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都市 > 夜行 > 第297章 鏖战白虎

风雪渐大,愈发难行。

三人在漫天风雪中又走了小半个小时,赵烺自觉还好,但扑尔哈兄妹却已到了极限。

“实在……是太累了,要不找个背风的地方……歇息一下,吃点东西恢复些体力吧!”

兄妹俩看着连气都不大喘、依旧龙jīng虎猛的赵烺,艳羡地开了口。

“也好,是我疏忽了!”

赵烺歉然一笑,而后指着前方百米远处的一处内凹的巨石,道:“前面那个巨石正是避风的好地方,我们过去歇息吧!”

“巨石?”

扑尔哈兄妹循着赵烺所指的方向眯着眼睛瞅了半天,才看到那方巨石,不由得对赵烺的能力更加佩服起来。

三人一路前行,几分钟之后终于来到了那块巨石后面。

这块巨石五米长宽,中间有一个两个平方左右的内凹之处,将四周风雪完全阻挡在外面,刚好可以容纳三人休息。

站在里面,少了风雪侵袭,让人顿感舒适了很多。

“恩公,来吃点东西!”

扑尔哈将背囊揭了下来,从里面拿出了好几块牛肉干,分发于赵烺和扑尔敏。

此前一直赶路还不觉得,此时看见眼前肉食,赵烺肚子突然就开始咕咕叫了起来。

赵烺也是窘然,接过肉干就开始大口吃了起来。

几块牛肉干下肚,三人顿感身上力气迅速恢复,正准备继续前行。

忽然赵烺定定地往身后看,他听到巨石四周有一阵细微的积雪踩踏声迅速向这里袭来。

“慢着,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赵烺一把将兄妹俩拉住,肃声轻语道。

“声音,并没有啊!”

扑尔哈兄妹侧耳倾听了一番,疑惑地摇了摇头。

也许是三人的低语声惊动了外面的东西,赵烺仔细凝听半响后外面再无任何异动,遂有些纳闷地自语道:“或许是我听错了,我们走吧!”

话落之后,赵烺将扑尔哈兄妹拉至身后当先走出凹岩。

只是他身子才出了半步,却见一道雪白的影子带着腥风猛然自右侧向他扑来,惊的赵烺身子猛地退回凹岩,那道影子哐地一声撞在岩石上才停了下来。

整块岩石上于这一击之下受到了巨大的冲撞力,岩体周围的积雪哗啦一声全部落了下来。

漫天积雪遮挡住了赵烺视线,让他看不清外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但刚才匆匆一瞥,他还是能够判断出肯定是一种极为凶猛的野兽,不然【147小说】也不会有这么大威力,把岩石都撞的快要坍塌了一般。

“退后!”

赵烺一声厉吼,将还在发懵的扑尔哈兄妹推至凹岩最里面,而后提气凝神牢牢地注视着外面情况。

“吼!”

漫天积雪散尽,岩石外的视线终于清晰起来。

于此同时,一道震耳yù聋的兽吼响起,使得赵烺三人直觉头皮发麻耳朵都快要聋掉了。

扑尔哈兄妹直觉胸中发闷、眼冒金星,只得紧紧将耳朵捂住才感觉好受了很多。

赵烺觉得脑袋略微有一瞬间的难受,右眼中一道凉意猛然出现,整个身体恢复如前,再无异样。

此时此刻,赵烺凝目看去,凹岩十米外有一只毛sè如雪般的吊睛白虎出现在他眼前。

“老虎?”

赵烺直觉牙根发疼,倒吸一口凉气间没想到碰到的竟然是这般凶物。

眼前白虎身长两米骨架粗壮,浑身雪白,唯有额间几道棕黄sè的绒毛组成一个扭曲着的“王”字,使它看起来更为凶猛。

白虎肚皮耸拉着显然是已经饿急了。

它晃了晃脑袋,刚才猛烈撞击下带来的昏厥感顷刻消散,继而伏低着身子凶恶地看着凹岩里的三人,一滩滩的哈喇子止不住地流了出来。

“古有武松打虎,今rì你这恶畜竟敢伤人,就怪不得我效仿古人,将你击毙于此了!”

猛虎之名自然让人听之胆寒,更别提是处于饥饿中的老虎。

赵烺此前与巨蟒、恶狼争斗过,但是遇见猛虎还是头一遭。

此时与其对上,赵烺心里虽然有些发憷,但却知道自己不能后退,不然三人今rì定会葬身虎口了。

此时此刻,扑尔哈兄妹也终于反应了过来,他们震惊地看着凹岩外那白虎,惊叫道:“山神?真的是山神啊,恩公你不要伤它……”

二人说话的同时还将背囊中的肉食全部扔了出去,神情间也极为激动。

“吼!”

只是两人的动作好像被那白虎视为了一种挑衅,看都没看落在身前的牛肉干 一眼,还未等他二人将话说完,白虎一声怒吼又扑了上来。

幸亏赵烺眼疾手快一把将他们拉回,同时腰身一沉全身力气灌聚于右手之上,猛然一拳狠狠击在白虎脖颈上,才使它偏离了方向撞在岩石上落在一边,不然兄妹俩肯定要在刚才被白虎一口一个给咬死当场了。

“吼!”

