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网游 > 我的海克斯心脏 > 第一百零七章 海克斯饮魔刀的由来

赢8娱乐登录1442

 热门推荐:

现在,要怎么将人造水晶里的能量高效的转移到禁魔石里面呢?

杰诺首先想到的就是混合溶液,不过得先提纯禁魔石。

经过烧锻、溶解、过滤、蒸发、萃取等杰诺会的一切手段,排除石灰之后,原先一块砖头大小的禁魔石,就变成了一小撮白色粉末,换成同体积的面粉都不够和出一个馒头的。

白色粉末易溶于水,无毒,味微苦,杰诺估摸里面也许还有物质他没办法剔除,不过已经很接近禁魔石的核心成分了,姑且命名为禁魔石粉。

将粉末溶解于一百毫升水中,杰诺凿下指甲盖大小的一块水晶碎片,研磨成粉末,丢进禁魔石粉的水溶液中,搅拌,肉眼观察不到任何反应。

插入水银温度计,溶液温度与室温相同,无任何放热或吸热现象产生。

重复上述步骤,再次丢进水晶粉末……

第一颗水晶全部投入之后,溶液表面出现了分层现象,一层绿色油污附在白色溶液之上。

这层绿色油污其实就是人造水晶里的有毒杂质,它的出现说明了水晶的另一种成分已经溶解了。

投入三颗水晶之后,下层溶液开始发出柔和白光,此时再次投入水晶粉末,粉末不溶解。

又经过了一系列的提纯操作,杰诺最终得到了一撮白色的发光粉尘,这应该就是充能完毕的禁魔石粉了。

接下来,就是如何使用这些禁魔石粉了。

关于禁魔石粉的使用方法,杰诺暂时想到了两个。

一是像加里奥那样,通过石刻纹路,将魔法能量转化为机械能,关于石刻的雕刻方式残本里就有。

这种方式运用得好的话,杰诺的增强体可以轻松捏碎一个人的颅骨,甚至一拳砸出拳风。(加里奥的翅膀能扇出罡风。)

此外,这种方式制作的禁魔石还有很强的韧性,参考加里奥的自由运作,一个石像能扇动石翅而不断裂。

二是像解脱者塞拉斯那样结合自身魔法天赋使用。

塞拉斯的天赋是可以直视魔法能量,以及在接触到其他有天赋的人后,自己体内的魔力便会将其天赋复制并且立刻输出魔力转化为魔法。

严格意义上,塞拉斯的天赋是复制而不是偷取,被触碰到的法师并不会少东西。

而他对禁魔石的使用方法就是充能。原本接触之后就会马上触发释放魔法的天赋,被塞拉斯通过禁魔石铐,把这股魔法储存进其中,延迟释放,让他可以发挥出自己天赋的灵活性。

虽然杰诺还不清楚自己的天赋是个啥子效果,但是将这两者结合起来,充能加上能量转化,那么他就拥有了一根麒麟臂,可以一拳打飞你的医保卡。

如果再参考盖伦的大宝剑使用方法,劈进敌人的血肉中还能顺带吸走敌人的能量,吸得多了就打出了沉默效果,让对方没魔力释放魔法。

麒麟臂升级为神之左手,一手不灭之握ko任何法师,他相信维克托再放出奇点的话,自己可以直接将这个能量球捏爆。(维克托释放奇点时杰诺昏迷了,但是海克斯事后告诉了他。)

还可以更阴,直接将禁魔石粉撒在对方伤口里,完全将他的法师天赋废掉,而且痛不欲生,禁魔石与不吸收不排除的金子不同,它会与魔法紧密结合,一个法师想将它排出体外简直就是痴心妄想,这种东西对法师来说简直就是剧毒。(未充能剧毒,但是吃不死人,充能完无【147小说 更新快】毒。)

等等,可以吸收魔力的武器,这东西听起来怎么这么耳熟?

哦!海克斯饮魔刀不就是相同的效果?

看来哥的武器也确定了,海克斯大宝剑……啊不!是海克斯饮魔刀!这东西好像还没有被研发出来,原来游戏中这装备是出自哥的手笔,哥真是太强了!awsl!

不过,更高级的大饮魔刀玛莫提乌斯之噬要怎么造出来?值得深思……

就这样,杰诺思考到深夜,自然而然的睡着了。

其实,他的要求也没有这么多,最起码只要能给海克斯核心充能就行了。

梦中,杰诺梦见自己又变成了一只狼人,只不过这次没有在狩猎,而是被关进了深深的监牢里,伴随着狼人开始回忆,他看到了更多……

狼人也是祖安都市传说之一:嚎叫鬼。

嚎叫鬼是祖安黑帮给狼人沃里克起得的名字,因为每次有它出没的场所,必将遍布着狼嚎,爪痕与罪人的鲜血,嚎叫鬼已经成为祖安恶人最深层的恐惧。

沃里克曾经是一名杀手,被辛吉德买下用于进行人体试验噩梦工程,即是每一位炼金术士永远的追求,那便是本质的转化。

这样说也许有些难以理解,换个说法:辛吉德想要揭露出实验对象的真正本性一个“好人”表面下隐藏着的致命野兽。

实验在最后阶段失败了,辛吉德将沃里克的尸体丢在了乱葬岗上,但没他想到的是,死亡反而成了转化成功的催化剂。

在转化成狼人之后,沃里克几乎丧失了全部记忆,一切感觉都带来疼痛,除了饥饿,而只有鲜血才能满足它。

所以它变成了一头游猎于祖安灰色小巷的怪兽。

它的身体接受了痛苦的实验并发生了变异,融合了精密复杂的储液舱和药泵,向它的血管中注入炼金合成的愤怒激素。

他从阴影中一跃而出,猎杀那些在城市最深处肆虐的罪犯。

沃里克会被鲜血吸引,血腥味让它失去理智,好坏不分的通通杀光,没有哪个沾血的人能够逃过它的猎杀。

于是整个祖安都变成了它的猎场,随着手上沾染的鲜血越来越多,沃里克的记忆也一点点的被找了回来:他记起来他是一个已经金盆洗手的黑帮杀手了!而它现在所做的一切,不正说明了他一直没能逃离自己的人生吗?

无论他做什么都无法洗刷那些往事,他留下了太多伤痕,即使他记不起自己的过去,这座城市也不会淡忘。

每当看到祖安罪犯们的眼神他就看到了自己。

它背后的储液舱就会给他的身体注入憎恨,的铁爪就会撕开它的手指向外伸长。

不分青红皂白的杀戮已经不能满足沃里克,现在的它专门追猎那些已经双手沾染鲜血的人。

等杰诺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凌晨了。

他捂着胸口,心有余悸的自言自语:“原来在梦中,我的视角是沃里克的视角……这是怎么一回事?感觉就跟亲身经历一样真实。”

“这应该就是你的魔法天赋。”海克斯的声音忽然响起。

杰诺摸了摸胸口,那里缺了一个洞,海克斯核心早已不知所踪。

顺着昏暗房间里的唯一光源看去,海克斯核心正卡在盛满发光粉尘烧杯的杯口上,正奋力的想要钻进去。

然而它的直径比烧杯大了一圈,所以无论怎么努力都是徒劳无功。

“sir,我好饿,好想吃猫粮啊!!”

“你省省吧,猫是液体,你要是猫的话早就得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