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都市 > 重生小说反派公子哥 > 第189章 青茂集团新任总值班

赢8娱乐登录1442

 热门推荐:

青茂医院。

手术室外。

沈家上下都到场了,就连一向纨绔放荡的沈一柱,此刻都双手裹着石膏绑带,规规矩矩的静候着。

沈孝妍又看了眼腕表,从沈国涛进去到现在,已经将近一小时了,按照一贯的肺癌手术经验,这级别的手术,起码要三小时以上。

“孝妍,你过来。”

林美珠坐在长椅上,忽然招了招手,等女儿走过来,一把拉住她的手腕,低声责备道:“一开始你不是说你爸只是肺伤之后,有些肺萎缩,需要再做个小手术嘛,怎么等进了手术室,又成肺癌了?!”

面对母亲的责问,沈孝妍一早就有心理准备,余光瞥了眼正面沉如水的沈一弦,无奈解释道:“这不是不想让您多担心嘛……妈,这事我回家再跟你好好说吧,现在先等爸出来好不好?”

“你啊!”

林美珠瞪了女儿一眼,气咻咻地扭过了头。

到了这节骨眼,林美珠就明白女儿和沈一弦合伙瞒着自己,是担心自己大嘴巴把这惊天消息给宣扬出去,进而影响到内外的人心局势。

理解归理解,但被蒙在鼓里的滋味肯定不好受!

更何况,亲闺女,竟跟一向欺辱自己母女俩的长女沆瀣一气,这让林美珠如何能心平气和?

“名义上都是一家人,不是说存心要防着谁,只是为大局着想,大家尽量还是配合一些比较好,反正你早一些或晚一些知道,区别都不大,现在知道了,总好过多一阵担惊受怕的日子……要知道,这些日子,我们几个知情人承受的压力比谁都大,你应该感到庆幸!”

沈一弦头也不转地注视着手术室,双手环抱着酥胸,对这继母不咸不淡地说道。

看似在帮沈孝妍解围,言辞中也带了些告诫的意味。

她在提醒林美珠,在攸关沈家安危的关键时刻,把个人情绪收一收!

“就是,我一个亲儿子,不也是刚刚才知道的嘛,现在让你过来看着,已经是给到面子了,还有什么好不知足的。”沈一柱翻白眼嘟囔道:“真以为领了证就是沈家太太了,也不瞅瞅自己是什么身份,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

对于沈一弦点到即止的告诫,沈孝妍尚且可以忍耐和理解,但对于沈一柱赤果果的羞辱,沈孝妍就没好脾气了,寒声斥道:“该有自知之明是你!你应该好好想一想,你一个亲儿子,爸的病情却对你只字不提,这意味着什么,你难道还不明白嘛!”

沈一柱立刻拉长了脸色,他又不是真傻缺,自然清楚父亲连肺癌都瞒着自己,反而让一个私生女知晓,这是意味着什么。

往小了说,是沈国涛担心儿子口无遮拦、走漏风声;往大了说,这几乎意味着沈一柱快失去了父亲的信任!

被戳到了痛处,沈一柱大少爷顿时恼羞成怒:“沈孝妍,现在有了婆家撑腰,真给你长脸了啊,别忘了你不过就是我爸……”

“闭嘴!”

沈一弦发挥起了大姐派头,厉声呵斥道:“都什么时候了,还有闲情窝里反!要吵出去吵个够!别给在我这撒野!”

“姐,你……”沈一柱大感委屈,他是越来越觉得姐姐胳膊肘往外扭了,竟三番两次当着沈孝妍的面责斥自己,难道和父亲一样,如今在她眼里,自己这个亲弟弟,反倒不如一个私生女来得重要?!

沈一【147小说 更新快】弦看了这弟弟半响,忽然惆怅一叹,语重心长道:“一柱,你该长进点了,这几次的苦头还没尝够嘛,现在爸又这样了,你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任性了。”

这一刻,沈一弦感到前所未有的疲倦。

正如刚刚说的,这段日子,她承受的压力比谁都要大。

父亲的病,集团的事,家内外的纷扰……这一桩桩包袱,压得她快喘不过气了。

最让她感觉无助的是,她的身边连一个可以信任倚重的人都没有,亲弟弟又总是这般的不懂事,几乎让她心力憔悴。

可是在人前,她依旧要咬牙武装起自己,支撑这个风雨飘摇的大局。

沈一柱嚅嗫了一下嘴唇,最终讪讪点头。

沈一弦拍拍他的肩膀,忽的想起什么,扭头问沈孝妍:“世诚怎么样了?”

