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都市 > 失业女王 > 64番外(下)

赢8娱乐登录1442

 热门推荐:

6

爱情供给的养分,让夏至在学业上有了极大的进步。en8.

她将对沈冬至的爱意和感激全都融入到她的设计里。当她一针一线的将那些婚纱从图纸变成实物时,她觉得胸怀里异常满足,像挤满了风的感觉。

那些代表着她的梦想她的爱情的设计在国内的大赛中得了大奖。

夏至终于感觉到这个世界开始眷顾她这个弃儿。

当她拿到奖杯时。她和沈冬至拥抱着喜极而泣。

时值圣诞节,为了奖励她的用功,沈冬至带她到海边庆祝。

咸腥的海风,柔软的沙滩,夏至脱了鞋袜坐在浪潮边缘,时而推起的海水轻抚着她的脚背。海风和海浪仿佛奏着天然的乐章。

枕着沈冬至的肩膀,夏至安然的睡去。

等她醒来时,她正睡在一颗完整燃烧的“心”里。

不知道什么时候,沈冬至用蜡烛摆了一颗心,而她,正在这颗心的中央。

她睡眼惺忪的看着那些燃烧的蜡烛,火焰跳动,恍惚了她的视线,穿过火焰,她看着站在火焰之外的沈冬至。只觉得胸怀里那种被风挤满的感觉又来了。

沈冬至站在圈外,小心翼翼的从口袋中拿出一枚戒指,单膝跪地,郑重其事的对夏至说:“夏至,从现在起,我把心交给你保管,我会竭尽所能的爱你,呵护你,请你嫁给我,让我一辈子照顾你。”

冬天的海边有些湿冷。但夏至觉得一颗心都被煨得热热的。夏至傻傻的看着他。只一瞬间,她就觉得视线模糊了。

她一直觉得自己不是爱哭的女孩儿,可自从和沈冬至在一起,眼泪总是特别多。

是谁说过,爱情总是伴着眼泪。这句话真没说错。难过的时候会哭,幸福的时候,也会。

她缓缓的走出那颗燃烧着的“心”,一步一步到沈冬至面前,伸出自己的左手递给沈冬至:“我听说,人的灵魂只有七克重,从今天起,请你带着我七克的灵魂走,不管到哪里,请你带着我。”

沈冬至带着笑意将戒指套在夏至纤长的手指上。他站起来紧紧的拥抱她,兴奋的像个孩子。他抱着她转圈,奔跑,仿佛全世界的幸福就在他怀里。

那时候的他们是那么坚定不移的爱着对方,幸福的数着日子,头靠着头计划着各种各样的未来,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未来。

一切似乎都水到渠成了,等的,只是夏至毕业。

他们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们会分开。

夏至也没有想到,有一天,沈冬至会另娶他人。

7

2oo8年,夏至大学毕业,拿着漂亮的履历却屡屡碰壁,那时候她什么都不知道。因着沈冬至的爱,她反倒越挫越勇。

因为忙碌,她没有发现沈冬至越来越紧的眉头和很多很多次的欲言又止。

直到有一天,一个和沈冬至长相六成相似的中年妇人找到她。

那妇人用近乎轻蔑的眼光将夏至从头打量到尾,末了,扔下一张金额空白的支票,冷冷的说:“夏小姐,请你离开我儿子,条件你随便开。”

夏至感觉全身的血液都涌到了头顶。她竭力渴求的尊严和骄傲瞬间就被撕得粉碎。她很想将那张支票甩到那女人脸上。可她不行,因为那是她最爱的,沈冬至的母亲。

她努力让自己镇定,许久后她才缓慢的说:“阿姨,对不起,我们不是在演八点档电视剧,我不会离开沈冬至,除非他先离开我。”说完,她把支票推回去:“沈冬至在我眼里比我的命更重要,请您别拿这个来侮辱他也别拿这个来侮辱我。”

诚然,夏至的那番话没能感动沈冬至的母亲,她只是用更轻蔑的目光看她,近乎刻薄的说:“沈冬至不能娶一个杀人犯的女儿,我沈家也不能要一个杀人犯的女儿当儿媳妇,夏小姐,你要是真爱沈冬至,就应该离开他,你想毁了他的前途吗?”

夏至觉得难堪极了,她努力掩盖的,那些伤疤一样的过往轻而易举就被揭开,她感觉那伤疤此刻正鲜血淋漓。『雅*文*言*情*首*发』“杀人犯的女儿”是她怎么都甩脱不掉的身份。她的手紧紧攥握成拳,死死咬唇:“对不起,不管您说什么我都不能离开沈冬至,除非沈冬至先离开我。”

她独自承受了沈冬至母亲狠狠的一巴掌。

原来,这就是高傲的人种,甩人巴掌的时候一点也不高雅,表情和常人一样狰狞。她傻傻的捂着发烫的脸颊走在路上。

明明是那样难堪,可她觉得值得。为了沈冬至,她什么都可以承受。更何况只是小小的一巴掌?

