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网游 > 我的海克斯心脏 > 第一百六十九章 狩猎再始(书友某只逗比万赏加更)

赢8娱乐登录1442

 热门推荐:

迦娜顺着杰诺开着的窗户飘进了他的房间,语气急切的说道:

“我发现雷恩加尔的踪迹了!情况有点不妙。”

“有多不妙?”杰诺回忆起雷恩加尔被他踹下峡谷时,眼窝中的深邃不可测的紫色,心里做好的最坏的准备。

“他被虚空感染了!摔残的身体也完全恢复了,正在地沟深处游荡。”迦娜对此很无力,她完全没有作为一个神明应有的攻击手段,她现有的能力只能改变局部的气候,所以遇到强大的生物只能叫杰诺来解决。

“看来最坏的情况发生了……雷恩加尔杀死了卡兹克,但是自己也没能免于被虚空侵蚀,它有没有什么表现,例如伤人什么的。”

杰诺逐渐起了杀心,本来他对雷恩加尔的理性挺尊重的,而且他看也出了奈德丽对雷恩加尔的好感,所以在他几次露出攻击意图之后也忍着愤怒并没有太过计较,但如今雷恩加尔被虚空侵蚀,那杰诺就绝对不会再放过他了。

“伤人倒是没有,矿坑周围有几个普通人,但是雷恩加尔似乎对他们并无兴趣,潜行在灰霾中离开了矿坑。它的精神状态不太稳定,好像处于一种混沌状态,不停自言自语……说自言自语不太准确,他好像在跟另一个自己对吼,互相威胁。”

“雷恩加尔的意志还没被虚空完全吞噬吗?你有没有听到他说了什么?”杰诺有些意外,能抵抗住虚空侵蚀的人极少。

虚空的侵蚀分为两种,一是虚空本源意志的直接吞噬,这种吞噬连强大的飞升者也无法抵抗,会在半分钟不到的时间内被吞噬完所有意志,表现为记忆的快速遗忘,逐步忘记自己一生经历,当连自己名字都忘了的时候,即是侵蚀完成,被吞噬者的身体会融化,形成一个茧,体内的物质最后在茧中被虚空能量重组为虚空造物。

另一种则是虚空在物质位面制造的虚空造物造成的感染,这种感染和第一种比起来慢多了,推测是注入被感染者体内的虚空能量较少导致的,它会影响被感染者的心智,然后逐步改造他,让他产生变异,最后蜕变为虚空造物,被感染者能坚持多久,全看感染的程度和自我意志的抵抗力。

如果用疾病的方式说明,前者就是急性病,后者就是慢性病。当然,被虚空侵蚀并不一定就会死,也有极小个例,例如暗裔、卡莎父女。

有时虚空意志也会主动选择凡人,赐予他们超凡的力量,但会保留他们的**,例如丽桑卓和马尔扎哈。

两种感染方式之中,雷恩加尔的情况显然属于后者。

“从它混乱的语言中可以听出它似乎在寻找强大的猎物,普通人它看不入眼,没有兴趣去攻击他们。”

迦娜捏着下巴说道,语气中充满了不确定。

“应该是这样了,虚空想要吞噬生物,但是被雷恩加尔的意志影响,两者综合,它的吞噬目标也就变得很有选择性了,那些**中蕴含强大力量或者魔力的人,会是它的狩猎目标。我想这也是它先前试图无视我强行攻击妮蔻的原因。”

杰诺没有把自己归于**强大的人,因为他的能力大部分都来源于海克斯核心,本身的肌肉强度并不高,而他的魔法天赋又具有非常高的隐秘性,所以相较于浑身洋溢着魔法气息的妮蔻,在它眼中存在感不强的自己很自然的就被无视了。

忽然迦娜脸色一变,急切的落了下来:“遭了,它又潜行了,我感知不到它!最后出现的地方好像在悬崖底下。”

“这……你的监视被它感知到了,还是它找到了目标,进入了狩猎模式?”

杰诺连忙问了两句,但是迦娜摇了摇头,表示她也不无法确定。

“按第二种情况来推断的话,它要寻找**强大的人作为猎物。”

“**强大的人,不就是瓦斯塔亚人吗?奈德丽刚刚离开,我现在找找她的位置。”迦娜闭上了眼睛,很快又睁开了,短短时间内,她操控的微风就已经在全场荡过一圈。

“她在峡谷桥上,眺望祖安……她危险了!”

“果然是去找雷恩加尔了,赶紧走吧,我去实验室里取武器,我们得赶在雷恩加尔爬上悬崖之前在奈德丽身边等着它送上门来。”

杰诺推开大门,健步如飞的向实验室靠近,那里放着他最新研制的远程武器,他相信在面对虚空生物的时候会派上大用场的。

……

杰诺来到峡谷桥上,混入拥挤的人群之中,观察着奈德丽的动向。

奈德丽眉头紧锁,穿着杰诺送给她的大衣,因为她原本的服饰在皮城实在是太显眼了,也不耐寒,这件棕色大衣可以让她显得不那么特别,顺便还能御寒。

她的手中捧着最后一次见面时,雷恩加尔丢出的弯刀,奈德丽认为雷恩加尔不会摔死,虽然隐隐觉得雷恩加尔有些奇怪,但她还是想把弯刀归还给他,毕竟这是雷恩加尔最重要的东西了。

这几天她在庄园里到处询问,打听怎么前往祖安,还有在祖安行动的注意事项;又帮人治疗收取医疗费,攒够了坐尖啸的钱。

这些都是在杰诺和妮蔻的注意之外进行的,因为她觉得这样帮雷恩加尔可能会引取他们的嫌恶。

好不容易熬到袭击时间的热度降低,当妮蔻和杰诺不再关注雷恩加尔的消息后,奈德丽提出了回家的想法。

她是要回家没错,她想念她的族群了,而给雷恩加尔送弯刀只是顺路而为www.marchagaygdl.com。

为了此行,她还提前买了一些雷恩加尔可能会喜欢吃的熟肉,提在手上,但当她来到峡谷桥上往下望,看着灰霾掩埋中若隐若现的祖安时,她又迷茫了。

她该如何找起?

就在奈德丽困惑之际,一股心脏被攥住的感觉忽然出现在她心头,她记得这是雷恩加尔在狩猎时,会对周围的生物施加的无形杀意,给猎物制造恐惧,让它们自乱阵脚。

它能远远的听到猎物的心跳。

这么一说,雷恩加尔应该就在附近才对!而且还有余力狩猎,那就说明他的摔伤应该没有大碍!

想到这里,奈德丽紧锁的眉头忽而舒展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