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玄幻 > 专情总裁宠上天 > 142:该办一办了

赢8娱乐登录1442

吴楚诗跟三人到沙发上坐下,安安乖巧的待在齐江雁怀里,对于这么一个小包子,一向稳重的陆霍志也忍不住要去逗逗他。

"安安确实是当初的那个孩子,我也没想到在那样的情况下,他还能活下来,安安生下来之后,我也给他做了详细的检查,他的身体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是健康的。"

吴楚诗给三人说着,齐江雁越听越心疼,对怀里不吵不闹的安安越发爱不释手了。

安安的存在能让老夫人知道,她一定得高兴坏。

陆海鑫即使已经知道了安安是诗诗的孩子,此时听她亲口说出来,发现自己内心并没有什么波澜,只是对小包子抱有好奇之心。

不过六年过去了,他也想明白了自己对吴楚诗到底是抱有怎样的想法,不过是个幼稚小孩为了报复自己大哥,才对她说喜欢的。

"诗诗,既然现在你也回来了,还有了安安这么个宝贝蛋,我跟霍志的意思是,你们的事情,也该办一办了,这一拖都六年过去了。"齐江雁提议道,当初两人两情相悦,又怀了孩子,本该是结婚的好时机,哪想到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

"嗯……"吴楚诗点点头,明白她的意思,若不是当初坠海,她跟陆澈明应该早就完婚了,但是现在这种情况,并不适合办喜事……

"而且安安也不能一直不入户口是吧,加上他也是该上学的年纪了,连大名都还没取,这怎么行呢,还有啊,我跟老夫人也一直盼着你成为我们陆家人呢。"见吴楚诗的反应并没有想象中激动,齐江雁以为她不愿嫁,连忙劝说着。

陆霍志只是拍着她的手,让她不要着急。

"阿姨,你说的我都知道,只是现在非常时期,我跟啊澈也商量过,等所有事情都处理完了,该办的我们一定会办好。"吴楚诗只能这么安抚着。

陆霍志夫妻还不知道吴家的情况,他们昨晚只是简单谈论了这几天发生的各种事情都是任思琪所做。

让两人心里有个底,清楚他们这些天到底在对付谁。

"还有事啊?诗诗,我们是家人了,还有什么事不能跟我们一起商量的吗?说起来,我跟霍志也该去拜访一下你爸爸,把你们的婚礼谈下来,礼金什么的当然不能少,还有宾客啊……"齐江雁越说越兴奋,吴楚诗有些不忍心打断她了。

只是要拜访吴正宏啊……

"阿姨,我爸爸如今不在a市,虽然我们都想让事情快些结束,但还有很多不安定因子,我跟啊澈都不能让你们也陷入其中。"等齐江雁噼里啪啦的说完,喝水的空隙,吴楚诗才出声再次委婉的表示,婚礼现在还办不了。

"雁雁,年轻人有年轻人的事情,你先不要急,等他们自己商量好了再做决定。"陆霍志也在此时出声,他自然看出了陆澈明跟吴楚诗对他们还有隐瞒。

"对啊,妈,看你急的,你这样会吓坏安安的,待会他以为你要拐卖诗诗了呢。"陆海鑫也打趣道。

"啧,你们父子怎么说话的,我、我这不是心疼安安吗……我们陆家的孩子怎么能没名没分呢……而且诗诗这些年也受了这么多委屈,没个身份站在啊澈身边,外面还不知道怎么传呢。"齐江雁瞪了父子俩一眼,转而又低头捏了捏包子的脸。

"放心,阿姨,你的顾虑我都懂,等忙完这一阵子,我跟啊澈再去l市探望一下奶奶,到时我们再商量婚礼的事情怎么样?"吴楚诗也劝道,对着安安眨了眨眼睛。

安安立即会意,伸手搂上了齐江雁的脖子,用力的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奶奶不用担心,安安一直都是你的,不会跑掉的。"

