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玄幻 > 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 693 已回(11)

第二天回去路上,钦慕手里捏着他在路边药店买的一盒避孕药,心里却总觉得有些发冷。

回来这么久,从来不觉的路边的风景那么差,今天,她只手撑额,惆怅的望着外面树枝上刚刚嫩绿的枝丫,粉白的不知道什么花儿,看不到它们的未来。

这个春天,过的这么慢。

原本温热的风,因为车速的提高,变的让人觉得难受。

——

“有点犯困,我去补一觉!”

回到家,钦慕外套都没脱就要上楼。

“喝了药再睡!”

穆熠宸拉住她,抱着她的肩膀,不看她是否情愿,带着她便往厨房那边走去。

钦慕真的是有点颓,的确是因为穆熠宸给她买药。

“喝完药我陪你睡!”

睡到天昏地暗都行。

穆熠宸倒了水,但是那只手还是搂着她。

钦慕有点疲倦的看他一眼,总觉得他这么抱着她,好像是防止她跑掉一样。

穆熠宸把水寄给她,钦慕不接,穆熠宸才抬了抬眼:“怎么了?”

“没事!”

钦慕接过水杯,穆熠宸帮她把药打开,直接把手伸到她嘴边,钦慕就着那个姿势把他掌心里的药吃了,然后灌水。

避孕药竟然这么苦,钦慕的眉头用力皱起来,喝了满满的一大杯温水。

钦慕其实真想问问他,是不是一定要吃药,可是话到嘴边,却是怎么也说不出来的。

后来到了床上,穆总说:帮你催眠?

钦慕还没回过神,唇瓣已经被他吻住,接着,他们共同的大床上,便开始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催眠大法。

呵呵!

不过做完之后倒是真的很容易就睡了。

穆熠宸在她睡了后,靠在床头点了根烟,看着她背对着他的背影,今天上午回来她便在不高兴,因为那盒药。

她竟然会排斥吃药,穆熠宸心想,她应该是担心伤身体吧!

他也觉得很愧疚,虽然一向在那方面很冲动,但是也不至于忘记保护她,昨晚,真是失常了。

烟只抽了半根,他把烟灭了,然后又躺下。

这一天,一直在一起睡觉也不错,宁愿这样,也是不愿意出门的。

窗帘渐渐地落下,房间里彻底黑下去,睡眠质量也会跟着提高。

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她刚刚转了个身,穆熠宸便又要了她一次,钦慕毫无反抗之力,嗓子也早在上午那一次就哑了。

饭也不做,俩人一整天便在床上,睡醒了就做,做完了继续睡。

直到晚上,门铃跟电话的双重摧残中,两个人才不得不起了床。

穆熠宸打开门放进那两个小家伙来,自然也把冯芳华‘请’了进去。

冯芳华之所以进去是想知道他们俩在家干什么了,敲门那么久也没人应。

“若不是他们姐弟俩担心你们,今晚我就不叫他们回来了,钦慕呢?”

她看了看周围,走到茶几那里的时候,没看到钦慕。

“等下就下来!”

穆熠宸淡淡的说了声,意思是还没起。

冯芳华皱着眉头,然后听着跑到厨房去不知道干啥的小家伙突然跑出来:“爸爸,这个是什么呀?”

穆熠宸转头,就看到橙橙手里捏着一个熟悉的盒子。

“我看看!”

欢欢自认为比橙橙多识几个字,所以跑过去认真查看。

“你们俩在避孕?”

冯芳华只扫了一眼,忍无可忍后冷声质问。

“我们一直在避孕。”

穆熠宸不当回事,却是很严肃的说明。

他们是一直在避孕,但是避孕药这种东西出现在家里。

钦慕踩着台阶稳稳地往下走,收到来自楼下冷冽的目光,下意识的抬了眼。

“哼!”

冯芳华却是二话不说,只冷冷的瞪她一眼便转身背着包气势凌人的离开了。

钦慕的眼神下意识的看了看儿子跟女儿那里,看到他们俩拿着的药盒,钦慕明白了原因,心跳情不自禁的怦怦怦**了。

完了!

