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古代 > 六界封神 > 默认卷_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反咬一口

赢8娱乐登录1442

 热门推荐:

玄月认真的说道:“既然是你看到的,那么肯定需要你在场,如果我去说,难免会被认为是我在陷害宋师兄。”

叶晨道:“那我一个外人去说,那岂不是更加不好?”

“就因为你是外人,所以你去说,才更加的客观。”玄月说道。

叶晨道:“刚才就被人认为是jiān细,我可不想再被人认为我想对你们青城山有什么不轨的行为呢。”

玄月诚恳的看着叶晨道:“你相信我,不论发生什么,我都跟你一起。”

叶晨看着玄月这诚恳的眼神,也是一阵无奈,摆了摆手说道:“好吧,那就跟你去走一趟吧。”

玄月道:“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去。”

玄月拉着叶晨就离开了洞府。

青城山虽然只是万仙州天南府的一个小势力,但是其宗门的规模极为不小,光是大大小小的山峰都是数不过来,而那青城山的主峰更是高耸入云,宏伟霸气。

在青城山弟子中,只要是被看好的弟子,都会有自己的山峰洞府进行修炼,那些大大小小的山峰便是这些弟子的修炼之所。

玄月带着叶晨来到了青城山的主峰,叶晨看着青城山的主峰巍峨程度,也是颇为感慨,这仙界的一个小势力的山头都是这么的宏伟大气,比起人间界圣地都要强大。

这两者之间,可是一点可比xìng都没有啊。

来到主峰之后,玄月就带着叶晨快速朝着一座大殿走去。

“现在师父在闭关,还没有出关,一切事务都暂且由大师兄打理,所以我们现在先去禀明大师兄,请大师兄定夺。”玄月一边快速走着,一边解释道。

叶晨点了点头,目光也是不断的环顾四周。

玄月与叶晨快要到大殿的时候,却是与宋元山碰了一个正着。

玄月心中微微一颤,脸sè变了变。叶晨见到宋元山之后,便是靠近了玄月一些,扯了一下玄月的衣服进行暗示。

玄月立即会意,神sè又恢复了过来,不露神sè的继续朝前走去。

宋元山见到了玄月,笑着道:“玄月师妹脚步匆匆的是有急事要找大师兄?”

玄月笑着点头道:“是啊,宋师兄刚从大师兄那里来?”

宋元山道:“是啊,找大师兄一点事情。”

说着,宋元山目光落在了叶晨的身上,上下打量了一番,道:“这位似乎不是我们青城山的弟子啊。”

玄月说道:“是啊,这也是我带他来找大师兄的原因,宋师兄要不要也一起?”

宋元山一听,感觉玄月话里有话,但是也没有往内jiān事情上面去向,他自认自己做的事天衣无缝,根本无人知晓,更不要说是玄月这个小师妹会发现了。

因此宋元山也是比较好奇,玄月为何话里有话,而且还是在针对他一样。

宋元山不露声sè的笑道:“好啊,现在也没有什么事情,那就一起吧。”

玄月微微一笑,然后带着叶晨就快步走向了大殿。

宋元山脸sè微微变了变,显得有些yīn沉,加快了脚步跟了上去。

玄月进入大殿之后,来到了大殿的一间偏殿中,此时一名银袍青年正在偏殿内的书案上写着什么。

“见过大师兄。”玄月走到了偏殿内,抱拳对银袍青年行礼道。

银袍青年看了一眼玄月,目光又在叶晨的身上扫了一眼,觉得叶晨有些陌生,便是皱了皱眉,说道:“玄月,有什么事情吗?”

玄月瞥了一眼一旁跟来的宋元山,然后说道:“大师兄,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禀告。”

银袍青年看玄月如此的严肃,看样子是真的有要事要说,就放下了手中的笔,沉稳的说道:“你说吧。”

玄月郑重的说道:“大师兄,我们青城山有内jiān。”

当玄月说出这话的时候,一旁的宋元山心中顿时一颤,但是脸上的表情越是显得尤为的惊讶与不敢置信,完全不是心虚的表情。

叶晨也在关注着宋元山的表情与眼神,发现宋元山竟然掩饰得如此之好,心中莫名的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宋元山没有那么简单啊。

青袍青年脸sè一变,神sè变得郑重起来,眼眸中更是闪过一道锐利的光芒,道:“玄月,此事可有证据,可不能够**说。”

“玄月师妹,这消息是从何而来?那内jiān又是谁?”宋元山不露声sè的问道。

玄月看着宋元山那镇定的表情,心中便是感觉到愤怒,脱口而出道:“内jiān就是你宋师兄!”

