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玄幻 > 踏天争仙 > 第八百六十九章 真兄弟

赢8娱乐登录1442

 热门推荐:

“你说你厌恶一切,有证据没有?”鳞怪上下打量着方荡,冷笑着询问。他可不是随随便便一两句话就能敷衍过去的。

“证据?还需要证据?我憎恶世界,难道还需要证明?”方荡疑惑的看着对面的鳞怪。

鳞怪嘿嘿一笑道:“当然需要证据,如果你说你憎恶世界,就憎恶世界,你骗我怎么办?你们这帮人族的狡猾程度仅次于那些妖族。若是蛮族来了,他说什么我就信什么。人族和妖族么没有什么信誉可言。”

方荡正皱眉的时候,鳞怪笑道:“想证明也不难,只要你有胆子随我来!”

鳞怪说完,掉头就走,方荡凝视这鳞怪背影片刻后也跟在了鳞怪的身后。

鳞怪见方荡跟上来了,不由得桀桀一笑。

“你们这帮人族婴士还真是有趣,占有着古神郑的宠信却恨不得将古神郑踩在脚下,真不知道你们的脑袋里面究竟是怎么想的。”鳞怪喃喃自语,念叨了一会后忽然回头看向方荡道:“对了,你有没有带来贡品?”

【147小说】 方荡还真不知道什么叫做贡品,便老实询问。

前面走着的鳞怪脸色一变道:“连贡品都没有你还想进我三星都?难道你不知道三转以上婴士进入三星都不需要任何贡品,而三转之下的婴士,想要进我三星都就需要拿出价值不凡的贡品?臭小子你才不过区区一转婴士而已,毛都没有一个也想进三星都?赶紧给我滚蛋!”

鳞怪破口大骂,方荡用手轻轻揉了揉手指关键,随后从中取出一件法宝来,这法宝得自苏晴,方荡当初一口气得到了十件,这件法宝算是这十件法宝之中最弱的了。

正怒目大骂的鳞怪见方荡逃出一件法宝,脸上的神情立时一变,一伸手就将这件法宝抓了过来。

方荡双目微微一眯,不过他也没在意,这件法宝就算是给这个鳞怪了,早晚他会重新拿回来。

鳞怪收了法宝,看向方荡的眼神就变了,和方荡之间的距离也拉近了,语气也没有了之前冷嘲热讽的状态,就差勾着方荡的脖子称兄道弟了。

“小兄弟,我跟你说,等一会你到了三星大殿上,会有三星君进入你的神念中测试你的精神状态,他能够看到你三十天之内的所作所为,只要你三十天之内表现出了你对世界的烦怒,就算过关了。”

方荡闻言微微点头,笑道:“不知这位小哥怎么称呼?”

鳞怪哈哈一笑道:“别人都叫我八角鳞,你们就叫我一声八哥吧!”

方荡点头一笑道:“好,那小弟就算是高攀了,叫您一声八哥!”

八角鳞闻言笑着道:“谈不上高攀不高攀,只要你经受了三星君的测试,你就是我们之中的一员了,到时候你我就是兄弟了。但……若你过不了三星君的那一关,你就只有死在我的手下了!因为是我将你带入了三星都!”说到后来八角鳞的语气变得冰冷起来,一双大鱼泡眼儿中闪烁起冷冰冰的光芒。

方荡点了点头道:“我绝对能通过测试,如果我这么憎恨古神郑憎恨这个世界的人都无法通过测试的话,那么这个世界上还有那个婴士能够进入三星都?”

八角鳞对于方荡的自信态度相当满意,连连点头,伸手拍了拍方荡的肩膀,笑道:“那老哥我就提前预祝你成为三星都的一员了!”

方荡笑了笑,心中却开始对自己的三天之内的记忆进行重新修订自己三十天内的记忆,在这个记忆之中,方荡无法往内中增加什么,但却可以从中修剪掉那些不应该存在的。

比如方荡和九婴都皇之间的对话,和花萍之间的对话,剩下的部分都将成为方荡憎恶这个世界的佐证。

三星都越来越近,八角鳞笑道:“别忘了你得准备一件新的贡品!”说完八角鳞一推方荡,方荡身形急速下跌,随后咚的一声落在了三星都中的一鳞片前。

这些竖鳞一般的建筑实在是太有特色了,在上空看的时候,只是一片片连绵不绝的鳞片,真正到了这鳞片之下却是完全不同的景象。

就见这鳞片并非是实心的,而是由一根根的柱子撑起来的。

这些柱子有的极为苍老,有的却崭新无比,显见这鱼鳞建筑已经修缮了不知道多少次,也不知道这建筑有多悠久的历史。

方荡刚刚站定身形,就见鱼鳞之中走出一个身材更加壮硕肥大的鳞怪来。

这些鳞怪的模样在方荡的眼中看上去都差不多,最多也就是体型不大一样。

这头鳞怪瞪着大眼睛上下将方荡观瞧了一番,随后走到方荡面前一伸手。

方荡愣了下后就明白过来,心中大骂这帮鳞怪,同时又取出一件法宝来,放在了这鳞怪手中。

鳞怪一见手中的物事,当即紧绷着的一张脸发生了变化,如雪遇春,这变脸的速度实在是太快,搞得方荡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呵呵,小家伙,来来来,本星君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想要成为我三星都的一份子!”

