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玄幻 > 踏天争仙 > 第六百零八章 洪靖布毒

赢8娱乐登录1442

 热门推荐:

“你见方荡的女人干什么?”襄娘一脸狐疑的看向龙六太子。

随后襄娘露出一个坏坏的笑容来:“你这家伙满脑子都是荒唐念头,我知道你恨方荡,但你也不能对人家的女人下手啊,当然,最重要的是,现在还不是时候,你要想羞辱方荡,完全可以等到我们抓住方荡之后,你当着他的面做那些不好的事情啊!”

龙六太子脑袋上一根根黑线拉起,不过他也不否认,相反,他咬牙切齿的道:“我只是想要见见她而已,我有几个问题想要问她,我觉得方荡的佛家宝贝未必就是从上幽云海得来的,说不定是从凡间带上来的!要知道方荡一进入上幽界就拥有两颗金丹,这本就是异数,定是佛家神通起了辅助作用。若是我能找出方荡的佛家之宝的来历,定能将功赎罪,到时候就可以重回龙宫了。”

龙六太子的话语使得襄娘沉吟起来,随后襄娘开始缓缓地点头。

“也有道理,不过方荡的女人被冷夜那丫头囚禁着,想要去见她却并不远太容易,不过,冷夜那丫头现在去了上幽界尚未回来……也罢,我就陪你走上一趟。”

说完襄娘媚眼如丝,用胳膊肘轻轻碰了碰龙六太子,似笑非笑的道:“我这么帮忙,你小子应该怎么谢谢姑姑我呢?难不成就板着你那张臭脸给我看么?”

龙六太子本就是个生性放、荡的龙,当即嘿嘿一笑,一伸手,就将襄娘拦腰抱起,滚烫的嘴唇印在襄娘的红唇上,大力品尝起来,襄娘的身子逐渐变得软糯起来。

“我当然要好好谢谢你了,小别胜新欢么!我还真是想死你了!”说着龙六太子伸手探进襄娘的衣衫中,揉捏起来。

如此一来襄娘软糯的身子反倒一下有了弹性,如同一直八爪鱼一样将龙六太子死死地纠缠住。随即襄娘现形,撑碎了裙裾衣衫,将龙六太死死缠绕着。

轰的一下,龙六太子也现形出来,于是两条龙紧紧地纠缠在一起,互相盘绕上下摩擦。

四周的虾兵蟹将们纷纷退散,不敢在近前,生怕两条龙玩得兴起将他们给活活压死。

两条龙纠缠了整整一日时间,这才满足了兴致,此时这里的海水已经昏浊成一片,海底的沙石被碾碎无数,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龙六太子幻化了人形,搂着同样变成娇媚美妇的襄娘。

龙六太子有些歉然的道:“姑姑,我以后一定报答你!”

襄娘咯咯一笑道:“你刚才可不是已经报答我了?”

龙六太子淡然一笑道:“还应该报答更多!”

襄娘咯咯笑了起来:“没想到去上幽云海几年,你这小子竟然变得有良心起来了。就凭你这句话,姑姑我总也要叫你心愿达成!”

襄娘整理了一下**的身子,一招手,便有虾兵蟹将碰了崭新的翠色衣衫飞来,同时也给龙六太子带来了一套英武无比的金冠银装,龙六太子长身而起,自有蚌精蛇女伺候着龙六太子穿上,如此一来,龙六太子变得英武非常,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锐气!

