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网游 > 我的海克斯心脏 > 第一百六十二章 感受荆棘的拥抱吧

赢8娱乐登录1442

 热门推荐:

“感受…荆棘的拥抱吧!”

随着婕拉的一声厉呵,无数带刺荆棘抽向杰诺,麻痹毒素也在此刻生效,他连躲开都做不到。

看情况必须得开启水晶护甲挡下这一波攻势,但是他没有。

比消耗他是耗不过婕拉的……

于是他发动天赋,消耗魔力直接反制操控婕拉,那些破空袭来的荆棘藤蔓也在近在咫尺的距离停了下来。

事先割腕浇到花苞上的鲜血在此刻终于起了作用,他发现整片雨林虽然都由婕拉操控,但她本身也只是这个体系中比较高级的一株植物罢了。

杰诺反制不了一整片雨林,但反制一株高级植物还是能够做到的。

但即使这样,婕拉本身的灵魂强度还是远远强于他洒出的那些鲜血,杰诺现在消耗魔力的速度异常惊人。

这样的控制状态持续不了多久,必须想办法延长!

他没有操控那些藤蔓将婕拉捆绑住,那样没有任何意义。

也没有趁机试图杀死婕拉,那样对南城区的解放没有任何帮助。况且……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婕拉的意识形态与雨林是一体的,如果不能将整片雨林毁灭,那么只要雨林吸收够养分,婕拉就能在雨林中的任何一处绽放重生。

可以毁灭四分之一恕瑞玛大陆会是什么恐怖的存在?就算是单个世界符文也有些勉强。

身体虽然被麻痹,但是杰诺的意识还是清醒的,他没有管那些藤蔓,而是直接操控着婕拉向自己靠近。

浓郁花香袭来,杰诺义无反顾的操控着婕拉张开双手,拥抱自己。

感受荆棘的拥抱吧,他现在感受到了。

一开始没什么感觉,但是随着婕拉身上开始长出棘刺,刺破衣裳,钻入他的皮肤,疼痛密集的从身体各处传来,胸前、小腹、大腿、臂弯、脸颊……如同万箭穿心,千刀万剐,拥得有多紧,痛就有多深。

这该死的麻痹毒素,居然不能麻痹痛觉!

时间紧迫,他连咬牙的力气都没有,忍着痛进行下一步操作。

刺入皮肤内的棘刺在杰诺的操控下开始贪婪的吮吸,它们将那些混入血液流经全身的毒素全部吸走,顺便也在吸走杰诺的血液。

麻痹毒素对婕拉无用,杰诺也从未指望过它。

他的目的是为自己解毒,顺便将大量鲜血输入婕拉体内,这些鲜血蕴含着他的灵魂。

而杰诺能操控目标的时间就是由入侵的灵魂强度大小和消耗魔力的多少决定的!

婕拉并没有多么抗拒,她半推半就,贪婪的吮吸杰诺的体液,随着体内毒素浓度的降低,杰诺的体感越来越清晰。

他能感觉到婕拉柔嫩的肌肤和粗糙的表皮在他身上擦过的感觉,不止是疼痛,他还能感觉到婕拉此刻的感觉贪婪被满足之后产生的快感,蓬勃的生命力在体内流动,还有活人的脉搏通过棘刺传递到自己体内,婕拉第一次体会到了心跳的感觉。

这与她第一次从泥土里爬出来,对着广袤而又陌生的世界,产生的新奇感简直一模一样。

她好像解锁了新的姿势,但是这和杰诺没有关系。

此时的他感受着两具身体传来的感觉,痛并快乐着,精神迷乱。

斑驳的影像在杰诺脑海中闪过……

在婕拉的视角呆的久了,他也能窥视到婕拉的记忆,这些流露出的记忆,往往是对方近期经历过的最强烈的记忆。

记忆越来越强烈,一帧一帧的,在脑海中掠过。

他看见……

水……

很多水……

很多蕴含生命精华的泉水……

它们从一个水囊里涌出,那水囊虽小,却不断涌出水,水流分毫不减,很快就超过了水囊所能容纳的体积极限。

水不再流出一个女人伸手将水囊捡起……

女人披着一头黑色的披肩长发,人很漂亮,但又带着一种刚硬的锐气:肤色是日光染成的浅棕,典型的恕瑞玛当地人的外貌特征,她的眉间写满了疲惫,盔甲覆盖不到的肌肤是上满是伤痕,看起来像是一个战士。

她握着一把十字刃,铸造风格看上去有些历史了,眉头深皱,一双透亮的天蓝色眼眸注视着身后弥漫的烟云烟尘【147小说 更新快】里传来战鼓的擂击和军号的锐响,现出了驮物坐骑的身影。嘶叫的战兽被粗绳拴在轭上,由手拿刺棒的兵士驱赶,这些怪兽的身上生着钙化的鳞甲,撅着弯曲的獠牙,天生就是攻城的好手。

战兽将面前的灌木撞倒,势如破竹的冲向女人所在的位置。

战兽身后,是一大群部落的战团,他们高举着各式各样的图腾,正朝着女人所处的位置包夹而来,轻装的游击手、骑射手和手拿鳞盾与重斧的战士……至少有五百人。

女人显然跑不动了,准备回身抵抗,但就在此时,漫天的藤蔓荆棘在女人脚下疯长,几乎在瞬间就形成了一道绿色的坚韧屏障,那些庞大的战兽被坚韧荆棘缠住了脚,纷纷栽倒,整个战团人仰马翻。

喜悦爬上了女人的眉间,她艰难的吞了一口唾沫,将水囊中的神奇之水纷纷洒落在周围的植被上。

然后……杰诺感同身受的感觉到了婕拉的兴奋,那是力量涌入身体的感觉。

草木疯长,将杰诺的眼前严严实实的遮挡住,漆黑一片。

这段记忆到这里就结束了……

杰诺深知自己要抓紧时间了,突然插入的记忆让他看得着迷,该做的事情一点都还没做!

他将自己的想法灌输到婕拉的脑海中撤出皮尔特沃夫十里之外,我会帮你到瓦罗兰播种,否则我同日之门一起消亡,你永远也别想北进。

至此,魔力耗尽,杰诺陷入了任人宰割的境地。

“待我自由之时,你将无处安身!”

对于自己被操控的这件事,婕拉表现得很无比愤怒,她将嘴巴撑开到一个恐怖的角度,声带剧烈震动着,让周围的植物共鸣,发出一声奇异的尖啸,如同魔音贯耳,刮得周围的奇花异草纷纷倒伏,花瓣树叶漫天飞舞,让杰诺感觉自己仿佛被音爆打中,连思想都破碎了。

但脑中多出的想法让她眼神一窒,拢上了因为太过用力而撕裂了脸颊的下巴,肉芽翻飞中伤口快速愈合,随后她强迫着自己冷静下来,闭上眼睛挡住自己择人而噬的目光,表情逐渐归于恬静。

良久……

婕拉睁开竖瞳,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语气凝重:“你说的都……当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