这些矛盾更深了!

穆熠宸抬眼看着钦慕生无可恋的一步步的往下走,眼眸里也有些歉意。

他当时应该扔垃圾桶里的,不过这小子一回来就往厨房里跑是什么原因。

橙橙跟欢欢都可怜巴巴的看他,像是在说他们不是有意的。

穆熠宸无奈:“你们俩吃过晚饭了?”

俩人慢悠悠的,同一动作,摇头。

“今晚想吃什么?要不要喝点粥或者汤?”

穆熠宸抬眼看着钦慕问。

橙橙跟欢欢忍不住用嫌弃的眼神看他,刚刚还问他们吃过饭了没,转头就问他们妈妈今晚想吃什么,每次都是妈妈想吃什么他们就跟着吃什么,跟在nǎinǎi家真的是完全不一样的待遇,太可怜了。

晚饭后钦慕低喃:“你妈这次真的要恨死我了!”

穆熠宸轻笑了一声,搂住她的肩膀:“有我在呢,不怕!”

钦慕瞅了他一眼,心想你当然不怕了,我可就麻烦了!

——

第二天上午,钦慕送孩子去上学,然后开车去了工作室,半个小时后小美也开着赵淮给她买的新车到了。

已经请人过来帮忙打扫,小美把燕子也叫了回来,然后三个人便正是开工了。

荣城的生活已经又继续了。

钦慕望着外面蔚蓝的天,想着她接下来的生活节奏,不自觉的轻轻压着下唇,从容应对吧!

花店的车十点多到了工作室门口停下,燕子跟小美从里面跑出来,看着两个穿着花店衣服的帅哥从车上跳下来,笑着跟她们打招呼。

“有位穆先生帮你们订的鲜花跟绿植!”

“哦!好的!谢谢哦!”

“辛苦哦!”

两个女人见了帅哥,嘴巴好不容易才能合拢。

“一个帅哥往里搬运,一个帅哥拿着单子叫她们俩签收。

“是你们谁的男朋友吗?”

帅哥打趣道。

“是我们老板的老公,我们哪有这福气啊!”

小美解释。

“就是,人家还是单身呢!男朋友什么时候才回来呀!”

燕子冲着帅哥眨眨眼,又媚又娇。

帅哥有点不好意思的【147小说 更新快】抓了抓后脑勺:“我有女朋友了!”

燕子……

小美忍不住哈哈笑起来,拍着燕子的肩膀:“单身狗,来帮忙搬花了!”

小美去帮搬着花的店员开钦慕的门,钦慕坐在办公桌后面,听到声音抬起头来,手里还捏着她最喜欢的笔,看着来人愣了愣。

而那位花店的店员在看到钦慕后也是愣了一下,没想到楼上办公室里竟然还有如此清新脱俗的老板,他听说是老板,还以为会是个四五十岁,体态最起码要有些臃肿,很是严肃的人。

“你好!穆先生给你们工作室送的花。”

钦慕一听是穆熠宸送的,点点头:“进来吧!”

那位店员才想起进去,小美在后面偷笑,心想,果然大神的魅力就是不一样,这小帅哥都被震慑住了呢。

办公室里被放进一盆高高的绿植,看上去要比钦慕跟小美高了,还有粉红sè的小邹菊,放在她的办公桌上。

等他们都走了,钦慕在办公室里拨弄了半天那瓶小邹菊,后来从花中间看到一张小小的卡片,才知道,这束花是人家花店赠送的。

钦慕兴致乏乏的将那张卡片放下,然后想了想,又拿起手机对着那张卡片拍了张照片,又把花也拍了一下,加上美颜。

“不应景!”

朋友圈里,万年不更新的她发了一条,两张照片加三个字。

钦慕这条朋友圈一发出去,立即就炸锅了,朋友们纷纷都觉得自己花眼了,看好几遍,刷新好几遍才接受了那个消息。

“钦慕你竟然发朋友圈?”

“还这么rì常?”

“你这女人第一次发朋友圈就这么……怎么不应景了?”