“刚通过电话,刚到机场,快的话下午能到。”沈孝妍也暂时止了干戈。

“总算他还有点良心。”沈一弦暗犯嘀咕。

事到如今,她也知道了宋世诚之前一直不尽女婿责任的初衷。

就在手术的前一天,沈国涛和她来了一场促膝长谈,并将自己和宋世诚的合作协议如实告知。

言辞中,沈国涛略微透露出了一丝苍凉和无奈,事实上,自从在陵园遇袭之后,这个厚黑强势的老狐狸,就已然有了颓丧的趋势。

沈一弦看得出来,这一次,父亲不止身体,连心态都遭受了强烈的重创。

很显然,被林翊挟持着向林振清的墓碑下跪磕头,接连又被查出肺癌,令沈国涛蒙受了前所未有的打击和挫败!

“一弦,爸老了,无论这次手术结果如何,怕是都很难恢复以往的状态,以后这个家的担子,得更多的落到你肩上了……只是你也知道,集团和宗族的那些人,未必会轻易服你,当年我靠着铁腕将这么一大群人收拢到一块,做大做强,但许多人一直心怀芥蒂,我好的时候还能压一压,可如果被他们发现我不行了,他们必然会望风而动……本来爸是想慢慢把你抬上去,等你的羽翼丰满、威望巩固,像你三叔公他们也差不多该退了,到时候就能平稳的交班了,但现在计划赶不上变化,只能委屈你顶着压力扛起来了……这样你难免会陷入孤军奋战的困境,所以,爸先帮你把宋世诚拉过来,虽然这小子没跟我们一条心,但只要有共同的利益,他不会坐视不理,这一点爸还是有信心的。”

“爸,您难道是要把他拉进集团里?!”

“不是他,而是你妹妹……虽说这次资助他收购永大,有拉拢的成分,但这确实是一桩大好买卖,而且我们很有机会借此举补救青茂的症结,青茂想要持续壮大,家族模式就必须消除……你听着,等宋世诚成功收购了永大,下一步,你要和他配合,争取一起把永大运作上市,实现彼此的交叉持股……可是,你不能让他直接登堂入室,这小子终究是姓宋,而你妹妹重感情,让她进入青茂,既能同时保障双方的利益,也能在集团里成为你忠实的臂膀。”

“现在说这些会不会早了些?”

“人得有远虑啊,尤其是关乎子孙后代,你弟这样下去是成不了大器的,孝妍这孩子,虽然和我们的感情没那么亲,但血缘的关系是割舍不掉的,其实她挺有才干的,只是我当初对你弟还心存希冀、故意晾着不用。现在,鉴于形势,我希望你们姐妹俩能摒弃前嫌、团结齐心,把家业好好传承下去,别落入外人的手里……对了,还有这手机你拿着,在我缺席的日子里,你暂代总值班的职责!”

回忆着父亲的敦敦教诲,沈一弦一时间感慨万千,一只手不由自主摸到了口袋里的那部老款手机。

总值班手机!

总所周知,医院都有总值班制度,而总值班人,都会有一部专用手机,负责调度联系。

而以医疗发家的青茂集团,同样也有一个不成文的总值班制度!

这部总值班手机,迄今为止,都被沈国涛持有着!

手机里,蕴含着一些非同凡响的价值!

“嗡嗡……”

正思绪重重,沈一弦顿感手机震动了起来,一刹,心神汇聚,看了眼禁闭的手术室,在沈孝妍等人困惑的目光中,扭身往外头快步走去。

来到一个僻静角落,沈一弦掏出手机一看,屏幕上赫然跳动着‘天使人3号’。

“喂,我是沈一弦,目前暂代总值班。”

“嗯?”

电话那头的男音只微微诧异了一下,也没多问,径直以公事公办的口吻道:“上报一起新业务,金池圣地住宅区有位女性重伤者,左胸下方被刺伤,目前经过团队紧急处理,暂时生命体征平稳,已和市总院联系协调,手术室没问题,但几名主要胸外科医生正进行大手术,无法抽身,请求抽调一名擅长心脏穿透伤缝合术的医生增援!”

沈一弦吸了口气,反问道:“客户情况?”

天使人3号很干脆的回道:“初步核实是隽石基金老总李东升的儿子,重伤者是其女友,开价一百万,已到帐诚意金三十万,只两点要求:封锁消息、保住人命!”

李东升!

沈一弦的眼睛一眯,脸色阴晴变幻了一阵,吩咐道:“抓紧送过来,我尽量给你安排出人手!”

等挂了电话,沈一弦却是愁眉不展。

这时候,别说青茂医院的心胸外科了,青茂集团在全国的胸外科高手都被抽调加入了手术组,自然没剩几个壮丁了!

难不成要从急诊抽人或者从父亲的手术台那边分人?

都不靠谱啊!

沈一弦大感棘手,心神意乱的往回走着,临到手术室家属区的门口,她陡然心念一动,低声沉吟道:“心脏缝合……记得那丫头似乎挺有那么两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