她是那样笃定。因为他们彼此相爱。她觉得一切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只要他们相爱,什么都不能将他们分开。

可她错了,因为沈冬至最终还是妥协了。

那个说爱她一辈子照顾她一辈子的男人,痛苦的抓着头发,跪在她面前说:“夏至,对不起,我们分手吧,我妈身体不好,这次她住院真的很严重,她真的不能再承受任何打击了,对不起夏至,要怪就怪我吧!是我又一次向他们妥协了。”

当时的夏至很想哭,或者对他大闹。可她什么都没有做。她只觉得心脏像被一只无形的手紧紧的抓住,她感觉自己连呼吸都会疼。

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们的爱会让他那么痛苦。他竟然会跪着求她分手。

他痛苦挣扎的表情将她撕扯得血肉模糊,她几乎要无助的倒下去。

夏至想着,也许,再大的痛也不过如此。

仿佛全部的意识都被抽离了,她的眼神变得空洞,她直直的盯着他,一字一顿的问:“你说,你把心交给我保管,会竭尽所能的爱我,呵护我,照顾我一辈子,这些话,是不是不算数了?”

沈冬至痛苦的别开脸,只是一个劲的说:“对不起,夏至,对不起。”

夏至终于笑了,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笑,她听到自己冷静到可怕的声音,她说:“你走吧,我不怪你,我同意分手,我会离开这里,走的远远的。”

说完,她转身离开。

最后一刻,她听见沈冬至熟悉的声音,他说:“夏至,我的心永远都在你那里,不管你去哪里,带它走吧。”

夏至停了一下,最后,重重的关上了门。

8

夏至消失了半年。

而那半年里,家里安排沈冬至和我相亲。

我对沈冬至的情史并不了解,也不需了解。那时候我并不知道夏至是谁,所以对这一切都没什么概念。

沈冬至是个沉默得有些阴郁的人,他对我非常不上心,这一点我非常清楚。我们见了五次面,他还会在走神以后尴尬的问我:“你叫什么来着?”

我只能不厌其烦的说:“我叫小真,黄小真。”

我知道家里希望我们结婚,我没有反对,从小我就知道我的一切我自己都不能做主,所以也就习惯随便家里了。况且沈冬至长得英俊,也许对着他不说话也能吃下饭吧。

我当时是这么想的。

2oo9年,我们的婚礼排上日程。然后,夏至出现在我们的生活里。

她为我设计了结婚的礼服,她出现在沈冬至的手机里,她出现在沈冬至梦中的喃喃自语里。她在我的生活里无处不在。她经常在节日里把沈冬至带走。

我想,我也许该恨她。她是我婚姻里的第三个人。

可我不能。

因为我始终分不清,我和她究竟谁才是第三者。

直到女儿出世,直到她找到我。

她向我叙述的故事还在继续。

2oo9年,消失半年后,她回来了。

那样任性的回来,不管沈冬至是不是结婚,她都要和他在一起。

她不在乎道德,她不在乎伦常,她只想和他在一起。

她是那么爱他,没有他的世界,她一秒钟都活不下去。

结婚后的沈冬至不再是她一个人的,她知道他还有一个家。

所以她变得暴戾,变得易怒,变得多疑。

她总是不断的要沈冬至向她证明,证明从始至终他只爱她一个。

于是她总是不断挑战他的家庭,总在节日将他死死的绑在身边。而沈冬至总是拗不过她。好不容易失而复得,他不想得而复失。

她知道这样的她让他很难过,可她忍不住。

她对沈冬至说:“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卑劣最该死的女人,等我死了,我一定乖乖的到地狱去领罚,但是我【147小说 marchagaygdl.com】还活着,所以,请让我任性一次,我发誓,这一定是我这辈子最后一次任性。”

“沈冬至,请你一直爱我,一直一直爱我,爱到我死的那一刻再停止,好吗?”

那样卑微的眼神。

任谁也不忍拒绝。

所以,这样一段三人行的畸形关系,一直保持了两年,直到我的女儿出生。

时间是,2o11年,圣诞节。

9

夏至讲这些故事的时候,声音都是颤抖的。我能感觉到她那些排山倒海的悲伤,可她一直在竭力忍耐。

她说:“小真,前几天,我去了那个记忆都有些模糊的海边,我感觉沈冬至的脸好像就在海水里,可我一碰,海水就碎了。”

我抿了一口咖啡,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划清距离的说:“我女儿还在等我回去。夏小姐,虽然你们的爱情很可歌可泣,可我想提醒你,沈冬至,是我合法的丈夫。”

夏至看着我,坚定不移的点点头:“我知道。我知道我很任性。我没想过能求得你的原谅。我今天来找你,其实只是有几句话想要交代。”

“请问你是以什么立场呢?”