“玄月,这话可不能够**说!”银袍青年顿时呵斥道,他觉得玄月这是在说气www.marchagaygdl.com话一样。

宋元山笑了笑,一脸的镇定,道:“玄月师妹真是会开玩笑。”

“我不是在开玩笑,你就是内jiān,就在之前,你就与九黎族的人在山下会面。”玄月盯着宋元山道。

宋元山心中虽然吃惊,刚才他的确是与九黎族的人见面了,玄月怎么知道的?

宋元山不由得想到了玄月身边的叶晨,当时他已经很小心谨慎了,也没有发现有人暗中窥视啊?

虽然吃惊,但宋元山的表情却依旧没有表露出来,轻轻的一笑,带着一些怒意道:“玄月师妹,这话可不能够**说啊,你有什么证据吗?”

“玄月,你若是没有证据,那就是污蔑了,这事情可大可小啊。”银袍青年神sè严肃的说道。

玄月理直气壮道:“我这位朋友亲眼看到了,溪风,你来说。”

“哈哈……”还不等叶晨开口,宋元山就大笑了起来,道:“玄月师妹,这人似乎并不是我青城山的弟子吧?他的话你觉得可信吗?”

“我觉得可信!”玄月毫不犹豫的回答。

叶晨心中一阵无奈的叹息,知道今天这事情算是不好对付了,这宋元山心机极深,恐怕这件事他们还会要吃亏啊。

“玄月,这人是谁?你们怎么认识的?”银袍青年神sè严肃,目光在叶晨的身上来回打量着,用质问的口气道。

玄月说道:“他是我在山下溪水边捡来的,当时他受了伤……”

“玄月师妹啊,你被人利用了啊。”宋元山叹息了一声,没有丝毫责怪玄月的意思,说道:“我知道你也是为了青城山着想,所以才会被他给骗了。”

“他的来历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他的话可信吗?说不定,他就是九黎族派来的jiān细,就是想要挑拨离间啊。”

“不可能!”玄月很肯定道:“他不会骗我的!”

银袍青年沉默着,眉头拧在了一起,盯着叶晨,道:“你是谁?为何要来我青城山?是不是九黎族派你来的。”

叶晨苦笑着道:“我澄清一点,不是我想来青城山的,我醒来的时候就在青城山了,其次,我跟那九黎族一点关系都没有,今天我下山离开,就看到了他与另一个人谈论着要进攻青城山的事情,所以才返回来告知的,若是你们不信,我也没有办法。”

“简直是一派胡言!”宋元山哼道:“我之前一直都在大师兄这里,又怎么可能去山下与九黎族的人密会?”

说到这里的时候,罗青突然进入了偏殿中,他见到叶晨、玄月都在,不由得愣了一下。

玄月见到罗青之后,眼睛一亮,连忙说道:“罗师兄可以证明溪风不是九黎族的人。”

罗青一脸的疑惑,他还没有搞清楚情况呢,就被一双双眼睛盯着。

“罗青,我来问你,你认识他吗?”银袍青年严肃的问道。

罗青先是一愣,然后沉默了片刻,道:“认识,他是玄月从山下捡来的。”

玄月听到罗青的回答,得意的看着宋元山,然后继续说道:“罗师兄,溪风是九黎族的人吗?”

罗青看了一眼银袍青年与宋元山,心中暗自想:这是什么情况?看大师兄的表情似乎有大事啊,玄月师妹让我证明溪风不是九黎族的人,难道说大师兄也怀疑溪风?

罗青想到这里,心中不由得冷笑了一声,暗自道:“既然大师兄都怀疑了,那我也就顺水推舟!正好没有地方报仇,没想到机会来了。”

罗青抱拳道:“溪风来历可以,我此前也推断他是不是九黎族的人,但是玄月师妹却一直为他辩护。”

玄月听到罗青的回答,脸sè顿时一变,激动道:“罗师兄你怎么这么说?你……”

“玄月,够了!”银袍青年呵斥了一声,道:“我看你是被这个人给蒙蔽了,此人来历不明,他的话不可信!”

“大师兄……”玄月着急道。

宋元山打断道:“大师兄,此人是不是九黎族的jiān细不说,还有待查证,但是挑拨离间,肯定是别有用心啊。”

银袍青年点了点头,道:“此事必须要查清楚,现将溪风关押起来,等查实之后,再做定夺!”

“大师兄,不可以啊。”玄月着急道。

银袍青年道:“玄月,你若是再执迷不悟,就将你一起关押。”

玄月听到这话,深吸了一口气,盯着银袍青年道:“既然如此,那大师兄就将我一起关押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