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玄幻 > 踏天争仙 > 第二百六十八章 花海幽殇

赢8娱乐登录1442

 热门推荐:

蔫坏儿方扒皮要就是对着唐门搞风搞雨也还罢了,方荡竟然还要去妙法门闹事,妙法门建门千年,敢在妙法门闹事的修士百年也就出一个,也就是说,即便是修士,一一辈子只有一次机会见证这样的事情,怎么能不好好看看?等方荡闹完事被妙法门的那些姑奶奶们剁成肉酱,就看不到活的了。

原本只要和妙法门沾边的事情就相当吸引人,更何况方荡要去抢亲?

这使得不少修士都生出极大【147小说】的好奇心来,跑来远远的看方荡。

最叫一些修士不爽的是,他们的家眷们纷纷叫他们来给方荡打气助威,声援方荡铲平妙法门。

开玩笑,就凭方荡铲平妙法门?方荡被铲平还差不多,声援方荡铲平妙法门?妈呀,转眼间就有可能被妙法门的拥簇们该铲平了,他们才不会去做这种蠢事。

这些修士表面上答应,到了这里却没人助威方荡,都等着看好戏,等着看方荡怎么死。

现在妙法门观礼的玉函已经有价无市了,有不少修士宁愿自降身价混成仆人跟着去妙法门,不过这种事情年年都有,往年自然是为了去一睹妙法门女修的风采,往年只要你肯割肉,总有办法进去,今年不同,把骨头剔出来都没用,观礼的名额连仆从都已经满了,谁都不会出让。

这使得不少修士扼腕叹息。

四周的修士越来越多,方荡站在窗前朝着外面眺望,就见有的修士骑乘各种蛊物,或者肋生双翅,这些人看方荡的目光极为不善,他们未必是唐门的人,但他们都是修蛊的修士,聚蛊仙尊并非是唐门的祖师,而是所有的修蛊之人的祖师爷,方荡对他们的祖师爷大不敬,他们如何能够不怒?若不是自知实在打不过拥有两件镇国重器的方荡,他们早就动手宰杀方荡了。

方荡能够看到他们头顶上升起三丈多高的杀机,如同柱子一般顶在脑袋上,相当有趣。

还有些修士乘坐各种法宝,这些人看向方荡的眼神比较复杂,好的坏的各种念头都有,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一脸坏笑,准备看热闹。

除了这两种修士外,还有一种修士脚踏祥云,甚至凭空飞遁速度比其他修士快疾的多,一般这样的修士也就是扫了一眼方荡的云锦塔随后就飞走了,并不要停留,他们的眼中方荡还算不上什么了不得存在,最多也就是一个手持大棍的顽童罢了,他们眼瞅着就能踏足大道进阶金丹,方荡并不能叫他们生出半点兴趣来。

这类修士就了不得了,如果是蛊修的话,至少也得是蛊王境界,修士的话则已经只剩下几大窍穴尚未开启,当然,从始至终方荡只见到一位这样的存在,老实说,见到这家伙的时候方荡被吓了一跳,还以为是唐门追杀来了,不过对方显然没有对方荡下手的意思,擦肩而过。

越往前,空气越是湿、软温暖起来,地面上竟然开始出现绿色的嫩严,似乎寒冬都被抛在脑后了一般。

母蛇蝎等人都换上了春天才穿的薄衣。

要不是很清楚现在是寒冬最盛之时的话,方荡还以为春天到来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桃花香气,这味道说不出的好闻,要知道方荡他们可是在天上,四周风气涌动,在这种情况下还有花香飘进塔中,就说明这香味有古怪。

方荡走到窗口,朝着外面望去,随即就释然了,因为在方荡脚下是一望无际的怒放着生命的桃树林。

在这寒冬季节,桃花密布,将整片地区变成了一片粉色的花海,花海延伸出去,最终消失在一片迷蒙的雾气之中。

这样的美景,在这样的季节,叫人叹为观止。

洪熙肥脸上露出迷醉的神情,摇头叹息道:“不愧是妙法门,不用见到那些女修,光是这一片桃花,都能叫人痴狂了。”