襄娘穿上衣衫之后伸手给龙六太子整理胸前的衣襟。

随后襄娘挽着龙六太子的臂膀在虾兵蟹将的簇拥下朝着日渐荒凉的龙宫行去。

洪靖此时隐隐感到自己在修行上有了一些心得,虽然距离突破当前的境界还差不少,但在龙宫的数不尽的丹药宝物支撑下,竟然也开始逐步攀登上了金丹丙级的水准。

洪靖感到有些疲惫,知道修行上的事**速则不达,所以停止修炼。

感受到四周冰冷的海水,洪靖微微一叹,虽然她想要逃离这里,但碍于修为太低,一直没敢贸然行动。

洪靖从房中走出,她居住的这间房子并不算太大,一间大屋外加一个宽大的院子,院中放着这人间景象栽种了各种宛如树木一般的珊瑚,地面上铺了一层地衣,犹如青草一样,间中各种各样的软体珊瑚一簇簇繁花般随着海流缓缓晃动,五颜六色的,再加上庭院中或随意或别有心思丢掷的各种各样的夜光珠,使得整个庭院五颜六色,流光溢彩,看起来倒也别有一番风味。

不过,这样的美景看久了也会生厌,至少现在在洪靖眼中,这样的景色透着一股枯燥的味道。

洪靖眼中血丝越来越多了,脸上的神情也变得越来越憔悴。

她现在即思念留在凡间的孩子,又觉得自己很有可能成了方荡的累赘,内外交煎之下,精神疲惫无比。

若非她性格远比常人坚毅的话,此时根本无心修心。

洪靖看向宅院远方,她现在已经知道了这宅院四周五百米外的为止都有人看守,并且看守的修为都不低,她曾经试探着走出这院落,只要她迈出一步,就立即会有海族从各个角落里面钻出来,好言相劝叫她不要离开这栋建筑一步,言语不外乎就是深海危险,各种不受控制的海族残暴无比,一旦离开会有巨大的危险。

这样的话,洪靖不完全相信,但却也不得不信上一部分,因为她完全看不出这些看守的海族的修为水准,这就说明,这些海族至少比她高出一个境界,甚至更多。

用这样的力量全天候的看管她,这叫洪靖有些绝望,理论上讲,她根本没有任何空隙能够从这栋建筑中逃走,她还得小心不要打破平衡,至少现在对方还很客气,如果她逃走不成的话,对方恐怕就不会再如此客气了。

不过,虽然眼前的处境叫洪靖绝望,但洪靖从未放弃希望,毕竟比这更绝望的情形她当年也是遇到过的,在她娘死后,她就一心想要改变自己的人生,那个时候的她才真的处于永恒的绝望之中,若非是方荡出现,改变了一切,改变了她的命运,她现在恐怕已经成为三皇子的妻子,被幽禁在深宫中重复着她的母亲当初的生活。

这一次,她还是坚定信心,要改变自己的命运,这一次,她不能再依仗方荡了,她要想办法掌握自己的命运。

洪靖想到这里不由得扭头看向在院落一角中正在滚滚烧灼的丹炉,此时丹炉里面传来一阵阵的异香,在这海流中缓缓荡溢开去。

洪靖深吸一口气!

成与不成就在此一举了!

她没有多余的时间在这里耽搁,她要马上找到方荡,看看方荡有没偶回到凡间的办法,她现在几乎可以肯定她在凡间的孩子此时正在遭受追杀,母子连心,就算隔了一个世界,洪靖依旧感到心慌,心惊肉跳般的心慌!

洪靖为了今天已经忍耐了太久,现在,是时候想办法离开这里了!

洪靖走刀丹炉前,袍袖一摆,丹炉的炉火立时熄灭,捏了一个开炉诀后,洪靖伸手一点丹炉,丹炉炉盖立时晃动起来,炉中好似有十几个小娃娃在活蹦乱跳,拼命撞击想要从丹炉中钻出来。

洪靖深吸一口气,扭头看向四周,随即洪靖的眼睛微微眯起,用力一拍,炉鼎咚的一声巨响,从中窜出一股浓烈的黑烟来,这黑烟迅速膨胀,转瞬间就将整个院落笼罩住,并且这黑烟兀自不停朝着【147小说 marchagaygdl.com】四周猛烈地扩散开去。

而洪靖则消失在滚滚的浓烟之中不知去向。

这一个变动立时惊动了四周的海族。

无数的海族滚滚而来,尤其是那些专责守卫这里的海族更是拼命拥挤过来。

此时这场面就有够吓人了,虽然明知道方荡不大可能能够进入龙宫中救人,但龙宫还是在洪靖所在的院落周围布置了相当庞大的力量,莫说是一个方荡踏入进来后就别想离开,就算是一个一品赤丹丹士一旦踏入陷阱,也将无处可逃!