白虎直觉一股滔天巨力袭遍全身,身子撑了半天才在雪地里重新站了起来。

它摇了摇脑袋,疯狂的兽眼中终于多了些谨慎,伏低着身子不断在凹岩外徘徊着,找寻着最佳的攻击角度。

赵烺此时也不好受。

虎有三绝,一扑二掀三剪。

扑击既然能排在首位,其威力可见一斑。

成年老虎动辄200来公斤的体重,急速奔跑之后的冲撞力就算是一头体积庞大的大象也不敢直面其锋。

猛虎的冲击力赵烺心里早已准备,浑身劲力暗涌间一拳击出后,身子就赶忙侧至一旁以求用巧劲卸掉大部分的冲击力。

可就算如此,与白虎相接之时,一股沛然的巨大冲撞力还是猛然将他击飞,整个人嘭地一声撞到后面岩石上才停了下来。

赵烺直觉胸口发闷、喉间一甜,一口鲜血险些就吐了出来。

不过他知道越是这种凶猛的野兽,与其相斗时越不能示弱,不然对方会更加疯狂出击,到时候生死真的就说不准了。

赵烺背靠巨岩深吸了几口气,翻涌的气血才平静了少许。

他身体绷紧提起全身劲力,目光沉静如水,就那样古井不波地凝视着眼前白虎,一道道莫名的杀气却在顷刻间升腾了起来。

“恩公,我们来帮你!”

扑尔哈兄妹看着眼前的白虎,又看着严阵以待的赵烺,终于没再说什么山神之类的胡话,神sè严肃地站在了赵烺左右两侧。

“一切听我指挥,千万小心!”

此般恶兽以前只闻其名,如今与其交手之后才知厉害。

赵烺内心虽然震惊,但自问还有自保能力。

只是想要毫发无损地保全扑尔哈兄妹,却是有些困难了。

赵烺心中暗叹,只能尽全力将他们活着带出去,想必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而至于扑尔哈兄妹为何会将这白虎视为山神赵烺并不想去问,他知道边民积聚之地有很多他无法理解的习俗。

如今他知道的是眼前这白虎想要吃掉他们,双方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他需要全力以赴方能渡过眼前危局。

赵烺一声提醒后,扑尔哈兄妹各将自己腰间苗刀抽了出来,直直地对准眼前白虎,等待着赵烺命令。

森寒的刀光灼痛了白虎双眸。

它恶狠狠地怒视着眼前三人,再也忍不住腹中饥饿,虎口一张,一声怒吼后又向赵烺扑了过来。

“找死!”

赵烺目光一凝身子前探右手重拳猛然击出,只是就在此时,那白虎身子猛然加快侧身一偏,竟然向后面的扑尔哈兄妹击了过去。

“不好!”

赵烺一声惊叫猛然转身,看也没看就向白虎身后粗大的尾巴抓了过去。

只是此时却已有些晚了,白虎速度极快,虎爪一拍,正向扑尔哈兄妹击了过去。

咔嚓、咔嚓!

此时也亏得扑尔哈兄妹反应颇快,迅速将苗刀架起竖在胸前挡住了这致命一击。

苗刀两声闷响后一并断裂,而后扑尔哈兄妹脸sè涨红,猛然间向后飞了出去,直撞到巨石才停了下来。

二人落地之后就委顿于地,满口吐血,半天没能起来,竟然一击之下就被这白虎给拍成重伤了。

“恩公……小心!”

兄妹俩脸sè苍白挣扎了半天却也无法起身,只能撑着手臂击打着地面,想将白虎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们身上。

如此场景落在赵烺眼中,却使他心中怒意更甚。

“恶畜找死!”

赵烺一声怒吼,抓住白虎尾巴猛然一拉,只见白虎身子一个趔趄嘭地一声倒在地上。

赵烺心头一喜正待继续痛击,却见那猛虎后爪一蹬身子猛然站起一股巨力袭来,顷刻间从赵烺的掌心挣脱。

猛虎才刚站起,腰身一扭尾上长毛根根炸起,宛若一根利鞭一般带着呼啸之声向赵烺身子扫了过来。

退!

呼啸之声顷刻间临至身体,赵烺自觉这一尾巴扫下来,如果全中自己身体,身体,就算不被打成两截,也要给打残了。

身体刚退半步,白虎尾巴已带着风声一扫而过,狠狠击在边上一颗枯树上,臂粗的树干咔嚓一声断开,四散的枯枝木屑随风散开老远。

赵烺见状,自问自己的身体比这枯树其实也硬实不了太多,硬接一下怕是真的要玩完了。

只是眼下处境却由不得他选择!

生死之境,但在一瞬。

眼前这白虎极为聪明,知道赵烺是三人中最强的,所以起先时刻故意放慢着自己攻击速度影响了赵烺的判断力,而后声东击西先将扑尔哈兄妹给击成重伤,给自己创造最大的优势。

眼下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恶战,不能有丝毫怯弱之意。

杀!

白虎力道用老正待转身攻击,赵烺却已调整了下方向狠狠向其腰身冲了过去。

白虎堪堪转身却是徒然一惊,只觉眼前这人右眼似有道道绿sè幽光出现,使得它心头莫名就升起了一丝惧怕之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