"唔……真是我的好宝贝,真乖。"齐江雁蹭着他的包子脸,别提有多高兴了。

安抚好齐江雁,见她话题也不在婚礼上,吴楚诗心里总算松了口气。

午饭过后,吴楚诗便去医院找陆澈明,留着安安在家里陪着齐江雁两人。

"有什么要问的就问吧。"车上,好几次陆海鑫都欲言又止,吴楚诗看不下去了,替他出声。

"咳,你就不能再让我酝酿一下情绪吗?"心思被揭穿,陆海鑫尴尬的咳了一声,多年之后再次跟吴楚诗这么单独待在一起,心境早就不似当初那样。

反而想起当初自己的种种幼稚行为,陆海鑫就觉得陆澈明那一拳是正确的。

"快到医院了,你再不说可就没机会了。"看着他窘迫的样子,吴楚诗浅笑,这六年的离家锻炼,当初那个大男孩确实是长大了不少。

说话的语气虽然没变,但整个人的气质都稳重了许多,更加吸引人的视线了,当初他最喜欢戴的耳钉也拿了下来,只剩下耳洞的痕迹。

"……就是,我找不到静安了,想问问,她有没有跟你联系。"明确了自己对吴楚诗的想法之后,他也明白了自己跟顾静安到底处于怎样的状态。

打算回程的时候,他就到处联系以前的同学,只是那个班早就散了,当初跟顾静安玩最好的几人,他都找过了,没人知道顾静安去了哪里,甚至有人想不起来顾静安是谁。

"我这些年都没有记忆的在l市度过,你哥都找不到我,顾静安怎么可能联系的到我?"吴楚诗嗤笑一声,隔了六年才明白当初的感情,陆海鑫也是迟钝的可以。

"也是……但是我找不到她的资料,市里每一个顾家,我都去查过了,并没有顾静安这个人,她那时候的住处也卖掉了,你说她会不会破产什么的,改名换姓去别的地方生活了?或者被仇人卖了……完了,完了。"陆海鑫越想越不安,吴楚诗撑着脑袋,看着他模样只想笑。

"吴楚诗!你可是我嫂子,但现在面对的可是静安的生死问题,你怎么能笑这么开心?!"陆海鑫察觉到她的笑意,顿时皱紧了www.marchagaygdl.com眉头,责怪道。

"顾静安不是什么千金,你走的那天她也坐飞机走了,我只告诉你这些,剩下的你自己去查。"随着车子停下,吴楚诗落下这么一句就开门下车。

"唉~等等我啊。"陆海鑫连忙解安全带下车,跟上她的脚步,"什么叫静安不是千金啊,那她当时去哪了?你一定知道更多,你快告诉我啊……"

吴楚诗不理会他,继续往前走,电梯也没等他直接关上了,如果这样他都找不到顾静安的话,那陆海鑫这段缘也就没救了。

陆海鑫被关在电梯门外,郁闷的等着下一班电梯上楼,六年时间,实在太长了,如果他找到她了……她也已经结婚生子了怎么办?

那他的出现不就打扰到她的生活了吗?但是顾静安不是什么千金,这是什么意思?她不是千金小姐,那为什么能用那样的身份进煜清,一直守在他身边?

等等,陆海鑫进电梯的脚步一顿,拼命回想着以前的点点细节,顾静安不管面对什么人的表白喜欢,也不管他到底喜欢谁,靠近谁,不管他做什么,顾静安永远都在他身边。

直到他决定要出国,一直跟在他身边的顾静安没有劝阻一句,放任他离开,也没有说要跟他一起走,那时她欲言又止的表情,仿佛又浮现在脑海中。

细节一旦串通,陆海鑫瞬间就想明白了所有,转身飞快的离开了医院。

吴楚诗上到四楼,陆澈明正在换头上的药,白天乔已经有点意识清晰过来,只是很快又昏睡了过去。

"怎么不让医生过来。"吴楚诗接过了他手中的纱布,替他继续缠绕伤口。

"我在等你。"陆澈明搂住了她的腰,任由她帮自己将伤口包扎好。

"爸妈知道了安安,是不是催婚了?"陆澈明轻笑,已经猜到了家里父母的反应。

"是啊,还让我们快些将安安的大名想好。"吴楚诗点头,包好伤口之后坐到了他身边。

"那你想好了吗?"陆澈明问。

"光是安安这个小名,我那时候就看书看了很久,大名……我想不到。"吴楚诗纠结,因为名字的意义太重了,她不想随便乱取。

"就叫吴铮磊吧。"

"这么硬朗?跟我姓吗?"吴楚诗没想到男人这么快就想好,有些意外。

"他来之不易,就像安安这个小名一样,我只想他以后的生活,也能一直平安着,生命顽强,而且这些年我都没有陪在你们身边,你才是他最重要的人,跟你姓,他会更开心一些。"

陆澈明在见到安安,得知他还没有取大名的时候,他就已经在着手查资料,要为安安取一个好一点的名字,纠结了这么久,他还是觉得这个最合他心意。

"嗯,那就听你的。"六年缺失的陪伴,陆澈明心里一直都介意、自责着,吴楚诗看着男人认真的表情,想了想,这个名字也算是稳重硬朗,也就依他了。

"邵盛天那边来了消息,他收到照片,要跟我见一面再考虑放不放伯父,诗儿,你真的打算去见他吗?"名字决定好之后,两人开始谈论这些天最紧要的事情。

"嗯,纠缠执念是一定要解释清楚的,不然这么斗下去,什么时候才是个头?我想给安安一个正常的环境成长。"

"好,我们明天就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