汹涌的海族密密麻麻的汇聚如潮,数量之众简直可以用弥天塞地来形容。

随着漆黑的烟雾腾起,还有咚咚咚的钟声响起,这钟声一响,就不光是海族动员,就连龙宫中的龙族也都收到警讯,不少龙族现形游来。

整个平静的龙宫此时都沸腾起来了。

龙六太子正和襄娘两个漫步而来,陡然接到警讯,不由得都是一惊,随即就见远处黑烟滚滚,龙六太子微微抽了抽鼻子,他周围的海水中已经开始有略微辛辣的气味游走了。

龙六太子随即双目光芒微微一闪。

襄娘则呆呆的道:“难不成走水了?”但随后襄娘就连连摇头,这里是龙宫,四周全是海水,怎么可能着火?除非是龙宫之下的那座火脉爆发了,但那座火脉有龙宫异宝镇压已经至少十万年不曾有过任何异动了。

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随后襄娘就看到那些最先冲上去的虾兵蟹将只是和那黑烟一触就如同磨盘上碾出来的齑粉一样,纷纷扬扬的从空中跌落下来,通体漆黑甚至开始腐烂发臭,随着海流四处飘散。

襄娘不由得一惊,那滚滚的黑烟到底是什么?

就在襄娘还在琢磨究竟是什么黑烟的时候,身边的人影猛地一晃,就见龙六太子已经疾驰而出。

襄娘愣了下后道:“冤家你干嘛去?”

龙六太子却没有回答,一头就扎进了那滚滚的黑烟之中。

襄娘愣了一下连忙紧随其后也冲了过去,不过在距离黑烟比较近的地方襄娘就停住了身形,她倒不是惧怕那黑烟,身为龙族本身就百邪不侵,肉身强大无比,她之所以裹步不前,是因为那黑烟实在是太臭了,腥臭的气息污秽无比,叫她钻进这样的污秽之中她是万万不愿意的。

虽然那漆黑的浓烟四处翻滚如同一道长长的火炬一般不断的在龙宫之中四处扩散,但四周的滚滚的海族更是无边无际,将这团烟雾牢牢围起,无论烟雾要往那里扩散,都会有数不清的海族兴风作浪引动水流,将那烟雾冲击回去。’随着四周的海族越来越多,引动的海流也就越来越大,使得那不断扩散的烟雾一熄之后,开始被挤压着收缩起来。

终于在一众海族的不断努力下,那不断蔓延的漆黑的烟雾终于被重新压迫回了院子中,此时已经有数位真龙游了过来,站在一旁观看。

襄娘则有些紧张的看着漆黑的烟雾,她原本对于龙六太子还是有着相当的信心,觉得这烟雾对他来说没什么了不起,但现在,龙六太子钻进烟雾之中后就久久不再现身,叫她生出一种不祥的感觉来。

此时一条真龙飞了过来,开口问道:“襄娘,究竟发生了什么?”

襄娘看了一眼这条真龙,她却认得,乃是龙子名叫敖天,正如他的模样凶恶模样一样,这个家伙凶残无比,如果说龙的天性都偏于荒淫残暴的话,那么这个家伙就是龙族之中的变态,荒淫已经完全形容不了他的性子,残暴也只能形容他的可恶的万分之一。

这家伙日日宣、淫,每天被他折腾死的蛇精蚌女就数不胜数,不光蛇精蚌女,那些鳖精鲛男们他也是从不放过的,每天从他的寝宫中拉出来的尸体都要用车来拉,甚至连龙女他都敢下手,襄娘甚至都险些被其暗算过,所以,这个家伙,就算是襄娘见到他都有种胆战心惊的感觉。

襄娘一直都不愿意招惹这个家伙,甚至不愿意和他有任何瓜葛,但此时他跑来询问,襄娘就不得不回答他的问题,她此时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摇头道:“不知道,我也是看到浓烟才赶过来的。”

敖天冷哼一声伸出大拇指在钢丝般的胡须上轻轻刮了刮发出一阵阵刺耳的尖鸣:“定是那个娘们弄出来的玄虚,看我将其抓出来剥光了给她一点教训!”

