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穿越 > 唐朝小白领 > 第三百一十三节 独创的美味

赢8娱乐登录1442

独创的美味

虽然不知道问的是谁,可是大夫人还是很认真地的回答道,“别驾大人在内院第三间,而剩下那些人都是客房处,不过他们似乎对于客房也不满意,要不是因为今天的时间太短,他们甚至于还要将客房给拆了,老爷,这个少主是谁啊?这么大的谱?”

业力鲁的大夫人原名没有几个人知道,但是却有个通俗的名字叫做阿花,算是一个大户人家的小姐,虽然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现在娘家的人已经不见了,但是呢,因为本身的武力值也很高,加上脑子不错,算是业力鲁的一个不错的帮手,也因为是帮手,许敬宗等人才能够如此直接地进来,否则的话,是不可能进来的。

“这位就是你说的那个少主。”业力鲁指着坐在自己身边的叶檀说道,然后指着朵颜和朵云道,“他们两个是野马部落的少主和小姐。”

阿花对着两人点了点头,没有当回事,毕竟,自己是堂堂的刺史夫人。

赶了一天的路,小红等已经去了马厩了,不过小红的脾气是我需要一匹马独占这里,所以刺史府的马匹都被赶到一边去了,而它独自在那里吃着好吃的草料,悠然自得。

听到了叶檀回来的消息,叶大发带着夜枭以及于雨媛三人一起过来拜见,看到叶檀坐在那里,一脸的疲惫,不由得心疼地走过去直接跪在地上,哭泣道,“少主,少主,你受苦了。”

叶檀抬头一看,却是自己家的厨子头子,叶大发,这个老家伙倒是越发的活的滋润了,身边竟然还有一个漂亮的女子,这个女子从身上的味道来看就知道是青楼女子,看来这个老家伙也是幸福的不行啊,当然啦,他是不知道这件事是于玉萍主持的,让自己的丈夫娶了不少的女子,不由得笑着说道,“大发叔,好久不见啊,起来,起来,咋还哭上了呢?你不知道我府里的规矩啊。”

叶大发目中含泪地磕了几个头之后才慢慢地起来,笑着看着叶檀道,“少主,在外面,还是要有点规矩的话,否则让人笑话。”

“你啊,你,就是如此的死板。”叶檀笑呵呵地起身,拉着他来到自己的身边的身边坐下道,“这位是?”

“妾身乃是夫君的五婆娘,于雨媛。”于雨媛不管是走路还是说话,都是带着一股子淡淡的妩媚的味道,这个可不是假的,而是实实在在的,这个东西已经到了她的骨子里了,虽然说之前被于玉萍训练过,可是有些东西不是一句话,两句话就可以清除干净的。

“呵呵,大发叔,你这么做,玉萍姨娘知道吗?”叶檀发现业力鲁和朵颜两人都咽口水了,毕竟如此肌肤细嫩白皙的女子,可是不多见啊,特别是在这样的地方,凉州的女子皮肤普遍都比较粗糙,这个是因为特殊的环境所致,你没有其他的办法,而且这个于雨媛柳叶弯眉,脸蛋小巧却又带着一丝不让人侵犯的味道来,一看就知道是闺房之中的尤物。

“呵呵,这个,就是玉萍拾掇的,我哪里敢啊。”叶大发不好意思地说道,让叶檀愣了一下,随即问道,“难道之前你们说的玉萍姨娘出去做生意的事,是真的?”

“回少主的话,是真的,玉萍姐姐救了我们姐妹五人,说是她在外没有时间时刻照顾老爷,就让我们帮忙照顾,我们都是很感激的。”于雨媛的话让叶檀暗自想到,不愧是从青楼里出来的女子,这个脑子真的够用啊。

“好好好,只要是你们过得好,钱不够找我,房子不够找我,吃的东西不够也找我,但是,我叶府的规矩你应该也是知道的吧,如果违反了,那个我可不会给大发叔面子的,懂吗?”叶檀淡淡地说道,却让于雨媛对于这个松洲侯刺史叶檀有了一个新的认识,看似平和安静,却又杀伐决断,不是那么好忽悠的人。

