。

他的身上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气运加身。

例如在焰浪之潮中,他和格雷福斯被普朗克绑在一门退役的大炮上推下了海,险象环生之后看见那个夺走他帽子的大副,已经在塞壬号的炮火中变成了一具尸体,好巧不巧这具尸体带着帽子又飘到了他的面前,给他还帽子来了。

另外,运气好也表现在其他方面上,不仅是失物自动寻回,还有出门就能捡到钱什么的。

这种邪门的运气让不少与崔斯特作对的人都死于非命,格雷福斯也学聪明了,尽量少去做崔斯特不喜欢的事情,如果非要找崔斯特麻烦,得下确认一下自己命格够不够硬。

外面的雨渐渐停歇了,只剩下发动机的轰鸣声。

“那你见到名单了吗?”

希维尔听完杰诺说了派克的故事,第一时间不是对这个被抛弃的家伙产生怜悯,也不是对他借着复仇名义的滥杀无辜感到愤怒。

她是利已主义者,非常现实的一个人,故事要表达的情感她并不在意,反而是写谁谁死的死亡名单让她更感兴趣。

“进到船长室里,虽然里面还是充满了海水,但我发现我能呼吸了。然后我看见了名单,名单是一张很长的羊皮纸,被戳出了不少个刀口,上面写着密密麻麻几百个名字,已经远远超出一艘猎海船所能容纳人数的数倍,都被血红的墨水划掉了,然后我就看见了格雷福斯的名字。”

说到名单的时候,崔斯特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在上面可是认识不少人,他们大多都是一些做海怪买卖的。

崔斯特这身体面的服饰可有不少是用海怪皮鞣制而成,他怎么能不慌。

“鲜血一样的墨水?桌子上没有,我要去哪儿找?派克可能用的是死者的鲜血。正当我准备自己放点血当墨水的时候,格雷福斯的名字自动销掉了,我当时还以为格雷福斯死了!”

没时间给他悲伤,崔斯特知道派克马上就要回来,于是使用了魔法定位黑桃一传送回来。

“你就这么两手空空的回来了?”

希维尔挑着眉毛,满脸不相信的表情。

她可是有不少名字想要写在上面,让派克帮她解决,就是不知道派克能不能到沙漠里活动。

至于泽拉斯她就不作妄想了,她也知道派克完全不是泽拉斯的对手。

崔斯特皱眉看向兴致盎然的希维尔,知道瞒不下去只好老实交代:

“将名单带回来我怕引起派克的追杀,所以只来得及写上几个名字。放心,都是我的一些仇家,船上的人并没有在内。”

对于崔斯特的解释,希维尔感觉颇有一丝遗憾,不过其余人更多的是感到庆幸,终于摆脱了这个水鬼。

“然后,接下来是格雷福斯为什么会出现在名单上,这好像是你造成的。”

“对啊,你特么在我坐牢的时候都干了些蠢事!”格雷福斯用力一拍大腿,把崔斯特痛得嗷嗷叫。

他缓了缓,在格雷福斯的怒目下开始回忆。

事情要从几个月前说起,崔斯特听说有猎海船捕到了一条海龙兽,刚拖到屠宰码头,准备肢解拍卖。

www.marchagaygdl.com 海龙兽传说是元素巨龙的亚种海兽,数量稀少,现在更是到了濒临灭绝的地步。

它凶猛无匹,寻常船只被它粗壮有力的蛇身缠绕着一绞就碎成了两半,捕猎实属不易,用它的皮做成的皮革制品价格昂贵,乃是最顶级的奢侈品,受到富人的强烈追评。

崔斯特给自己花钱时从来不吝啬,特别是在购置衣物的时候,他身上的行头都可以在刻骨海岸买下一个码头了。

于是他散尽千金给自己定制了一双海龙皮靴,是这个世界上第三双海龙皮鞣制的皮靴,穿在身上倍儿体面。

没错,崔斯特就是这么一个极尽奢华的闷骚汉子。

花天酒地了一段时日,崔斯特收到通知去码头市场取货。

在那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崔斯特如愿入手了这双皮靴,心情激荡堪比某些摸到了心爱aj球鞋的哥们,在摸到爱鞋的瞬间下面就洪水泛滥了。

市场的路面堆满了烂肉和血水,兀自散发着FǔBài的腥臭味,这些是肢解海怪留下的痕迹,长年累月的堆积下已经和码头融为一体,不分彼此。

崔斯特自然不喜欢新皮靴这就被弄脏,但又想马上穿上它,好好体验一下把金币踩在脚下美妙绝伦的感受。

这好办,一个传送魔法就能搞定。

就在他准备魔法的时候,一个阴沉沉的声音在黑暗中突然冒了出来,不停地逼问他的名字。

他知道这是派克找上门了。

情急之下,他就把格雷福斯的名字报了出去,反正那时候他还在坐牢,离比尔吉沃特远着呢,他知道派克只在比尔吉沃特活动,不可能大老远跑去杀他。

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派克便没有再找过他。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远方的“保险柜”大监狱,正在上演一场格雷福斯的救赎。

格雷福斯逃狱了!

已命运之名,前来找崔斯特复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