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网游 > 我的海克斯心脏 > 第一百九十一章 转移

赢8娱乐登录1442

 热门推荐:

在目睹了塔莉垭和内瑟斯钻进隧道之后,希维尔终于松了一口气,扶着伤腰在甲板上坐了下来。

“这艘船要开去哪?”她问。

“不法之地,比尔吉沃特,发财的好地方。”格雷福斯热情的介绍他的家乡,仿佛眼前坐的不是一个女人,而是一堆金山。

“从沙海跑到真的海里,如果换是在平时,我会很乐意去的,但是现在……”希维尔仰头看向天空,秀丽的黑发在甲板上,她揉了揉眼睛,但是滚烫的眉间始终无法舒展开。

“嘿嘿,上了这条贼船就别想下去了,要来一根雪茄镇痛吗?”格雷福斯递给希维尔一只雪茄,但是对方只是闻了闻就拒绝了。

“我闻到了巴巴扬泡香料的味道,看来这雪茄挺奢侈的。”

希维尔作为佣兵,却从来不抽烟,因为她知道在沙漠里要想活得久,就不要碰这些伤肺的东西。

“你的武器看起来很炫酷,我能摸一摸吗?”

锋利的金色十字刃中间镶嵌着一颗翠绿色的宝石,插在熟皮的刀鞘内,露出的部分崭新无比,格雷福斯套那么多近乎就是想摸一摸这把武器。

比尔吉沃特资源匮乏,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无论是皮尔特沃夫的海克斯科技或者是德玛西亚的冷兵器,在这个地方都会变得非常吃香,久而久之就演变出“进口的东西就是好”的固化观念。

“行啊,如果你不想要手的话大可一试。”希维尔抓紧十字刃冷冷说道,翻脸就跟翻书一样快。

“切,碰一下都不行,那么小气。”格雷福斯吃瘪,歪着嘴巴小声逼逼。

希维尔笑了,她的武【147小说】器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挥动起来的,再者,作为一名刀尖上讨生活的佣兵,她很清楚把武器交给别人是多么愚蠢的事情。

多数时候,女人和武器是一体。

崔斯特任由希维尔躺在甲板上,回到席子上懒散的躺下。

杰诺看她对自己的伤口不怎么在意,也就省下了过去帮忙包扎的心思。

“杰诺,那只疯狂的野兽会死吗?”凯特琳凑到杰诺身边,小声问道。

飞升者的强大在短暂的交手时给她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她忽然很担心这种东西要是跑到皮尔特沃夫,会掀起怎样的腥风血雨。

“我想应该不会吧,他在地下饿了上千年都没有死。”

杰诺话刚说完,石坟就忽然炸开,一只布满鳞片的利爪从中伸出,随后恐怖的怪兽跳了出来。

他马上就看见了已经被钢铁阀门封闭的隧道口,怒火攻心,于是疯狂攻击着周围淹没到腰的海水,炸起一阵阵浪花。

“内瑟斯,你不会永远从我的手心里逃脱的。”海浪拍进岩洞,水位越来越高,雷克顿愤怒的咆哮震破天穹,海水都为他的不甘而沸腾。

凯特琳被吓了一跳,心有余悸的抓住了杰诺的手臂:“那……那他会被淹死吗?”

“我还没见过鳄鱼会被淹死。”沉闷的气氛突然被破坏,杰诺忍不住笑了一下,伸手扶正了凯特琳被震歪的圆顶帽。

凯特琳也意识到自己慌乱之下问了个傻问题,她眼睛闪躲之际,发现杰诺时不时就盯着希维尔裸露在外的小蛮腰看。

但随着杰诺偷看次数越来越多,她发现杰诺看的不是对方的腰,而是对方腰间的水囊,似乎在确认什么。

放下了那些小心思后,凯特琳用手把表情搓成一脸正经的样子,随着杰诺进入了舱内。

渔船正在渐渐驶离皮尔特沃夫,向比尔吉沃特靠近,杰诺心中感慨万千,不知道前方是怎样的挑战在等待着他?希维尔的突然加入又会造成什么样影响?

……

在受到杰诺的讯息后,卡密尔立刻组织一批卫兵,全城搜索安装了海克斯增强体器官的人,将他们往祖安转移。

但是一个大难题摆在了她面前。

通往祖安的的唯一通道尖啸升降机并没有在边境市场站停留,等了一会儿也不见它升上来。

卡密尔很快就猜到了这是升降机发动机内水晶失效导致的停运。

她需要回庄园取出一颗能量充沛的水晶来更换,虽然要不了多久时间,但那些被泽拉斯危及生命的人怕是没有多少时间等待了。

她回头看了一眼聚集在边境市场里的人群,祖安峡谷涌上来的灰霾掩盖住他们的踪迹,不至于被泽拉斯当场发现。

需要转移的人不少,密密麻麻站满了一条街,没有四五趟尖啸是载不完的,如果到时候人们为了活命开始争先恐后的需要挤进第一班尖啸中,势必会发生争吵乃至暴力冲突。

这些冲突放在平时她可以**。

但是现在,那个阴冷而耀眼的能量体就悬浮在皮尔特沃夫的正上空,一动不动宛如沉睡。

如果人们的冲突引起了它的注意,很难说它会放仍人们从它眼皮子底下逃到地下,比较消灭他们对那个能量体来说也只是举手之劳而已,并不用花多少大功夫。

换做是自己,卡密尔也不会轻易放过这群漏网之鱼。

必须被开辟另一条逃生之路!

卡密尔心中缜密思索着,忽然记起了杰诺档案中记录的完成任务的经过。

她的眼睛能量涌动,蓝色的目光洞穿灰霾投射在科技魔法学院的塔楼上,似乎在确认着什么。

不消多久,她心中打定了主意,对着身旁待命的卫兵命令道:“去吉尔帕拉家族的集团实验室里找杰斯,让他把折叠云梯带来,架在峡谷桥与塔楼之间。告诉他,这是征用!”

“是!密探大人。”卡密尔的对外身份是菲罗斯的密探头子。

当吩咐完卫兵之后,她变运起钩索,飞檐走壁抄近路返回庄园,隐蔽性也不管了,毫不在意泽拉斯会不会发现她。

好在,对方正在维持一种神秘的仪式,对周围的感知大大降低了,完全没有注意到她。

这种状况无疑是件好事,会利于接下来转移行动的展开。

“她和我是同类么?”

人群中,一个拥有着卡密尔同款美瞳的机械少女,抱着铜球看着她从头上飞过,机械质感的眼中流露出了人性化的好奇。

胸腔内的海克斯核心颤动不已,她对着铜球自言自语道:

“魔偶,奥莉安娜说,我们现在在一场浩劫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