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网游 > 我的海克斯心脏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失效的黄牌

赢8娱乐登录1442

 热门推荐:

“海克斯你不要诬陷人家啊!凯特琳这么一个敬业的人民警察,脑子里怎么会想这种东西。”

杰诺印象中的凯特琳坚决果断、老练机智、凶猛睿智,带着强烈的正义感,对法律绝对忠诚!

是一名耐心的猎人!

海克斯的描述和他的印象反差是在是太大了。

绝对不可信!

“那你为什么答应?难道不是对人家有意思?”海克斯表示它就是杰诺肚子里的蛔虫,杰诺喜欢什么口味别人不知道,它还能不知道吗?

“最近不是在研究反泽拉斯武器吗?刚好人家爸妈是武器专家,说不定能给我找找研究方向。”

海克斯不吭声了,免得再说下去惹人讨厌,有些事情不宜说破。

杰诺看了看店里的时钟,还差半个钟头,当即提议:“时间不早了,我们现在去你家吧。”

凯特琳从奇怪的幻想中被拉回现实,一口饮下凉掉的咖啡,然后起身带路。

现在看来,一切都在按照金克斯的计划进行。

但是……此时城南出现了一个棕色皮肤的女人,带着一个三米高盖在罩衫下的铁塔壮汉和一名恕瑞玛少女。

以及……数名不速之客。

……

凯特琳家的武器工坊和奥莉安娜家的差不多,都是家庭小作坊,提供高品质的高端产品和周道的私人服务。

她一路低着头走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连工坊里的异常都没发现。

有些不习惯的逃出钥匙打开平日里没有上锁的大门,凯特琳打开门还未看清里面的状况,迎面就飞来两张金灿灿的纸牌,光芒夺目。

一张飞向她,一支张向她身后的杰诺。

杰诺从嘴角泛起的酸败牛奶味道,提前感知到了魔法陷阱的存在,在凯特琳开门的刹那,他右臂一把将凯特琳揽入怀中,左手抓向拿带着魔法气息的不明飞行物。

叮儿~

一张纸牌被他攥住,另一张则以一种预料之外的弧度,没入的他的眉心。

纸牌就此消失不见,但……什么都没有发生。

“糟了,父亲母亲有危险!”凯特琳挣脱杰诺的怀抱,架好步枪准备强闯,但被杰诺拉住了胳膊。

“别冒险,对方有大威力枪械,你的武器在工坊这种狭小空间施展不开,而且对方最少有两个人。”

杰诺并不知道此时的比尔吉沃特已经经历了焰浪之潮**,海盗王“陨落”,女帝上位,也不知道里面的枪匪是丢了枪的枪匪。

按照正常的航线速度,这个消息会在两天之内由菲罗斯的情报人员告知他,但是有一些人喜欢用魔法赶路,所以比他们的情报人员快了一些。

“你怎么知道的?”凯特琳开始冷静下来。

当遭遇战斗,那副勇猛果决的气质又出现在她身上。

日光照在瞄准镜上,向官方内折射出一处光斑,引起的匪徒www.marchagaygdl.com们的警觉。

一个烟雾弹撞在墙壁上滚进走廊,因喷气不停旋转着,首尾两部分喷出大量呛人的浓烟。

“想封烟?”

杰诺早有预料,趁烟雾还没有弥漫开,两步向前一脚把烟雾弹踢进工坊。

烟雾弥漫开来,从天花板滚到窗户外,不久就从工坊中传来此起彼伏的剧烈咳嗽声。

“做的不错,但是我父母还在里面呢,你也不怕呛到他们!”虽然杰诺的反应很迅速,但还是挨了凯特琳一记白眼。

“抱歉抱歉……”杰诺连忙道歉。

看着满屋子的浓烟,她捏着鼻子靠着门框,细细倾听。

“里面就两个匪徒,你掩护我,趁现在我们突进去。”

靠着咳嗽声的细微差别,凯特琳辨认出了工坊里的人数,一共四人,除去她父母剩下两个就是匪徒。

杰诺点头,开着护甲率先冲了进去。

浓烟中,他感觉自己被人用拳头偷袭了。

杰诺几乎没有什么感觉,但是那个人的拳头一定肿了。

然后杰诺追着他的脚步声靠了过去,一拳捶到他的脊椎骨上,直接把他揍趴在地。

那人似乎会一些格斗技,招招狠辣,但面对杰诺这个硬骨头,全无施展的空间。

打人也疼,挨打更疼,最终不再反抗,任由杰诺擒住压在地上动弹不得。

烟雾慢慢散去,房屋中的几道身影的身份逐渐揭开。

凯特琳的母亲被人捆住放在角落,嘴巴上贴着胶布,喊不出声;父亲则被捂住嘴巴,身后站着一个戴着帽子的男人,一把比尔吉沃特弯刀架在人质的喉咙上;而他身前数米处,凯特琳眉头深深皱起,架着狙击步枪瞄准着帽子男;而被杰诺制服压在身下的,是一个络腮胡大汉。

什么情况!

杰诺还以为自己追着打的是崔斯特。是格雷福斯的话,他为什么不开枪反击,要用拳头?

“崔斯特,你不是说不会有警察来的吗!”身下的格雷福斯质问了一句,杰诺见他双手都流血了还不老实,又给了他一记腹拳,疼得他直吐酸水,话都说不出来。

“这不能怪我,我们跑到警察家里来了!”崔斯特将凯特琳的眉眼和中年夫妇俩对照一下,当即就发现了行动泄密的原因。

该死,这才过几天?就又被女人坑了!

但让他失去了从容不迫神色的不是这个手持海克斯武器的漂亮女警察,而是一旁把格雷福斯压得死死的,还对着自己虎视眈眈的男青年。

他已经从大衣下掏出一把手炮,抵在格雷福斯的后脑勺上。

这个人是谁?自己的卡牌魔法居然对他无效!

虽然自己能逃走,但是格雷福斯怎么办?如果再丢下他,那两个人刚刚重归于好的友谊就会再次破裂,并且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如果想要救格雷福斯,就必须面对那个青年,而自己不靠魔法与青年硬碰硬的话,胜率渺茫。

好在,他还有几张底牌。

“点子背!居然来了这么棘手的人物。”崔斯特紧了紧手中的弯刀,做出了抹喉的动作吓唬对方。

凯特琳果然被惊到了,连忙挪开枪口开口阻止,眉眼间带着浓浓的担忧。

“别冲动!别杀人!你们需要什么我都可以满足你们,请别伤害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