襄娘闻言不由得微微皱眉,心中对于方荡的妻子开始生出一丝同情来,与其落在傲天的手中还不如一死了之。

眼瞅着烟尘滚滚被压迫得越来越少,海族们此时也松了一口气,正准备一鼓作气将这浓烟压制住的时候,被压缩成一团的浓烟忽然暴涨,猛地鼓起一个大包,朝着东南的方向猛地激射出去,喷吐出滚滚的漆黑烟雾,简直就像是一根漆黑的棍子一样冲了出去。

所有被烟雾冲击到的海族尽皆腐朽糜烂,整个龙宫都弥漫着一股浓烈的腥臭气息。

襄娘不由得捂住鼻子,旁边的敖天被这恶臭激得冷哼一声,身形一动,就扎进了那漆黑的烟团之中。

随即烟团翻滚,转瞬间便如同棉花一般被撕个粉碎。

出蛊敖天意料之外的是,这烟团之中竟然没有他要找的洪靖。

敖天不由得愣了,不光他愣了,四周所有的海族都愣住了,其中要数襄娘最是一惊,洪靖没了也就没了,但龙六太子那里去了?

此时所有的海族龙族都不约而同的望向那从这烟团之中冲出去的那一道烟尘。

此时那一道烟尘已经直冲出去数十里,不过也已经达到了极限,开始逐渐崩解。

敖天最先冲出,化身为一条通体漆黑的墨龙,朝着那烟尘尽头撞了过去。

敖天后发先至,咚的一下,就将那如墨的烟团撞个粉碎,不过,这里依旧没有洪靖的身影。

如此一来,敖天等龙族海族都愣住了!

洪靖那里去了?

敖天忽然开口道:“给我挖!那娘们肯定没有走,还藏在这附近,给我掘地三尺给我将她挖出来!”敖天一边说着,发出一声大吼,从他身上飞出一根巨大的棒子,这棒子最初只有一米长短,在空中猛地一弹,骤然伸长,足足有数百米,粗大无比,棒子朝着地面就扎了下去,一下就直没入地,继而犹如打桩机一样不断的上下抽、插,围着那座洪靖的房间将地面扎出一个个巨大的圆形,如此一来,这巨棍每插入一下,就在地面上留下了一个暗红色的影子,当影子炼成一片,就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禁制,将以房屋为中心方圆十数里的空间给完全圈禁起来。这样一来,洪靖若想要从地下逃走,必然就会惊动敖天。

随着敖天一声令下,那些海族水族们纷纷开始挖沙,同时将那洪靖居住的那间房屋给推倒碾碎成一粒粒的粉尘。

这里面最焦急和莫名的恐怕就是襄娘了,洪靖那里去了她不管,但龙六太子那里去了?

要说洪靖能够在短短的时间内将龙六太子击杀毁尸灭迹,襄娘是绝对不相信的,但如果不是如此的话,那么龙六太子那里去了?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这是万万没有道理的事情。

襄娘不得不亲自动手分开房屋之下的土地,在她的双掌一分之下,地面立时迸裂,如布匹般被撕开,间中也有不少水族遭了秧被一分两半,死状凄惨。

大地被撕出一个数十米深的大口子,此时周围的地面被数不清的海族不断发掘着,片刻之后,这里的深数十米的海底泥沙就被翻了个底朝天。

然而,就算将海底翻成了这个样子,依旧没有找到洪靖的身影……洪靖就像是蒸汽一样蒸发掉了,消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