“妾身沉浮欢场十年,如此年老色衰,还能被老爷看上,是妾身的福气,妾身定然不会辜负了少主的期盼。”于雨媛说这话的时候都是跪着,一脸决然的模样,让叶檀想起了一些贞烈的女子,有些贞烈的女子很奇怪,她们在某些地方看似很随意,可是一旦找到了一个可以托付终生人,就会表现的很贞烈,你指望一个青楼女子在青楼表现贞烈的话,不如让人去皇宫里指着李世民的鼻子骂娘,那都是找死的。

一个人的出身是没有办法决定的,可是一个人的自我未来,却是可以由自己决定的。

“你起来吧,不仅是你,你的那些姐妹也是如此,松洲可以给人一切,也可以夺走一切。”

叶檀说完这句话,不经意地动了动嘴唇,叶大发就直接跑出去对着外面的人喊道,“还不快点给少爷上茶,还有许大人,也喊来,刺史大人回来了,可以宣旨了。”

门口的人应了一声就跑出去了,而夜枭则对门口说了一声,一个一身素白素白的女子就端着一个盘子走了进来,丝毫不管朵颜的眼神,就直接来到了叶檀的身边,将一套白如玉一样的杯子放在叶檀的手边道,“少主,喝茶。”

“恩。”叶檀端起茶碗,轻轻地打开,一股子淡淡的清香,在空气中蔓延,让业力鲁忍不住吸了一口气道,“叶侯,这就是你们松洲的清茶?”

“是啊,味道还凑合。”叶檀喝了几口之后,似乎想到了业力鲁了,就对代金凤说道,“给他们也来一杯。”

代金凤点【147小说 marchagaygdl.com】了点头,就给朵颜,朵云以及业力鲁都来了一杯,只是呢,阿花却没有给,让她气闷却不知道说什么,人家的脾气就是如此,将这里当成他们自己家的了。

过了一会,一阵哈哈大笑就传来了,一身肥肉的许敬宗就出现在大厅里,看到叶檀的时候就忍不住埋怨道,“叶侯啊,你跑什么地方去了,累死我了。”

“你还是先给刺史大人宣旨吧,你看看你,这一年的时间是不是胖了太多了?怎么回事啊?”叶檀调笑地问道。

“哎,你们松洲太可怕了。”

许敬宗感慨了一句,然后就走到主位那里,看着业力鲁道,“刺史大人,下官许敬宗拜见,都是熟人,就不用摆什么香案了,你看看吧。”

说着就将圣旨递过去,然后坐在一边看着代金凤道,“给我一杯茶吧,你们这些人啊,太抠门了,自从离开松洲之后,就没有喝过,说什么,少爷不在,你们不敢。”

看着他委屈的模样,叶檀笑了一下,对着代金凤道,“给他一杯。”

“诺。”代金凤给他也倒了一杯,然后递过去之后埋怨道,“许先生,你不是拿了一大包茶叶吗?”

“我的茶叶是我在这里的命根子啊,能和你们一样吗?而且,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少爷除了极品茶叶之外,剩下的都不喝,我不得占点便宜啊。”他端起茶碗喝了一口,味道那叫做一个舒服啊。

朵颜虽然没有喝过这个东西,可还是学着有模有样地喝了一口,觉得味道有点苦,只是很香,而朵云则很自在地喝了几口,发现真的挺好喝的。

业力鲁认识汉字,虽然不多,可是刺史啊,别驾啊,什么都认识,最主要的就是李世民的大印,他是认识的,不过此时的大印却似乎不是他平时看到的那个,虽然不会怀疑这个东西是假的,可还是忍不住问道,“许先生,这个上面的大印是怎么回事?”

“你说的这个啊,可是叶侯的功劳哦。”许敬宗笑呵呵的说道,然后指着圣旨上的图案道,“以前的大印都是陛下自己雕刻的,可是这个可是当年的那颗传国玉玺啊,当初流落在草原上被叶侯找到了,献给陛下之后,就更改了。”

“啊?传国玉玺?”业力鲁虽然是边塞的人,可也是知道那个东西的重要性,没有想到竟然是叶檀找到的,这样的好东西,可不多见哦。

“那以后就麻烦许别驾了。”

业力鲁看出来了这个圣旨,许敬宗是自己的副手,而在之前在这里的官员那里有什么副手啊,什么领兵的,管理内政的,都是刺史一人,你也没有其他的办法,因为没人愿意来啊。

“应该是下官以后需要刺史大人照顾才是。”许敬宗说到这里,却忽然一拍脑子道,“刺史大人,陛下还给你了一些赏赐,已经给夫人搬入了库房了,有时间看看吧。”