母蛇蝎还有丁苦儿和丁酸儿三个女子对于这一片花海更是痴醉不已,这片花海似乎对女子有着说不出的诱惑,丁苦儿还有丁酸儿两个此时甚至都想要就此投入妙法门的念头。

这个念头随着逐渐深入花海而变得越来越强烈,以至于两女几乎生出跳下宝塔的念头。

母蛇蝎最是关切自己的女儿,在旁猛的发现异常,当即哼了一声,伸手在两个女儿肩膀上各拍一下,两女激灵灵打个寒颤,旋即满头大汗,浑身上下都湿透了一般。

两女无力的直接软到在地上,丁苦儿一脸疑惑的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我怎么一点力气都没有?”

方荡等人纷纷走过来,方荡一脸关切的蹲下身来,看着丁苦儿和丁酸儿,两女脸色煞白如同大病一场一样。

“我觉得那桃花花海中似乎有的声音在召唤我,叫我去,我,刚才似乎生出了想要融入那一片花海之中的念头。”丁酸儿心有余悸的说道。

母蛇蝎给两个女儿把脉之后,神情放松许多,道:“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但这香气似乎只对女人有影响,不过她们两个没事,或许是受不住那花海之中美好的诱惑,这才导致心性大乱,你们也得小心,一旦进入桃花林就等于步入了妙法门的地盘。”

方荡点了点头,随后驾驭灵鸟直入那一片桃花海洋。

就在方荡的灵鸟就要驮着云锦塔飞入桃花花海的时候,方荡脑后的头发忽然一炸,露出一张狰狞的娃娃脸来,与此同时方荡身边发出一声嘹亮的巨响,千叶盲草剑出鞘,一剑斩在方荡身后的空处。

剑光如电,咔的一声在塔中炸裂,光彩四射,映得满室皆是冷彪彪的剑影。

那被斩中的空处猛的鲜血奔涌,显现出一个身影来,这身影化为一道流光转身就走,千叶盲草剑急追而上,斩出第二剑,直接斩在那黑影的后背上,在千叶盲草剑斩击出第三剑的时候那黑影窜出云锦塔嗖的一下消失不见,无影无踪。

这一切来得太快,以至于一切都结束了,塔中的洪熙还有母蛇蝎等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方荡走上前去从地上捡起一只手来。

洪熙此时才明白过来,惊讶道:“是你说的那个家伙?”

此时的洪熙心中一阵冰寒,若对方的目标是他的话,他现在不知道死掉多少次了。

方荡点了点头,将断手从漆黑如墨的衣服之中拿出来。

是个女人的手,骨骼纤细,十指芊芊,还带着一股淡淡的女子特有的体香。

洪熙凑上来盯着这双手赞叹道:“好美的一只手,有这样的手的女子,一定样貌不凡,一定是个大美人,妹夫来给我摸摸。”

说着恬不知耻的话的洪熙在母蛇蝎等人鄙视的目光下伸出黑黝黝的胖手去抓方荡手中的那只白生生的嫩手。

就在方荡准备将这只手丢给洪熙的时候,这只手猛的颤动一下,五指如钩,一下抓住方荡的手掌,与此同时,这只手被切断的手腕处中白生生的骨头猛的抽出,变成一根蝎子尾巴,一下就钉在了方荡的手背上。

紧接着方荡就感到一股不逊色与巢蚁蚁王的剧毒被注入他的手掌之中。

一旁的大王子骇得尖叫出声,连忙将自己的手给缩了回来。

方荡惊讶的看着整个变成一只蝎子的手,却任由毒尾蛰着自己的手背,完全不在乎。

方荡最近六天来不断的被蚁王注入毒液,奇毒内丹也好方荡本身的体质也好,对于这种巨爵层次的毒都生出了耐受性,至少这种毒注入体内,再也不会给方荡带来那种千百只蛮牛在血脉之中奔腾般的震撼感觉了。

奇毒内丹或许是在毒性的反复淬洗下,也已经扩充了空间,现在奇毒内丹之中已经能够容纳更多的毒,这也就意味着方荡进入黑化的时间变得更长。

那只毒蝎子在方荡手中挣扎片刻,随后就如同花朵一般枯萎,重新变成一直枯瘦的手掌,这一回这手完全没有了之前的美丽,变得皱巴巴的如同老树树皮。

刺入方荡手背上的那蝎尾也崩断只剩下一个尾巴尖刺。

方荡将这蝎尾尖刺收起,大王子洪熙心有余悸的道:“好歹毒的手段,妹夫,这种东西还是丢掉吧,万一活过来呢?”

