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都市 > 乡村小神棍 > 第2290章 善后与出发

赢8娱乐登录1442

当拓跋风带着自己的儿女和剑戟伤员赶到下面的时候,一切都结束了。

“去给张少磕几个响头,谢过他不杀之恩。”吕玄松开自己徒弟的手,正色说道。

陈艾琳很严肃地点头,走到张横面前,毫无拖泥带水地跪下,连磕了三个响头,朗声说道:“谢张尊者不杀之恩。”

“艾琳……”姗姗【147小说】来迟的拓跋琦看到这一幕,心中很不是滋味。

在他身边站着自己的未婚妻寇芳,只不过寇芳的焦点没有留在这个勾引自己男人的狐媚子身上,而是在旁边的张横身上。

挥了挥手,张横淡漠地说道:“赶紧离开吧,不然我怕其他的人会不愿意让你们离开。”

吕玄重重点头。

站起身来的陈艾琳一挥手,那两口失窃的大鼎出现在了地上。

两人再次跟众人告别,缓缓离去。

“小张,这是怎么回事?”拓跋风脸色有些不自然,按照他的想法,无论如何都不能让陈艾琳离开的。

张横叹了口气说道:“风老,如果不是吕玄放弃自己的另类长生帮助我,只怕我们度不过这场劫难,现在他要求个人情让我留下陈艾琳的性命,我也不能将这个心狠下来啊。”

拓跋风自然是极为圆滑的老狐狸,自然明白他的无奈,只得苦笑。

“没事干爹,只要事情解决了就好,而且……”毕萧雨浅笑嫣然,雀跃地说道:“真正的幕后黑手也不在这里啊!”

她的话明显是要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到三番两次想要陷害他们的苏家苏天身上。

拓跋风听完后,露出一抹当年在沙场上养出的阴狠,点头说道:“那咱们现在就去把幕后黑手缉拿归案。”

剑戟是和神龙组一样的特殊部门,在某些地方拥有一定的权力,比如这种想要盗窃大鼎的案子上,他们的权力还是挺大的。

没有多久,苏天就被剑戟的人软禁了起来,等待结果。

根据拓跋风后来所说,言外之意是改定的罪名已经定下了,现在就等着一个流程了。

“还有一个人,我觉得你应该见一见。”拓跋风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人家流离失所的苏杏西带了上来,在他身边轻声说道:“这小女孩挺可怜的,被苏天当做了一颗棋子,现在又被真正抛弃了,我想过如何安置她,但想来想去,还是让你来处理吧。”

苏杏西看到张横后,很勉强地笑了一下。

张横也对她笑了一下,走到今天这一步,应该是他们都没有想到的,更何况这个女孩子只是单纯地想要自己帮助她救助爷爷脱离苦海呢?

只是她这个爷爷啊……

一个是心思单纯一心牵挂爷爷的好孙女,一个则是费心费力苦苦算计着自己亲孙女的亲爷爷。

“这一次,苏家是真的不要我了……”苏杏西牵强地笑着,眸子里却积满了泪水。

张横将双手枕在自己脑后,打趣道:“我这里也没有地方能够收留你啊,除非你愿意卖身给我,去补天给我打个工,正好补天现在缺一个人坐镇。”

“谁要卖身给你啊。”苏杏西瞪了他一眼,却忍不住低下头破涕为笑。

她悲哀地觉得,有时候,血浓于水的亲人甚至还不如当初误会自己把自己当做敌人的外人。

……

本来张横想要再多留上京几天,抽个时间去看看韩秦阳的,但是拓跋风却很担心其他地方镇压气运的国器会不会也有人动心思,于是便催促张横跟毕萧雨离开了。

在张横走之前,他还语重心长地对张横说:“这一次你记首功,但是因为你身份比较特殊,所以你也不要想着能够得到特别的奖励,不过我可以肯定的是,将来你的家属至少是军属级别的待遇。”

对此张横满意地一笑,他当年就是神龙组的人,现在又跟剑戟这个组织交好,能够得到这些东西是已经很不错了,毕竟他说到底是玄门中人,跟一切体制内的东西不应该有太多关联。

现在能为自己的家人父母争取到这样一个待遇,也不用担心以后那些跟自己敌对的玄门中人会对他们下死手了。

“张横,别怪我没提醒啊,剑戟的人员都是极其桀骜不驯的,除了我和干爹谁都不服,所以你最好提前做点准备。”开着一辆很上得了台面的越野车一路西行,毕萧雨从后视镜里瞟了坐在后面闭目养神的张横几眼,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望着自己这个平日里不苟言笑的大姐头居然会露出这种犯花痴一样的笑容,坐在副驾驶的剑戟下属下巴都要惊掉了,忍不住低声呢喃道:“完了完了,咱们剑戟这群人明争暗斗了这么多年,到头来要被别人捷足先登了。”

张横摇头低笑,伸了个懒腰,说道:“要不是我徒弟和仆从被我留在你干爹身边暂时守护他,光凭他们两个就可以放翻你们一群人,你信不信?”

“那是自然,你们毕竟是玄门中人,都是修炼仙法的人,但我敢说,你们在对肉身和体魄的开发上绝对不如我们,甚至可能不依靠那些玄门秘法,单打独斗下,他们还不是我们的对手。”毕萧雨的脸上仍然带着那种干练而柔中带刚的笑容。

她的话音刚刚落下,坐在副驾驶的人突然一拍脑袋,哎呀了一声,叫道:“大姐头,西域这边的剑戟分部,好像是王庄领头啊,那个人暗恋你许久了,如果知道你带着一个男人来教训他们,只怕更是不服了!”

“你在乱说些什么?”越野车哐当一声,抛锚了,毕萧雨脸蛋红彤彤,忍不住伸出手来拍打副驾驶上的下属。

下属一边大喊大姐头饶命,一边低声奇怪道:“我又没说错什么,王庄的确暗恋大姐头啊,以往大姐头听到这种消息都笑得合不拢嘴了,怎么今天这么……女人?”

毕萧雨耳根子都要红了,对着他又是一顿暴揍。

张横笑了笑,看向西域这边熟悉的风沙,突然想起了一个故人,忍不住目光一黯,也不知道她现在到底怎样了,为什么就不愿意见见自己呢?

算算时间,又快要过去一年了,她……还好么?

……

西域一望无际的沙漠之中,有一座城独自立着。

其大门上,一把剑和一杆戟交叉的标志赫然耀眼。

一个光着膀子的汉子正背着两根三人合抱不下的木桩奔跑。

“老大真是越来越强了,这两根木桩可都是实心木啊,粗略估计一吨左右……”旁边累得到底不起的汉子忍不住赞叹道。

“唉……老大估计是听到上京那边传来的消息受到刺激了,你也知道老大喜欢大姐头好几年了。”另外一个汉子猛地灌了一口水,叹气道。

“张横……”

他们谈话之间,背着一吨重的实心木跑了两圈的王庄停了下来,木桩落在地上,甚至令得整个操场都震动了起来。

他抬头望着远方,露出好战的笑容,喃喃道:“我一定会挑战你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