“挺好看的啊!钦慕你转xìng了啊,竟然还会发朋友圈了。”

“是不是跟穆总和好了啊,这花不会是他送的吧?汗颜的表情”

“穆总送这种花?”

“我靠!穆总简直让我刮目相看!”

“宸哥呢?宸哥怎么还不出来澄清下,我不信他会蠢到送这种花。”

“宸哥,胡叫宸哥!”

“楼上的哥们,你的错别字有点多。”

“靠,要你管!”

“穆熠宸守得云开了!”

这句是赫连好发的。

“不错不错!恭喜恭喜!”

钦慕过了五分钟打开朋友圈,其实只是想穆熠宸看到,没想到下面竟然几十条评论,**七八糟的,但是就是没有穆熠宸。

并且没人看到她发的卡片内容的样子,所以她只好自己发了条评论提示大家:“请看第一张图的字!”

然后又是一轮。

“我靠?花店送的?”

“这得买了多少花,人家花店才舍得送这么大一束啊?”

“就是,花店向来抠门的,除非你买的超级多,不然绝对不可能送你。”

“快如实招来,穆总是不是把家里都摆满了玫瑰?”

“哎呦!难道你们没发现这是她的办公桌,以我的判断,这应该是在工作室的办公桌。”

“我靠!钦慕你的工作室又开张了?”

“小慕妹妹你不厚道啊,这么大的事情你不通知哥哥一声。”

“楼上的哥哥,请问通知你你打算做什么啊?”

“老婆大人?哈哈,我这不是想代表你也送点礼过去嘛!咱们小慕妹妹怪可怜的。”

江之远跟安楠在她朋友圈底下几个来回,又被众人给狠狠地吐槽,没超过一个小时,上百条评论,不过是十几个朋友而已。

钦慕已经开始眼花,只是要放下的时候又刷出两条。

“欢迎回来!”

“欢迎回来!”

李郁跟温如暖,几乎同一时间评论的。

“谢谢大家,欢迎来喝茶!”

钦慕想单独回复他们又怕其他人不高兴,所以就又发了条评论,统一回复了。

——

冯芳华正跟朋友约着去餐厅吃午饭,看到朋友圈的消息后突然说了声:“不去了!”

阿姨在她便是站着:“太太,您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

冯芳华又绕进沙发里坐下,气不太顺的,脸sè也差。

“那您这是?不是跟李太太约了一起午饭吗?”

“我还吃得下去?”

冯芳华想到钦慕在家吃避孕药就胃疼,何况钦慕又刚刚发了那么惬意的朋友圈,她看这就气不打一处来。

“你看看她这都发了些什么?她倒是生活越来越滋润了啊,整天不是花儿就是草,最最气人的你知道是什么吗?”

冯芳华又倾身去拿起手机来,打开朋友圈给阿姨看了眼,阿姨还没看清,就被她又扔掉,然后凝视着她问她。

阿姨无知的摇摇头,双手习惯xìng的合十放在小腹上。

“她吃避孕药,昨晚我送橙橙跟欢欢回去,她竟然在吃避孕药啊!”

冯芳华气的差点跳起来,手用力拍着沙发,脸上的表情更是夸张无比。

阿姨……

吃避孕药不妥?

“以前少爷不是一直有用那什么的嘛,怎么现在改成……”

阿姨不好说有些话,但是也泛起疑惑来。

“我不管他们为什么改掉习惯,我只想知道她凭什么吃避孕药?”

冯芳华也是有些难以启齿,可是她真的气的头脑发热,觉得自己随时要晕过去了。

“太太您先消消气,或者他们也是没办法呢,再说他们已经有欢欢跟橙橙那么可爱的一对儿女了,您……”

“一对儿女怎么了?一对儿女就不能再生了?既然感情不稳定,为什么不能多给穆家生几个孩子?”

冯芳华又咄咄逼人。

阿姨也不知道说什么好,索xìng就不说了,反正冯芳华的脾气上来,八头牛也拉不住她。

“我现在是真不愿意见她,否则我真得去问问她,到底为什么吃避孕药。”

冯芳华突然又泄了一口气,想到穆子豪叫她别多管闲事,想到她儿子那么执拗就是要钦慕那一个。

“罢了罢了,约好了去吃饭,总不好不去,我走了!”