“多谢陛下,陛下隆恩,业力鲁一定竭力完成圣恩所托之事。”业力鲁突然站起来,对着长安的方向直接跪拜,而阿花也跟着跪下,这种礼仪是一种行为也是一种心理的行为。

“老爷,是否还没吃饭?”阿花陪着自己的老爷,看着他们似乎聊了一会,就有点疲惫的样子,就问道。

“你不说我还忘记了呢,一会给朵颜他们安排住处,同时让下面的人上饭,可是饿死我了。”业力鲁似乎是忽然想到的,就说道,其实呢,不是如此,而是因为之前在路上听说自己家都要被人给拆了,他不好意思说而已。

“夫人,且慢。”叶大发却在这个时候忽然阻止阿花要离开,站出来说道。

“你有什么事?”阿花有点不满地问道,竟然茶水都不给自己一碗,现在还想要阻止自己干什么事,你们的胆子真的挺肥的吗?

“今日叨扰了贵府,我们也没有其他的回报,一会就吃我们准备的饭食吧。”

“不用。”阿花却直接拒绝,然后直接出去了,让业力鲁有点尴尬地看着叶檀道,“叶侯,不好意思啊,这个女人被我宠坏了,还请见谅。”

叶檀知道这两人肯定是心神互通的,要是平时的话,怎么会如此做呢,肯定是他也觉得气不顺的结果。

“小事儿,夫人肯定是知道大人的喜好的,这个也是应该的。”叶檀说完这句话,就看着叶大发一眼道,“一会多准备一点,你们呢,赶路一天了,也累了吧,记得早点休息。”

“诺。”叶大发说完这句话就带着于雨媛出去了,而夜枭则一直在叶檀的身边,和代金凤一男一女两人在一起伺候这几人。

走了半天的时间,所以,能不饿吗?

很快,一群人就去了刺史府的饭堂了,虽然这里粗鄙了一下,可是饭厅却是不小,虽然走过去的路上,看到了一些碎石,还有一些地方没有完全完工的地方,可是走进去之后,却发现了一些平时没有看到的桌子和椅子,不得不说,这个是不错的。

此时的饭厅里也是灯火通明,不知道是谁用了一些牛油蜡烛,将整个饭厅里都照耀的非常亮堂,而且看样子应该不是刺史府应该有的,因为他们天黑之后几乎很少点灯,浪费啊。

然后在业力鲁的力邀之下,大家都坐下来了。

叶檀的面前摆了四个菜,除了那个青菜之外,剩下的业力鲁都不认识,而业力鲁和其他的几个人面前则是大块的烤肉以及一些酒,其他的一概没有,虽然说草原上的人吃草,可是却不多见的。

一股子浓烈的香味在这个饭厅里飘扬,朵颜等人都饿了,就直接上手了。

而叶檀的面前则是一碗白米饭,一条鱼,一块红烧肉,一个炒青菜,和一个野酒菜炒鲜牛肉,至于汤则是野菜豆腐汤。

相对于其他的人的东西,这个东西似乎有点寒酸,特别是鱼,对于这里的人来说,根本不屑吃,因为腥味很重,而且很多人吃了之后还容易出现上吐下泻的可能。

可是叶檀拿起筷子夹了一筷子,雪白的鱼肉沾了一点汤汁,味道非常的不错,简直就是让人沉醉的味道,点了点头道,“不错。”

“少主,这里别看荒凉,可是鱼肉比我们那里好多了,虽然没有猪肉,可是我们自带的,您尝尝,还有这个野韭菜也不错,现在正在采摘的时候,如果现在做成野韭菜酱的话,足以吃一年的。”

夜枭在边上解释,同时指着那锅豆腐汤道,“少主,您先吃着,我们先下去了,不过这个豆腐汤您得喝着,老夫人可是说了,你总是不回家,她要是见到你非得打断你的腿不可。”

“你个臭小子,滚。”叶檀一脸不耐烦地说道,吃个饭都不安心,非得让自己吃的心惊胆战的。

其他的人都吃着肉,许敬宗本来也想吃米饭来着,可是叶大发说了,没有,多余的都给叶檀了,他只能一脸皱眉地吃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