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网游 > 我的海克斯心脏 > 第二百零四章 这泡澡水烫嘴

赢8娱乐登录1442

 热门推荐:

杰诺游到漏水的船舷处,撒了一把种子,狂野生长的藤蔓编织成一个补丁,将破洞盖得严严实实。

正当他想要回到船上时,头顶忽然发生了骚乱,紧接着就是重物落水声。

当他抬起头时,血液染红了海水,一具尸体跌进他的视界,格雷福斯睁大着眼睛,死不瞑目,一道剖开腹部在杰诺的伤口眼前漂过,随着他一起沉入深海。

极速的水流搅乱了血水,一道鬼影掠过船舷,钻入深藏海底的血盆大口中,销声匿迹。

杰诺爬上了渔船,凯特琳与希维尔阴沉,被亲眼目睹的死亡蒙上了面纱。

“格雷福斯死了……”凯特琳叹道。

身为警察的她,看见一个江洋大盗惨死在自己面前,竟然生出了一种兔死狐悲的伤感。

“我看到他的尸体了,派克只想杀他。”

“派克走了吗?”希维尔已经从溺水窒息的虚脱中恢复,过来扶着杰诺爬上甲板。

“应该走了吧。”杰诺砸吧一下舌头,没有感觉到嘴巴里有异样。

气氛有些奇怪,两人注意力从格雷福斯死亡的伤感转移到对杰诺异样的探查中。

“你怎么了?感觉不舒服吗?”凯特琳问。

“湿漉漉的怎么会舒服?我现在只想睡觉。”他抖了抖衣服上的水珠,最后还是决定直接脱掉上衣。

“你居然还睡得着,你以为你是妮蔻吗?”凯特琳惊异万分,凌厉的眉尾微微上挑,露出不满的神色。

“怎么就睡不着了,我现在很困。”杰诺终于打了个哈欠。

“你怎么一点表情也没有?这可是死了一个人啊!虽说本来就不是一路人,可至少我们还知道这个人的名字。”

凯特琳把手按上杰诺的额头:“没有发烧,我记得你不是这么冷血的人啊!”

“你才烧坏脑子了。”

杰诺一把拍开凯特琳的手【147小说】,生无可恋的躺上甲板。

但是杰诺越是这样,凯特琳的好奇心就越大。

“不许睡!要睡也不是在下着雨的甲板上。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了?”

她将杰诺的刘海抹到头上,又用指头撑开他的眼皮,让其与自己强制对视,紫色的发瀑将他的夜空遮蔽得严严实实。

“你就那么想知道吗?”看着她深邃的眼眸,杰诺颇为无奈的回答。

“只是有那么一点点好奇吧……”凯特琳勉为其难的点点,殊不知刚才已经把自己的态度完全暴露了出去。

“好吧,想听就靠近点,这事情不能让派克听到。”杰诺一脸神秘的样子也将希维尔的兴致提起,她凑了过来,和凯特琳一起侧着耳朵倾听,她们垂下的头发将杰诺裹得严严实实。

“其实,格雷福斯并没有死!”

第一句话刚说完,两个女人同时瞪大了眼睛,凯特琳更是差点惊呼出声,忙用手掌捂住了嘴巴。

“怎么可能?难道你还会起死回生?”凯特琳不可置信的说着。

她们两个都是目击证人,亲眼目睹了格雷福斯在甲板躺着时,一把匕首突然从他身下刺了出来,直接捅了个对穿,一划拉,开膛破肚的,然后派克就诡异的从甲板浮起,一路将尸体踢下海。

而那时候杰诺正在海里修船,让派克打了个措手不及。

但是希维尔却是徒然沉默了,她见过起死回生,而且还是在自己身上发生的,联想到杰诺与自己的莫名联系,好像也并非不可能。

她看见了杰诺往格雷福斯伤口上吐口水,现在想起来他好像也对自己做过同样的事情,她开始产生一种误解杰诺的唾液能治愈伤口!说不定还能救命!

要不要找他拿一些?咳咳,这种事情要怎么开口……

“我不会复活别人,格雷福斯从一开始就没死,别不信,我给你们表演大变活人,先扶我起来!”

两人一左一右扶起了杰诺,希维尔是直接单手用臂弯提着他的腋窝,而凯特琳就温柔一些,双手抱着胳膊将他扶起,然后三人滴着水珠进了屋子。

掀开帘子,妮蔻在傻乎乎的裹着电热毯发呆,而旁边的地板上躺着一个半死不活的男人,不是格雷福斯是谁?

他的大腿和后腰各有一处触目惊心的穿刺伤,但那道大得足以塞进整个脑袋的腹部致命刀口已经消失不见,仿佛从未有过。

“格雷福斯没死?那刚才掉下海的是谁?”凯特琳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并没有看错。

“是妮蔻模仿格我造出的分身。”格雷福斯重重吐出了一口浊气,既然杰诺进来了,那就代表他的劫难已经过去了。

妮蔻不仅把自己变成别人的样貌,必要时还可以短暂制造出一个魔力分身,与本体别无二致,肉眼难以分辨。

于是杰诺让妮蔻格雷福斯将计就计,故意送派克一个人头,刚才被踢下海的就是妮蔻创造出来的分身,他们成功瞒天过海。

只不过妮蔻可就遭罪了,用完能力之后烁玛受损,陷入失神状态,呆呆傻傻的,失去了往日的灵性。

杰诺有办法恢复,不过得看希维尔配不配合。

见格雷福斯自己都说话了,现在凯特琳不信也得信。

“让我缓一缓,我现在很头疼。”凯特琳揉着太阳穴找了个角落坐下静静思考人生。

怎么一离开皮尔特沃夫,各种超自然**就层出不穷呢?

不对,就连皮尔特沃夫也开始超自然了。

“希维尔,我需要你帮个忙?”杰诺忽然神色凝重转入正题。

“帮什么?我可没钱借你。”希维尔微笑以对,她觉得自己真是运气爆棚,想要什么就来什么,这下杰诺有求于她,她就能找杰诺要那些可以救命的口呃……液体。

“把你水囊里的泡澡水倒给我一些,我得用它帮助妮蔻恢复状态。”

杰诺说着说着忽然收声,像是被烫到了嘴巴。

只不过希维尔已经听见了。

“你刚才说什么?泡澡水?”希维尔脸色煞白,愠怒反问。

“不,我说的是生命之泉。”杰诺狡辩道。

“你确定?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希维尔咄咄逼人,比你家媳妇儿逼问你的私房钱都藏在哪儿时还凶。

“我刚才说的是瓶装水,是你听错了。”他已经把泡澡水三个字说顺嘴了,刚脱口而出时他就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但是局势已经无法挽回。

“还狡辩!我听见你说了泡澡水!不说清楚就别想找我帮忙了。”

她冷哼一声,转头就要走出小屋,看这架势是要把水囊里的生命之泉全部倒入大海,吓得杰诺赶紧拽住了她的手臂。

“不是,希维尔!你别走!这就一艘小渔船,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你又不会游泳,还能去哪儿?”看着希维尔要杀人般失去了高光的眼神,杰诺终于老实了,脸巴巴的说道:“好吧,别生气……你听我解释!”

杰诺从未有一天会觉得这样,这泡澡水怎地如此烫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