阿姨……

冯芳华又背着包走了人,阿姨在旁边看着,往前送了几步就没再跟了,总觉得没办法跟上冯芳华的脑子。

冯芳华跟朋友吃饭期间在洗手间遇到了景峰的母亲,两个女人一见面先是一愣,随即景峰的母亲笑了笑:“芳华啊,你也在这里吃饭呢!”

“嗯!你也在呢!”

冯芳华也没兴趣问她跟谁,这两年,两家的关系说好不好,说不好也不孬,但是联系的确少了。

“怎么愁眉不展的?有心事啊?”

景峰母亲看她不太开心,眉头皱的那么厉害。

“我当然愁眉不展的了,女儿嫁的那么远还三天两头跟我抬杠,儿子更不用说了,娶了那么尊佛回来供着。”

冯芳华嘟囔起来,忍不住又叹了一声。

“你为了慕慕跟熠宸的事情吧?要我说你就别管了,他们也都当了父母的人了,让他们自己折腾去呗。”

“如果只是他们俩折腾自己,那我也就不管了,我说,如果是你家儿媳妇,小好那丫头偷吃避孕药,你会不生气?”

冯芳华想了想,突然问她意见,景峰母亲别的不敢说,保密这一条是绝对的。

“避孕药?那他们要是做的时候忘了采取措施,可不是得吃药嘛!你担心慕慕身体啊?”

景峰母亲没理解,看了看周围没别人才又小声问她。

冯芳华气的拍了下自己的脑袋:“我跟你真是……算了算了,不说也罢!我先出去了。”

景峰妈妈看她离开洗手间还在犯疑,她只是问了句是不是心疼慕慕,怎么冯芳华就气的拍脑门呢?

晚上景峰跟赫连好难得回去吃饭,景峰的妈妈还跟他们俩说起这事来,赫连好听了后,睡觉的时候就给钦慕发了微信。

“你吃避孕药啊?”

钦慕刚洗完澡去了趟孩子房间,确定他们睡了又回到自己的房间,穆熠宸在床头半躺着,看了眼旁边她的手机,说了声:“赫连好的微信。”

钦慕抬了抬眼,不自觉的轻笑了下,心想这次你怎么不打开看了呢?你不是最擅长,最爱看我的手机嘛。

“你怎么不替我看呢?”

钦慕走过去,拿起手机的时候问他,然后又将手机打开。

“问你有没有吃避孕药!”

穆熠宸只是随便扫了一眼,刚刚弹出的消息他看到了,就那么几个字,好掌握。

钦慕……

“你怎么知道?”

钦慕反问了句,然后又稍稍抬眼看床上的男人,他竟然这么自在的坐在床上,这是想在这里睡?

“你不会跟景峰说避孕药的事情了吧?”

钦慕还怀疑的问了他一句。

“我闲的?”

穆熠宸淡淡的说了声,继续看自己的书。

钦慕则是低头就看到赫连好发回来的微信。

“我婆婆说的!说你吃避孕药,你婆婆不高兴呢!她们俩在酒店遇到。”

钦慕看完后条件反shè的长叹了一声。

穆熠宸这才抬眼看她:“怎么了?”

“小好说她婆婆在酒店遇到你妈了,两个人聊起我吃避孕药的事情,你妈很生气。”

钦慕生无可恋的对他说完,坐在床边又叹了一声。

穆熠宸黑眸垂着,想了想,然后才又说:“不用管她。”

“我还得怎么管?只是本来她就对我成见大,现在,真是雪上加霜。”

钦慕后面那几个字很轻很jīng了。

穆熠宸听的不太清楚,但是想得明白。

“你想要给那姐弟俩再添个小的?”

穆熠宸突然问了声,暂时安静的房间里,突然气氛就变的有些微妙。

钦慕转了身,侧头去看他:“我当然不是那个意思,但是你妈她想啊,她看到避孕药气的话都不说扭头就走了,——不过,她那么气我,却又想让我给你们穆家生孩子吗?”

