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网游 > 我的海克斯心脏 > 第一百七十四章 终局(2/2)

赢8娱乐登录1442

 热门推荐:

杰诺做好了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疼痛,然后再次接管了虚空猎手的身体。

被撑裂的痛感从腹部传来,就像异型幼体破体而出,实际上虚空生物只是疼痛的耐受力很高,对疼痛的反应并不迟钝。

目之所及,是一层封闭狭小的虚空壁障,这不是真正的虚空位面,而是独立与两个世界夹缝中的独立空间。

卡兹克:“人类……是你入侵了我们的身体!你就不怕被虚空吞噬意识吗?”

雷恩加尔:“卡兹克,都怪你乱吃东西,我们才会被人趁虚而入。”

“吵死了!”两个声音在杰诺的脑海中吵闹着,空间茧中巨兽发出了一声愤怒的咆哮。

“我这就送你们回归虚空。”杰诺对疼痛的忍耐就要到达极限,他现在要立刻终结这份痛苦。

触须上放出汹涌的紫色电流,打在空间壁障之上,立刻打通了通往物质位面的通道。

杰诺操控着巨大的身躯,将狰狞的头颅探出通道,然后笨拙的控制着触须停止放出可以打开壁障的电弧。

这毕竟不是他的身体,操控起来违和感满满。

见到杰诺要关闭空间壁障将自己的脑袋从身体上分离,两股意志同时暴走了,与杰诺争夺着身体的控制权,咆哮与尖啸同步发出,虽然差别很大,但是表达的其实都是同一个意思“休想杀死我!”

触须上放射出的紫色电弧明灭不定,而通道也如同呼吸一般一开一合的扩大与缩小。

魔音灌耳经久不息,杰诺的魔力快速的消耗着,再这样下去他就会因为无力维持魔法而失去这具身体的操控权,如果让这个拥有卡兹克进化特质的狮子狗逃跑了,一路上胡吃海塞,到那时杰诺可能就要面对一个奥特曼了。

所以杰诺必须趁这个最好的时机将它杀死在【147小说 更新快】这里!

他将全部心神都放在控制虚空猎手的身体上,现在只要他稍微分身去操控本体,都有可能导致在操控权的争夺中落败。

等待藤蔓将虚空猎手撑爆不太现实,杰诺将目光放在了虚空猎手的身体上。

自残!

如何自残才会获得最大效益?

他趁着它们不注意,抬起独臂狠狠戳向脑袋,但是动作做了一半就被拦截了下来,杰诺只恨这爪子为什么不多长个一米。

“聪明的生物,如果我将你吃掉能不能学会如何去死?”怪物们的意志逐渐稳住了局势,开始不断威胁嘲讽杰诺,如同古神在他耳边叨叨逼逼个不停,想要借此让他分神发疯,一举夺回控制权。

虽然所有的精神攻击都被杰诺免疫了,没什么卵用,但是怪兽的语言攻击还是让他不胜其烦。

争斗还在继续,杰诺通过虚空猎手拥有夜视功能的右眼,看见了空间通道外那一条断裂的炼金台灯,当即心中有了主意。

期间他又尝试了几次挥爪自残,撞墙,切腹自尽等死法,与怪物斗智斗勇。反正不是它的身体,怎么头铁怎么来,在如何作死这方面上,杰诺是个狠人。

成功将怪物的大部分注意力全都集中爪子和触须上,杰诺终于发动的最后的杀招。

重新开启通道,杰诺将头颅伸了出去,怪物的意志立刻反击,掌控触须扩大通道。

轰!

它没想到的是,肩甲上的骨刺突然爆开,暴虐的紫电湮灭了附近的一切物质,无论是血肉还是肩甲,甚至包括被怪物视如命根的节状触须,也被爆炸波及,断裂无数。

跃动的电弧消失了大半。

撑开通道的虚空之力后继无力,空间壁障迅速弥合,在这无上的伟力如同一颗关键的砝码砸下,胜利的天平终于压向了杰诺这边。

他赢得了他的战利品一颗大好头颅,大颚一张一合,好像撕咬着空气,不知是生气还是困惑。

它再也回答不出来了。

“拜你所赐,我把断头的滋味体会了一遍。”

杰诺揉着脖子恨恨说道,他想一枪蹦碎了这个脑袋,但是又怕被脑浆溅了一身。

人啊,一旦处于绝对安全的时候,就有心情开始瞎讲究。

杰诺看着这颗无力还手的脑袋确实是无力还手,因为它没有手了。

那颗紫色眼睛还在用恶毒的视线看着自己,在脑袋迷迷糊糊的状态下,让他产生了仿佛被深渊凝视的错觉。

“活不成了也要恶心我一下吗?”

杰诺从种子中挤出一点生命之泉,用来醒醒因为承受过多痛苦而昏沉的脑袋,然后蹲下身子用手炮抵住怪物的头颅。

科技魔法学院再次亮起白光,宣告了怪物的生命线终于走向了终结。

接下来是处理残局时间。

用防雨布将破碎的头颅和断臂装起来,杰诺准备找个矿坑将其挖洞埋下,然后用巨石盖上。这些东西不好好处理的话,会让周围的土地盐碱化。

然后他看向狼人残缺的尸首,犯了难。

好在一个素未谋面的女信使自告奋勇的跑过来帮他解决,然后为已经不完整的尸体选择火葬。

“祖安从此少了一个在阴影中出没的好人。”女信使抹着眼泪,手里抓着一根传音管,里面装着沃里克的吼叫。

沃里克其实是被这东西惊醒的,它把自己的咆哮装进了小小的金属管子中,让年轻的女信使在恰当的时候用这个东西保护自己,作为自己曾经追了她一条街,把她赶进黑帮杀手的地盘里做诱饵的赔罪。

“你把它当成是人吗?或许他曾经是人,但是它现在长着一副狼的样子。”杰诺问女信使,沃里克的赎罪之路走得并不完美,之前它在杀死坏人的时候也经常失控对无辜的人下手。

“在祖安,没人关心你长什么样,有的人能长出一颗狼心,而一只狼可能长得是一颗柔软的人心,毫无疑问,沃里克是一个披着狼皮的好人。”

杰诺沉默了良久,然后叹气:“我明白了,过段时间我会来他的墓前祭奠的。”

告别了女信使,杰诺来到了沉钩矿坑。

一切灾难都从这里开始,一切悲剧都将在这里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