“小真,我没有恶意。”夏至低头拢了拢落下的几绺鬓发,模样温柔,她顿了顿,等她再抬头,我看见她眼眶里蓄满的泪水。

她说,“小真,请你以后一定要好好的爱沈冬至。他不是坏人。真的,这一切都是我任性,其实他一直很挣扎。我跟了他七年,有过三个没成型的孩子,他一直觉得对不起我才没开口拒绝,其实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缠着他。”

她说,“我没想过和你抢沈冬至,因为这么多年我都执迷不悟的觉得他就是我的。现在我真的决定要走了,所以我把他交给你,请你好好照顾他,好好爱他,好吗?”

她说,“我设计了那么多婚纱,却一次都没穿过,所以小真,请你可怜可怜我,下辈子,把沈冬至让给我,可以吗?”

她说,“我脑瘤已经到了不能治的地步了,这两年我已经满足了,我知道我是个特别任性的人,等我死了,我会到地狱去领罚的,我会去赎罪。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

……

她临走前,送了我一件包装完好的婚纱,但是从镂空的地方还是能看到那婚纱已经有些年岁,开始有微微的泛黄,她说那是她外曾祖母就传下来的,她这辈子没机会穿,所以她送给我的女儿。

她说,沈冬至的女儿穿起来,一定很好看……

1o

我后来再也没有见过夏至。

因为夏至走了。

她吃了很多安眠药,自杀了。

传说自杀的人会下地狱,她真的像她说的那样,去地狱赎罪了。

关于这个故事的最后,我也只是听说。

听说,是去她家里取设计的同事发现不对劲才给沈冬至打的电话,当沈冬至赶到夏至家里时,他整个人已经懵了。

他的手颤抖到连钥匙都拿不稳,半天都开不开门,最后是夏至的同事接过钥匙把门打开的。

他们进去的时候,夏至像睡着一样躺在床上,表情十分安详,盖在她身上的,是她新制作的两件婚纱。

我想,她最后肯定非常想穿一次的,可她最终还是没有穿。她一直是个执拗的人。

她的手上戴着当年沈冬至向她求婚时送的戒指,梳着好看的新娘头,化着完好的新娘妆。

她是那么渴望当个新娘。

可是她一辈子都没有这个机会。

沈冬至始终不相信她已经走了,他失控极了,疯了一样把她背在背上,非要把她送医院,他坚持她还有救,她不会死。

他狂奔一路,一直不停的问已然哭哭啼啼的夏至同事,“她还在我背上么?为什么我觉得她那么轻?”

跑到最后,他终于停下来,死死的抱着已经冰冷僵硬的夏至,哭得撕心裂肺,他一直不可置信的喃喃着:“原来真的只有七克重,夏至,为什么你的灵魂这么轻,我都感觉不到怎么办?”

……

11

我和很多人讲过夏至的故事。虽然夏至曾经走过很荒唐的两年,可所有听这个故事的人都原谅了夏至。

包括我。

她爱得那样苦,那样绝望。我实在不忍心再责怪一个在爱情里那么卑微的女人。

我想,如果不是生命到了尽头,她一定不会回来。因为她那么爱沈冬至,她绝对不忍心伤害他,所以总是伤害自己。

她很多次形容自己的那两年是最后一次任性。所以,大家都原谅了她最后一次的任性。

很多人问我,小真,就这样结束了吗?

沈冬至什么表示都没有吗?天呐!沈冬至真是个冷血的人。夏至真不值得。

我仔细想了许久,才想起最后的那点事。

我和沈冬至一直没什么交流,更何况是涉及夏至的话题,这绝对是他的雷区。

沈冬至消沉了很久。他在家里是行尸走肉一样的存在,安静的像一抹幽魂。我一直怀疑他的灵魂已经跟着夏至走了。

许久以后,我们搬新家,那件夏至送给我的婚纱被收拾了出来。

沈冬至看到了。

于是我耐心的跟他讲解了那件婚纱的由来。

他把那件款式过时的婚纱整理好,挂在墙上久久的欣赏。

他的眼神是那样专注,仿佛婚纱不是挂在墙上,而是穿在谁的身上。

我说:夏至说,你女儿穿起来一定很好看。

他没有回头,只是喃喃的说:她穿起来一定很好看。

我直到现在也不知道,沈冬至说的那个“她”,究竟是女儿,还是夏至。

而我,也没有去深究。

因为我知道,爱情不是一定要有结果,而有结果的,并不一定都有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