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网游 > 我的海克斯心脏 > 第一百五十六章 今晚,猎个痛快!

赢8娱乐登录1442

 热门推荐:

卡兹克用它的前肢将一只龙蜥肢解成无数碎块,无论多么坚硬的骨头,在它的利爪下都会被轻易的割裂,伤口平整得如同被精切过的玉石。

“消化,然后进化。”

它用镰刀状前肢的尖端插起一块四方平整牛肉粒一样的带骨肉块,然后稳稳的送进布满利齿的嘴里,大快朵颐。

相比其他的虚空生物,它的吃法算比较“斯文”的了。

它的同族要么喜欢囫囵生吞一步到胃,要么喜欢用酸液腐蚀成液体再吸食得一干二净,像卡兹克这样会咀嚼食物的,非常罕见。

不是因为它的味觉多么先进,而是它在通过咀嚼了解这些生物的每一寸构造,材质,然后推导出这部分组织的功能。

只有经过这样深入骨髓的研究,它才能模仿这些生物的特点,并在自己的身体上将其复制,武装自己,完成进化。

但别怀疑它的进食速度,这一只体型为它两倍的龙蜥,在不到二十分钟之内,便只留下一摊血迹。

没有擦嘴的功夫,也不需要擦嘴,因为很快又要沾满鲜血它还远远没有吃饱。

卡兹克把前肢插进染血的土壤里,四肢着地,尽全力的拉长身体。

只听见它嘴中传出一阵意义不明的嘶吼,食物转化为生物能量然后被虚空侵蚀,没有半分浪费,全部高效的转化为它身体的一部分。

“我就是活生生的改变,进化!然后毁灭……”虚空没有语言,但不代表他的嘶吼没有意义。

数根尖利的鞘刺在嘶吼中刺穿血肉,从肩部关节的间隙中缓慢钻出,隐隐有电光跃动,让它残破的身躯变得威风凛凛起来。

经过几天日夜不休的捕食,它的伤势已经好了大半,只不过几丁质甲壳上依旧有一些融毁的痕迹,鞘翅也像被剪了翅膀的蜻蜓,残缺不全。

相比于之前,它的的甲壳上多了一层暗红色的脉络膜,这是被烧伤之后,针【147小说】对性进化而来的耐高温抗氧化结构,如果再让它面对那个会喷火的人类,它绝不会输得那么狼狈。

它现在在南城区,这里的猎物本来就不多,现在更是被它吃光了。

又得换个屠宰场了,只有不停的进食才能完全恢复他的伤势。

经过这几天的观察,卡兹克发现在灰霾的另一边,城北有许多食物,美味无穷。

但是那些人类扎堆靠在一起,而且拥有着那些将它烧伤的武器,有些棘手。

不过经过观察,它找到了解决的办法。如今它把鞘刺进化出来了,这东西会向竹签那样,把那些人类全部刺穿,串连起来!

无尽的饥饿在催促着它,虚空生物都这样,它们永远都吃不饱,永远都不会满足。

卡兹克从土壤里拔出前肢,抖动着触须探索着周围的动静,然后谨慎弓着腰遁入灰霾之中。

……

从杰诺的话里得到了提示,在峡谷桥上蹲守了大半夜的雷恩加尔终于得偿所愿,眼前灰霾中朦胧的紫色身影,不是他日思夜想的卡兹克,还能是谁呢?

为了蹲它,雷恩加尔乘着奈德丽熟睡之时,蹑手蹑脚的溜走了,并且做了用于误导的假痕迹,让奈德丽醒来之后也不会那么快找上来。

奈德丽的存在只会让他分神,现在是属于他和卡兹克的独处时间。

如那个人类所说,卡兹克真的受伤了,好在它还算努力,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它后颈上的绒毛被烧毁还未长出,脑壳上坑坑洼洼,触须断了一根,一双薄如蝉翼的鞘翅上多出了漏风的孔洞。

他用一颗狰狞的独眼观察着,卡兹克现在的状态其实还行,利爪被磨得镫亮,眼神依然凶恶,看来不会让他的出手太掉价。

雷恩加尔猫在桥上纠结的藤蔓后面,看着卡兹克谨慎的躬身靠近,连翅膀都不敢扑腾,就觉得好笑。

深紫色的甲壳虽然能够很好隐匿在灰霾中,但这对发动魔法锁定了目标的雷恩加尔毫无作用,它的一举一动都在暗处的独眼中,被一览无余的窥视着。

卡兹克浑然不知自己已经暴露,它拙劣的潜行在雷恩加尔看来就像一个重度残废。

雷恩加尔舔了一下弯刀:“舌尖上满是冰凉,啊,铁器的味道,甜美中带点苦涩的芬芳。”

这就是传奇猎人马尔孔丢给他的那一把刀,随着他完成了无数次艰难的猎杀,上面沾满了荣耀。再过不久,这刀将割下卡兹克的头颅,再次被荣耀洗刷。

卡兹克越来越靠近了!

近得雷恩加尔都能闻到它不停滴落的唾液的味道那唾液带着一股腐烂的味道,就像是在臭水沟里腐烂的尸体。

单单是这么一嗅,雷恩加尔就想吐,好在他的肠胃远非常人能比,这才忍住了恶心,没有露出马脚。

就快了!

雷恩加尔可是夜行性的生物,在群星罗列的今夜,杀戮的玉望空前高涨。

准备好了就上!

“今晚,猎个痛快!”

当卡兹克踏入他精心编制的藤条陷阱时,雷恩加尔握紧弯刀从草丛里迅猛扑出,用卡兹克最喜欢的攻击方式,自上而下,将弯刀刺入它的背后。

手中传来阻碍的感觉,那是弯刀在与甲壳角力,雷恩加尔用力下压,很快就决出了胜负。弯刀刺破坚硬的甲壳,那种突破阻碍的感觉还有卡兹克痛苦的尖啸让他极度兴奋原来插进卡兹克的身体是这种感觉!

征服!

卡兹克的肌肉密度很高,有些紧实,但是雷恩加尔还是很快的将沾着腥臭粘液的弯刀拔出,并且再次将残忍无情的铁器送入它的体内。

疼痛也只是一瞬,卡兹克反应过来,张开鞘翅拍打雷恩加尔的脸庞,一只前肢割掉束缚住脚踝的藤蔓陷阱,另一只向后扫去,用以伤换伤的方式,与雷恩加尔拼命。

老练的猎人会尽力去避免自己在狩猎中受伤,雷恩加尔拔刀后跳,避开这一扫,弯刀在手中甩一圈快速的变换握法,刀刃朝前的再度捅向对方的后腿。

紫色的血顺着卡兹克身上的甲壳流下,每一道伤口都深可见骨。痛感并没有让卡兹克的动作变形,它振翅腾空,躲过这一刺,然后在天空中盘旋着,歪着狰狞的脑袋死死盯着雷恩加尔。

雷恩加尔就知道没这么容易虚空的造物不惧痛苦,没有一击必杀的弱点,上一次持续了一天一夜的交战,就让他体会到了这种生物变态般的生命力。

这两刀或许足以击杀一只成年的龙蜥,但用在卡兹克的身上,只是让它留了些血罢了。

人生中无数的伤疤教会了雷恩加尔狩猎的秘诀。然而这秘诀并不是变得强壮,而是让他知道善于观察的猎人往往比精于技巧的猎人更容易猎到大家伙。

折了翅膀的虫子是扑腾不了多久的,卡兹克迟早还得下来挨刀子,雷恩加尔残忍的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