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网游 > 我的海克斯心脏 > 第一百五十七章 宿命对决

赢8娱乐登录1442

 热门推荐:

卡兹克的后背不再流血,肉芽迅速生长,编织覆盖在伤口上,形成一处鼓起的血痂。

啊!熟悉的刺痛!是那个瘦小的肉齿兽阴魂不散的雷恩加尔!

关于肉齿兽,卡兹克已经品尝了不少,它们轮流来送死,一个个的变成了卡兹克的腹中餐。

现在它还清晰的记得肉齿兽身上每一个部分的口感,通过口感上的区别,卡兹克甚至可以估算出这些生物的速度,力量极限。

但是雷恩加尔与他的同族不同,虽然他的体型比一般的成年肉齿兽小,但是他的凶残是其他肉齿兽的两倍!

这也是它每次面对雷恩加尔都会咬牙切齿的原因。

想吃又吃不到的感觉你可知道?

技巧与经验,这些记忆在雷恩加尔脑袋里的东西,卡兹克已经垂涎很久很久了!日思夜想!

通过研究与雷恩加尔的战斗,它进化出了拥有动态视力的复眼,无坚不摧的堪比铁器的利爪,更重要的是它学到了在其他猎物身上学不到的在猎物心中制造恐惧!

“雷恩加尔,你会活在我身上最好的部位!”

卡兹克的嘶吼拉开了战斗的帷幕,它张开双爪,振翅俯冲,欲将雷恩加尔的头颅剪下。

它太快了。

雷恩加尔前滚勉强躲开了绞杀,两者一上一下交错而过,捆绑在尾巴上的铁环甩出,在卡兹克的腹甲处发出了叮咚的撞击声。

他握紧了弯刀,起身向后划出一个半月,但是刀刃落在了空处。

他的独眼向后扫视,却发现原本在背后的卡兹克消失了。

雷恩加尔握紧武器,不安的抽打着尾巴,鼻翼颤动,只闻到灰霾特有的化学气味。

看不到闻不到听不到,但是却能感受到。

灰霾弥漫,卡兹克似乎藏在了某处,他能感觉到一股贪婪的视线死死的锁定了它。

猎人与猎物的身份似乎在这一刻反转了。

雷恩加尔想到了对策,他将魔力注入肺腑,发出一声雄浑的咆哮,这巨大的声音在平日里可以用来吓懵那些听觉敏感的猎物,真希望卡兹克也能拥有像他一样灵敏的听觉,直接吓晕那就省事多了。

有多灵敏呢?肉齿兽的听力可以强到隔着老远听到猎物的心跳,但是现在他什么也没听到。

咆哮中的能量震开了周围的灰霾,但是雷恩加尔依旧没能发现卡兹克的身影。

它怎么藏得这么深?

对方似乎从他的行为得到了启发,卡兹克那急促的尖啸声从四面八方的灰霾中穿来,不停的撕扯着他的敏感的耳膜。

那声音捉摸不透,近在咫尺好似耳边的呢喃,又远在天边如同隔着一层世界的屏障。

雷恩加尔第一次听卡兹克发出这种迷惑性的声音,这声音环绕着他,他无法通过这种声音去确认对方的方位。而且如果主动去倾听这种蕴含着虚空能量的尖啸的话,那其中若有若无的低语就会致使他变得疯狂,失去理性。

每次从魔怔中清醒后陷入短暂的失神时,都是卡兹克最好的偷袭时机,雷恩加尔不知道它为什么没有这样做,但是每次清醒之后,后怕的感觉油然而生,恐惧感一次次递增。

忽然,危机感笼罩了他,猎人和猎物是一体的。将自己代入猎物的身份后,经验同样丰富的雷恩加尔就地一滚躲开偷袭,才发现斜刺里飞来两梭鞘刺,刺在他刚才失神时立的位置,入石三分。

这两根鞘刺上没有紫电缭绕,雷恩加尔认得这一招,这是没有注入虚空能量的鞘刺,不会爆炸。

“看来,比耐心,还是我更胜一筹。”

雷恩加尔拔出插进地面的鞘刺,刺入无法视物的左眼之内。

随着魔力的不断注入,他的眼窝开始变得如同如同高温的熔炉,闪耀着橘黄色的火光,其中燃烧着的复仇怒焰立刻将一根鞘刺点燃,鞘刺在他的“目光”中融化了。

这颗瞎眼曾经是他最大的耻辱,但现在成了他战胜卡兹克的最大依仗。

而在今天,他必将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用荣耀洗刷这份耻辱!

“我看到你了!怪兽!”雷恩加尔在心中咆哮着。

他再度睁开左眼,然后他就看见了卡兹克那只卑劣的虫子躲在另一个世界里,隔着一层茧一样的虚空屏障,目不转睛的窥视着他。

但是他假装没有看见,仍然站在原地警惕着已经是意料之中的威胁了。

“狩猎律动”是他在被卡兹克弄瞎后觉醒的能力,不同于魔法天赋,而是强烈的恨意战胜了虚空侵蚀后获得的“奖赏”卡兹克的一部分特质留在他的眼窝里,进而诱发了变异。

只要提供一些痕迹或者是一部分身体组织,就能让他看见猎物的位置。

而鞘刺是卡兹克的一部分!两者之间存在着不可割舍的联系,雷恩加尔的眼睛看破了这层联系,从而锁定了卡兹克!

无论它离得有多远,藏得多深,或者本身就是不可见之物,都会在这只燃烧着火焰的眼睛面前统统显形。

而他强烈的恨意和对雪耻的渴望,让这种能力发生了更进一步的“进化”,就算卡兹克一般躲到另一个世界里,也躲不开雷恩加尔的视线。

卡兹克在空间茧里尖啸着,不停变换着方位,所以才导致了雷恩加尔之前无法听声辨位。

雷恩加尔的耐心得到了回报。

卡兹克自以为自己还是那个猎人,躲在空间茧里,肆无忌惮的向雷恩加尔冲了过来。

雷恩加尔不留痕迹的握紧弯刀,一脸茫然,仿佛对即将到来的危险毫无【147小说】察觉。

他知道,只要两者没有处在同一位面中,就无法互相伤害,只能互相观察。如果卡兹克发动攻势,就必须从虚空位面中遁出,来到雷恩加尔所处的位面。

而他唯一的优势,就是卡兹克并不知道自己在观察它。

来了!近了!

卡兹克高举镰足,紫色的电弧在它身上流转,雷恩加尔眯紧了眼,这是遁世的前兆。

果然,紫电撕裂了空间壁障,一只镰足从背后划下。

速度有些快了,雷恩加尔没法反击,只能假装勉强跳开。

卡兹克乘胜追击,频繁的撕裂空间,进出于物质与虚空两个位面,每次只出一击,从不贪刀,由于空间弥合的速度太快,雷恩加尔没有反击的时间,只能异常“狼狈”的躲闪着。

雷恩加尔逐渐适应了卡兹克的攻击节奏,在一次翻滚躲闪时,他隐蔽的扔出套索捆住卡兹克。

但是随着卡兹克再一次遁入虚空,紧紧捆住的套索从它脚上脱落,没有被带入虚空,仿佛从来没有扔中过。

他,明白了只有伤痕才是两个位面都通用的通行证。

这种反击方式还是太过保守了,雷恩加尔决定使用更加冒险的反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