方荡此时觉得这帮三星都的家伙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光凭他们眼前这个做派,一辈子也就只能在月亮上呆着了,根本别想染指太清界!

随后方荡就感到一股强硬的波动朝着他的脑海之中潜了过来,咚的一撞,方荡有种被异物撞开脑壳的痛感。

随后,又有什么东西从方荡的脑壳之中抽走,对方摄取记忆的速度比方荡想象的要快很多。

方荡原本还想着能不能在对方潜入自己精神世界的时候,施展九级浮屠来将对方的神念炼化掉,现在看来,这个可能性相当的小。

三星君此时双目微垂,半晌之后张开双目,一脸惊讶的看着方荡道:“你竟然刚刚毁掉了一座城池?”

方荡点了点头。

三星君哈哈一笑道:“好,小兄弟从今之后你就是我们三星都中的一员了。”三星君说着将从方荡手中得来的那件法宝丢还给方荡。

这使得方荡有些意外。

三星君拍了拍方荡的肩膀道:“一直以来都有不少太清界的婴士跑到我们这里来避难,他们根本不是真心投靠,对于这些人我们自然是要收取一些报酬,也算是收了他们一点安家费,但你这样的不用,你是真正的兄弟!”

天空中的八角鳞此时也飞了下来,瞪着一双鱼眼盯着方荡道:“星君,你没看错吧?这个一转婴士在太清界毁掉了一座城池?”

三星君冷哼一声道:“你敢怀疑我?”

八角鳞啧啧连声道:“我不是怀疑你,我只是觉得这事情实在是有些太不可思议了。这家伙该不会是捏造的记忆吧?”

三星君哈哈一笑道:“我观瞧到这样的画面的时候,也觉得不妥,所以特意回逆了更多的记忆,这家伙来到太清界的时候就成了被追杀的对象,你知道是谁要追杀他么?”

八角鳞当然不知道,摇头好奇的问道:“谁?”

“九婴都皇!”三星君笑着言道。

“因为这小子拥有九婴都皇的三个元婴!”三星君的这句话,不但叫八角鳞感到震惊,连方荡都感到有有些不可思议,这三星君竟然在那么短暂的一瞬间,就能将他的底细看个清清楚楚。

方荡原本也只是对这种能够进入精神世界中观瞧记忆的神通感到有些好奇,并且只是一点点的好奇,因为这种事情方荡也做得到,只不过非常的吃力,并且如果对方的精神反抗的话,就无法得到想要的结果。

所以方荡一开始根本就没有把对方要观测他的记忆的事情当成一回事,现在在方荡眼中,三星君的这种神通实在是太奇妙了。

不过,方荡知道,三星君或许观察了他三个月的记忆,但其他的记忆肯定不是全都看了,而是抽取了某几个点,作为参照,恰好他抽到的全都是方荡被当成是九婴都皇的仇敌被追杀的画面。

所以,方荡现在已经基本脱去了嫌疑。

不过,对于方荡来说,混进三星都并不是他的主要目的,他的主要目的是找到那个神秘的女人,从她手中救回苏晴,现在通过这个考核走进三星都,不过是刚刚开始而已。

此时八角鳞也将方荡之前给他的那件法宝取出来丢还给方荡,捂着眼睛道:“拿走,拿走,再不拿走我就舍不得还给你了!”

方荡此时觉得这两个家伙比之前可爱了不少。

方荡通过了考核终于有资格能够走进三星都。

当方荡迈步走过第一个竖鳞一般的建筑后,迎面而来的是一片嘈杂繁华。

出乎方荡意料之外,三星都里面人族和妖族的修仙者竟然数量很多,以至于叫方荡恍然有种重回太清界某个大会的情形。

“三星都中你们人族的数量已经越来越多了,妖族也不少,据说再过千年,人族和妖族的婴士数量就将会超越我们这些鳞族,成为这座三星都的主人。”八角鳞谓然一叹道。

方荡好奇的道:“人族妖族的数量怎么会这么多?”

方荡一直以为能够背叛整个人族还有妖族的存在就算有也绝对只是少数,方荡从未想过背叛自己的族群的婴士竟然这么多。

八角鳞道:“你也不用以为他们都和你一样,真正的背叛了人族妖族,背叛了古神郑,他们这里面至少有六成的家伙都是来我们这里避难的,他们在太清界中遭到仇人追杀,所以来到这里避难,我们之所以收取贡品,就是针对这些人。”

方荡闻言点了点头,随后迈步走入这座位于一片片竖鳞之下的世界。

走在人潮中,方荡询问着这一界的底细,八角鳞此时已经完全不将方荡当成了敌人了,而是将方荡当成是亲切的朋友,方荡发现这些鳞怪的好处,那就是一旦认同了你,你想怎么样都成。这或许就是鳞族的特点,每一个种族拥有自己的特点。

“我现在也没有瞒着你,就是想要告诉你真相,我们鳞族已经越来越衰弱了,当年的鳞族巨圣早就已经飞升道镜界了,他老人家再也回不来了!”

