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次元 > 野蛮娇妻:残王的特工宠妃 > 第两千三百二十七章 新人笑

赢8娱乐登录1442

和孙丹樱一起愣住的,是站在门外的燕皇。

这一次,孙丹樱的脸上并没有戴面纱,是以自己的本来面目出现的。

片刻的怔愣之后,燕皇一脸震惊,朝着孙丹樱的身后看去:“云樱呢?”

孙丹樱愣住了,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燕皇推开孙丹樱,走了进去。

他在里面找了一圈,并未找到他想要找到的云樱的身影。

而屋内的一切无疑说明,这里并没有第二个人出现。

燕皇愤怒至极,疾步到了孙丹樱面前,质问道:“一直以来,都是你在骗我?”

孙丹樱想要解释,燕皇却不等她回答便说道:“骗我,好玩吗?”

“不,不是这样的!”孙丹樱本能道。

“哼,现在还能有别的解释吗?我且问你,你是不是假称云樱?你终日戴着面纱,是不是怕我认出你?”

“是。”孙丹樱咬着嘴唇说道。

“一连数日,你就这样将我玩弄于股掌之间,当真是让我见识了!”

说罢,燕皇拂袖而去。

紧接着,隔壁房间的门哐当一声被人关上。

一声关门的巨响之后,周围陷入一片寂静。

孙丹樱一步步走到燕皇的门外,矗立良久,却没有敲门的勇气。

而房间内,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是燕皇在摔东西,中间还夹杂着刘福全的劝告声。

看来,他的确是很生气。

孙丹樱沉默地返回自己的房间,呆坐在床前沉默不语。

就这样,她一直呆坐到第二日天亮。

当早晨的阳光透过窗子斜斜地照进来,她才如梦初醒,天亮了。

外面传来很多房客走动的声音,说话的声音,谈笑的声音,然而隔壁的房间一直很安静,像是没有任何人似的。

孙丹樱依旧呆坐着,不知过去了多久,她的房门被人敲响。

瞬间,孙丹樱像弹簧一样从椅子上弹了起来,疾步走过去,将门打开。

然而下一瞬,她脸上的兴奋就被失落所替代。

门外的人并不是她期望看到的燕皇,而是刘福全。

此刻,刘福全不安地搓着手,道:“老爷还在气头上,命我送些银子过来。”

孙丹樱低头,看向刘福全手里拿着的一百两银子,这个时候送银子过来,含义已经很明显了。

这一刻,她甚至忘了问这些钱是从哪里来的,只木然地接过,颓然地走回房间。

她的东西并不多,很快就收拾好了,背着包袱走过燕皇的房间门口,她顿了一下,又蹬蹬蹬下楼,很快走开。

之后,孙丹樱租了一辆马车,五日后,她回到了京城。

只是,她并不想回孙府,便给宫里送信,得以见到了赫云舒。

见她回来,赫云舒很是开心:“皇兄呢,怎么没一起回来?”

孙丹樱神色暗淡:“他在金陵,并未和我一起回来。”

见孙丹樱如此,赫云舒便知道她不想多说,也就没有再问什么,只顺应她的要求,在宫外找了一个住处给她。

就这样,孙丹樱在京城住了下来,她并未找什么仆人,小小的院落里只有她一个人。

她每日看书,做饭,自得其乐,不敢让自己有片刻的空闲。

即便如此,她还是觉得日子是如此的难捱。因为每当她有片刻的空闲,就会想起燕皇那张愤怒的脸。

她想要留在他身边,并不是为了让他生气的。所以现在离开,是最好的。

时光飞逝,转眼已经是半个月之后。

这一日是腊八,赫云舒遣人来请孙丹樱去宫里吃饭。

按照习俗,这一日要喝腊八粥。

中午的饭桌上,孙丹樱沉默寡言,只低头吃饭。xdw8

赫云舒知晓她有心事,所以也不多言。

温良、恭让和灵毓三人安安静静地吃饭,吃完之后就去温书了。

孙丹樱放下碗筷,正要告辞【147小说】离开,却看到燕皇自殿外走了进来。

他穿着一身银灰色的长袍,外面披着黑色的披风,衬得那一张脸愈发的温和,此刻他满脸笑容,正意气风发的走进来。

皇室中人,历来都是好容貌,燕皇的容貌虽不及燕凌寒,却也是数一数二的。

而他今日的这身衣服,簇新簇新的,料子亦是极好的。有道是好马配好鞍,燕皇容貌一流,再穿上这绝好的衣服,显得整个人都精神了许多,也年轻了许多。

看到他的一瞬间,孙丹樱满是惊喜,甚至迫不及待地想要喊出他的名字。

然而下一瞬,燕皇回身,将手递向身后。

也是在这一刻,孙丹樱才发现,燕皇的身后,还跟着一个穿着碧色衣裳的女子。

女子看着二十余岁的模样,明眸皓齿,一双眼睛顾盼神飞,处处透着精明干练。

此刻她看向燕皇,满眼都是欢喜。

片刻间,燕皇已经牵着这女子的手到了她的跟前。

赫云舒起身握了一下孙丹樱的手,然后看向燕皇问道:“皇兄,这位是?”

燕皇满面笑容,将他与这女子牵着的手高高举起,兴高采烈地宣布:“她姓玉名如意,是金陵最大的酒楼的老板娘,人很能干。而且,她很快就要成为你的皇嫂了。”

赫云舒回之一笑,然后看向玉如意,道:“哦,原来是玉姑娘啊。”

燕皇眼角的余光瞥过孙丹樱,话却是对赫云舒说的:“怎么叫玉姑娘,直接叫皇嫂就成了。我们很快就要成亲了,今日来是告诉你一声。”

“皇兄,这就是你的不是了。如今尚未成亲,我怎能叫她皇嫂呢?如此一来,岂不是太不重视玉姑娘了?”

玉如意掩嘴一笑,冲着赫云舒微施一礼,道:“民女见过皇后娘娘。”

赫云舒微微抬手,道:“不必多礼。”

为了不让孙丹樱尴尬,赫云舒正想找个由头离开,不成想玉如意看向了孙丹樱,问道:“不知这位如何称呼?”

听罢,赫云舒的脸色倏然一变。

纵然是只见新人笑,不闻旧人哭,可这新人也别太过分了。

她正想说些什么,孙丹樱已经先一步开口:“我姓孙,你叫我孙夫人就好。”

她的话音刚落,燕皇就揶揄道:“哟,现在不姓云,不叫云樱了?”

一瞬间,孙丹樱的脸憋得通红,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一双眼睛像是浸染了雾气一般,变得湿润起来。

见状,赫云舒看向燕皇,说道:“皇兄,你刚回来,想必还没有吃饭吧。快坐下,我这便命人准备饭菜。”

说罢,趁着出去吩咐人做事的工夫,她拉着孙丹樱出去了。

到了殿外,孙丹樱隐忍了许久的眼泪瞬间决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