方荡不以为意的道:“她刺我一下,找机会我要还回来,刺她百下。”

随后,方荡直入桃花花海。

一刻钟之后,一个邋遢老头凭空飞来。

一个黑影出现在老头身前,这黑影断了一只手,此时断臂伤口处趴着一只猩红的水蛭,将伤口完全封起,不会有一滴鲜血流出。

这黑影正是最善刺杀的幽殇。

幽殇对着老者一躬身道:“师父,弟子无能,没有留住方荡,被他进入了妙法门。”幽殇的声音相当好听,如同悦耳的铃音一般,吐出的每一个字都在空气之中回荡,铃铃作响。

老者微微皱眉,袖中钻出鞭子来,鞭了幽殇三下,当初鞭打唐三公子的就是这个老头,乃是拥有蛊王的存在,叫做九蛊圣手。

很显然,相比鞭打唐三公子,老者对于幽殇还是极为爱惜的,说是鞭打,其实也就是做个样子,轻轻挨了挨,舍不得真下狠手。

“怎么会留不住他?以你的刺杀手段,就算被他发现了,也不可能这么狼狈。难道他有帮手?”老者声音锋锐,怪声怪气,相当不好听。

幽殇道:“没有,只有他自己。”

老头哦的一声,那张一直板着的脸上露出一丝有趣的笑容来,问道:“他发现了你偷袭他?”

幽殇点了点头道:“幽殇险些就回不来了。”

说着幽殇转过身躯,在她背后是一道触目精心的伤口,从左肩到右臀部,虽然鲜血已经止住了,但皮肉翻开,能够清晰的看到幽殇的脊椎骨都被切开了一半,此时是被一只竹节一般的蛊虫用前后脚牢牢接在一起,不然幽殇的脊椎骨就要断开了。

老头眼角抽了抽,原本一张笑脸陡然间变得冰寒起来,四周的空气仿佛都凝固了。

老头取出鞭子来狠狠的鞭了幽殇三下,但眼中满是心疼,鞭了幽殇后,老头脏兮兮的袍袖一抖,从中飞出一只苍蝇般大小的蛊虫,这蛊虫托着一颗丹药送到了幽殇嘴前,这丹药绝非等闲,一般人修士恐怕求都求不到,不但能疗治伤势,甚至还可以用来增长修为。

幽殇却没有将丹药吞下,而是道:“师父,今日之仇未报之前,我不会治愈背上的伤口。”至于左手,我要用来杀他,不得不疗治,说着那附在幽殇伤口上的水蛭猛的晃动起来,摇摆几下后,竟然变成了一只透明的手,幽殇活动了几下手指,稍显不太如意。

老头闻言微微一叹,那颗丹药还是飞入幽殇怀中,老头道:“不管你想怎样,时刻记住,你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天大地大,没有你的命大,我给你选了诸多修炼道路,你却不走,只好这隐身虫,干这种刺杀的勾当,现在你知道了,这种把戏一点意思都没有,藏在暗处杀人,你或许一击毙命,但碰上真正的高手,事情就远远没有那么好玩。”

幽殇却冷哼一声,言语之中透出一股执拗,道:“我就是喜欢无声无息刀锋入喉的那种感觉。”

“唉,女大不由爹啊。”老者幽幽叹息一声,“旁人生个女儿当女儿养,我生个女儿非得管我叫师父,你娘若是知道了不知道得怎么笑话我。”

幽殇身形一隐,消失无踪。

老头看着幽殇消失的地方喃喃自语道:“冤家,一提到你娘,你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