“自从我们鳞族巨圣进入道镜界后,我们鳞族就丧失了主心骨,并且修行的速度变得越来越慢,生育也遇到了难题,若非如此,人族和妖族的数量也不会威胁到我们鳞族,但现在不同往日,因为生育的问题,我们鳞族一年降生下来的鳞族数量比没有来太清界的时候下降了九成,以往我们每年鳞族会有上百个婴儿降生,但现在,一年的时间也不过有十个婴儿降生,并且这十个婴儿未必都能够成活下来。随着老的鳞族死得越多,我们鳞族在三星都中的数量也就变得越来越少了,这一切一定是该死的古神郑搞的鬼,他没有亲手来会没我们,而是要等我们一点点的消失一点点的泯灭,他们用最卑劣的方法叫我们臣服。”

说道这里八角鳞脸上露出一股股的愤怒杀机。

方荡也觉得这像是古神郑的手法,因为古神郑就是这么对待龙族的,龙族苟延残喘数量越来越少,当初这个世界上最强的高傲存在,若不是方荡与龙族宫主诞下了崭新的人龙种族的话,龙族就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其实你来晚了,在一千年前,我们还无时无刻不再想着要占领整个太清界,占领脚下的每一寸土地,但现在,我们已经早就没有了这样的雄心壮志,就算我们占领了整个太清界又能如何?最终我们鳞族都将消失,连一丁点的摆脱灭亡的可能性都没有,那么他们占领了太清界又有什么用?不出一百年,他们的存在就已经完全被人遗忘,或许五百年后,就再也没有谁还能记起曾经有一个叫做鳞族的被古神郑遗弃的存在。”八角鳞一脸的悲哀绝望,更多的是无可奈何。

在方荡眼中看来,八角鳞已经被驯化了,被现实击败了!整个鳞族或许都已经入八角鳞一样被彻底征服了。

方荡其实并不怎么关心这些,他现在要找的是那个神秘女人。

方荡原本以为在三星都中人族应该很好找,却不曾料到,三星都中的人族竟然也遍地都是,成为他寻找神秘女子的最大障碍。

方荡走在三星都城池之中,除了一扇扇犹如竖鳞一般立起的建筑外,就没有什么其他的有特点的东西了,头顶上是一道道鳞片,阳光顺着鳞片倾泻下来,一路望去,街道被切割成一段一段的,有阳光的地方和没有阳光的地方是如此的不同,简直就像是两个世界。

街道两边则是一家家的商铺,各式各样,内中经营的有大部分都是方荡从未见过的东西,甚至有些东西方荡完全不知道他们的用途。

方荡忽然问道:“你们需要元气石么?”

八角鳞道:“当然,我们修行也需要元气。”

“你们也是去碎裂星辰获取元气石?”方荡继续问道,这里有这么多的婴士,那么对于元气石的消耗应该非常大,方荡很奇怪他们获取天地元气的方式。

“当然,我们这里距离星辰更近一些。”

方荡点了点头,随后问道:“我应该住在哪里呢?”

八角鳞笑道:“你刚刚来这里,如果你身家豪富,那么自然是选择最好的客栈居住,如果你身家一般的话,那就没有办法了,你可以到我那里胡混几天,然后找一个伙计挣点元气石,在这里和在太清界有一点是一样的,那就是你都得干活,这才是干活的意义。”

方荡没想到八角鳞竟然还会邀请他去家中居住,不过方荡可不想一直都在一双眼睛的注视下。

所以,方荡选择了中等水准的客栈。

这家客栈一天的居住费用是一块元气石,方荡完全负担得起。

安顿好了方荡,八角鳞也就告辞了,方荡也终于有时间能够好好感知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那个神秘女子。

不过可惜,想要从一座城池之中找到一个女子实在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方荡没有找到,倒也并不气馁,他毕竟都已经来到了三星都。

方荡走出房间,重新回到大街上,或许是因为天色开始变黑的缘故,此时路上的行人有些开始变少了。

方荡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行走着,现在他只剩下撞大运一样的乱碰,希望能够碰到那个神秘女子,方荡一边走,一边在心中琢磨着当再次见到那个女子的时候,应该怎么对付她,如果她守信,只要他交出九婴都皇的手指,就放苏晴离开,那也就罢了,如果她并不守信的话,方荡就必须有一个应对的章程才行!

在来之前的路上方荡已经做出了各种各样的想象,假设了各种各样的手段来对付这个神秘女子,然而这些手段都没有能够战胜神秘女子的把握。

双方之间的实力相差实在是太大了,方荡至今都没有搞明白神秘女子究竟是怎么在他施展的世界生灭之力的爆炸中活下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