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网游 > 我的海克斯心脏 > 第一百五十九章 豪赌

赢8娱乐登录1442

 热门推荐:

杰诺在庄园里失眠着,看见奈德丽的通讯,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没想到直接在桥上遇见了雷恩加尔他们。

看到卡兹克的尸体,他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虽然被抢人头是很不爽,但是有必要杀队友吗?而且还打女人?

雷恩加尔甩了甩晕乎乎的脑袋,浓密的鬃毛左右摇摆,看清来人之后,他的大脑稍微清醒了些。

四目对峙,眼中凶光在灰霾中若隐若现,视线仿佛穿透了浓郁的灰霾。

雷恩加尔疲倦了,他的眼皮打着摆子先一步消失在灰霾中,然后他走到了卡兹克的尸体旁边,做一些简单的处理比如放血之类的,但是卡兹克的身体构造需要一些时间研究。

杰诺见雷恩加尔放下敌意,便来到奈德丽身边,此时她已经变ChéngRén形,正在咬着牙忍痛。

在征得奈德丽同意后,杰诺掀开了她盖在腰侧止血的手雷恩加尔完全不留情面,这几道爪痕就跟钉耙犁过的土地一样,血肉模糊。

看着那几道深可见骨的爪痕,杰诺皱着眉头,直接取出酒精棉和绷带先做一些简单包扎:“伤得太严重了,我带的药品只能做一些简单的消毒包扎处理,最好还是跟我回城北,不然你这样是没法独自狩猎的。”

奈德丽脸色苍白,杰诺说得对,她现在连寻觅药草的力气都没有,更别说单独狩猎在雨林里活下去了。

她没有拒绝,但是眼神却落在另外一处。

雷恩加尔将奈德丽的粗制长矛从卡兹克的头颅中拔出来,随后是腹部的鞘刺。

长矛被粗暴的丢到了一边,而鞘刺却用刀子穿了个孔,穿在了他的战利品项链上。这项链中间有很大一块空缺,本来是留给卡兹克的头颅的,但现在……

卡兹克的尸体被雷恩加尔捆住,然后拖行着从杰诺两人身边路过,他要将这具尸体带会营地。

奈德丽则盯着路过的雷恩加尔,沉默不语……忽然,她看见卡兹克的头颅中钻出一条紫色的线形生物,暴露在空气中狂扭着,爬上了雷恩加尔的鬃毛。

就像寄生螳螂的铁线虫,在宿主死后会扭动着身体钻出尸体,寻找新的宿主那般……

她眨了眨眼,那条紫色的线虫却消失了,无影无踪,仿佛从未存在。

“杰诺,你有没有看见雷恩加尔身上扭动的细线?”她虚弱的开口,想听听别人的看法,确认自己是否看错了。

杰诺在小心翼翼的给奈德丽包扎,没有过多关注雷恩加尔,看了一眼后摇摇头:“什么都没有,你想说什么?”

包扎好的奈德丽腰上和脖子都多了厚厚一层纱布,看起来比原来暖和多了。

“没什么,可能是我失血过多出现幻觉了……我们走吧。”奈德丽最后看了一眼雷恩加尔落寞的背影,直到其遁入灰霾之中,才接过杰诺的手勉强站立,单臂搭肩,被搀扶着走向城北。

……

当重伤的奈德丽出现在妮蔻面前的时候,这个小家伙简直快要气炸了,跳着脚说要用尾巴把雷恩加尔吊起来然后给他洗澡,然后用吹风机伺候。

她早就看雷恩加尔的鬃毛不爽了,明明是一个雄性,却留着比奈德丽浓的毛发,还臭美的扎成那么多辫子,一定要把他毛剃了!

妮蔻还发现猫猫们都很讨厌洗澡,这是在她让杰诺给奈德丽洗澡,杰诺一脸惊恐,奈德丽死活不同意时发现的。

而且杰诺说什么伤口不能沾水,也许这就是奈德丽害怕洗澡的原因吧。

正当妮蔻气冲冲的想要找雷恩加尔做全套【147小说 更新快】洗剪吹,给奈德丽报仇时,杰诺却拦下了她。

“妮蔻,我需要你跟我去做一件事。”杰诺凝重的表情让妮蔻有些紧张,差点咬到了舌头。

“什……什么事儿?”

“跟我去雨林深处见婕拉。”

“婕拉?就是那个浑身儿带刺的铝楞吗?”妮蔻欣然答应了杰诺的请求,她还以为这只是普通的会面,并没有意会到事情的严峻。

两天后,杰诺收到了炸药安置完毕的消息。

虽然爆破手是吉格斯让他感觉有些惊讶,但仔细一想,似乎没有人比他更精通炸药也就释然了。

而且吉格斯是通过正规途径当选的爆破手。

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祖安人们发现吉格斯不是真的坏,而只是单纯的炸点东西。

其实他的心地还挺善良,踊跃参加每一次拆迁,免费提供的优质炸药也比不稳定的炼金炸药好上许多。

正如金克斯承诺的那样,这个大熔炉一样的城市在他表现出价wei值xie后欣然接受了他,毫bu不gan介意他的约德尔出身,吉格斯乐在其中,每天都能在矿区看见他的身影。

祖安大坍塌的悲剧还历历在目,这次双城票选中祖安人同仇敌忾,把手中的推荐票都都投给了拥有大量优质炸药资源的吉格斯。

而皮城的推荐票都分散给数个大家族,所以票数最多的吉格斯当之无愧的当选了爆破手,并且立即全身心投入这项紧急任务中,兢兢业业的将自己的得意之作海克斯爆破凝胶,安置在日之门海闸的结构脆弱点上。

炸药安置完了,但卡密尔听从了杰诺的决定,申请延后爆破时间。

申请通过了,虽然吉格斯有些不爽,但他还是同意了将引爆延后十二小时,从当日早上六点开始倒计时。

而杰诺,要在这十二小时之内,从婕拉手里讨回沦陷的南城区。

成功的话,城南回归,日之门也就没有炸掉的必要。

失败的话,日之门按照原计划引爆,杰诺的下场未知。

也不是很难想象杰诺一个人被留在雨林里,而且被切断了退路,会发生怎样的事情用头皮屑想想都能知道。

这是一场豪赌。

他在用自己的命,赌这半个皮尔特沃夫。

杰诺看了一眼钟塔,现在是早上八点,他已经做好了所有准备。

“妮蔻,我们走吧。”杰诺将一瓶装着红色液体的药剂瓶挂在腰上,然后伸手让妮蔻牵住,拉着她便出了庄园,向城南坦然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