钦慕泛起疑惑了,仰着头开始胡思**想,不过怎么想也想不通。

“她心里排斥你,但是未必就把你当外人,她的xìng子这些年你还不了解吗?”

穆熠宸低着头翻着书问她。

钦慕想想也是,如果不是因为知道这样,她早就跟冯芳华吵起来不知道多少次了,她干嘛要看一个外人的脸。

“睡吧!”

过了会儿他放下了手机,不过钦慕听到这俩字更是不敢置信的看他了。

“喂!你还在这屋睡上瘾了?”

钦慕扭着身子质问他。

穆熠宸抬眼,犀利的眸光看她一眼,浅浅一笑:“这本来就是我的屋啊!”

“你……”

钦慕气的说不出话来,打又打不过,站了起来,指着门外:“你快给我回自己的房间去!”

“这本来就是我的房间,自从搬进来,这就是我的主卧,当然,也是你的。”

穆熠宸没有走,反而直接躺下了,双手放在枕头上面,垫着后脑勺,惬意的很。

钦慕简直痛恨到咬牙切齿,因为这么无赖,这么不要脸的人,竟然是……

好吧!是她男人!

唉!

离婚离不成也就算了,还在巴黎约定好的事情也不算数了,钦慕觉得自己好苦啊!

“今天送花的那家花店我给了差评。”

穆熠宸突然说了声,像是没话找话,不过这个话题找的挺好的,因为——

“差评?为什么?”

钦慕双手叉腰站在床边不赞同的看着他问。

“他们送的那束花,太差。”

穆熠宸皱着眉头,特别认真的评价。

“差吗?很大一束,也很新鲜啊!”

钦慕不理解的,仔细想了想,觉得完全没有问题啊。

“不是你说不适宜吗?”

穆熠宸这才看向她,问她。

钦慕……

就因为她在朋友圈发了那三个字?

她是写着玩的好吗?

虽然与她办公室的氛围不太合适,但是那束花是完全没问题的。

“穆熠宸你简直……有病啊!”

钦慕气坏,左右看了看,最后抓起自己的枕头就朝他脑袋上扔了过去。

穆熠宸往旁边一躲,顺势抱住她的枕头,漆黑的眸子严肃的凝视她一眼,然后又不得不将她的枕头放回去。

“快上来,等下着凉了!”

“都要五一了,我着什么凉?”

钦慕更生气了,他在这里躺着呢,她一点都不想上去,心里排斥的很。

“那你打算在那里站一晚上?看着我睡?”

穆熠宸继续认真的问她。

钦慕……

“虽然你这样守着我我很欣慰,很感动,不过其实大可不必的,毕竟我是男人,我会心疼自己的女人。”

钦慕……

“快上来!”

穆熠宸掀了掀被子,让她上去。

钦慕觉得要憋出内伤,抬起手用力抓着自己胸口的布料,要胸闷致死的感觉。

“胸口疼?上来我帮你揉揉!”

“穆熠宸你去死吧!”

他竟然说那么无耻的话,钦慕气的骂他一句,然后转身就走。

“我都说了收回在巴黎的话,还是你希望把孩子们都吵醒?”

钦慕到了门口又停住,因为她不想把那姐弟俩吵醒,那姐弟俩jīng明着呢,整天窥视他们俩隐私。

她又回去,坐在床上还不高兴,然后把被子抢到自己那边。

“不准跟我用一条被子!”

钦慕说着便躺下,把被子压在自己身子底下。

穆熠宸稍微侧了侧脸,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深究着她此时的样子。

钦慕听不到他动静,只以为他不想说话了,自己也累了,便闭上眼睛睡觉。

但是最起码她睡着之前的那段时间里,她慢慢的将后面的被子松开了,因为他一直没动,她不确定他是不是会着凉,万一他执拗的不肯用别的被子,再感冒了,那明天还得她伺候穆总啊。

穆熠宸漆黑的眸子看到她侧着身,身子却不再压着被子了,下意识的抬了抬眼看她后脑勺,然后一只手悄悄地伸过去,拽着一个被角,轻轻地往自己那边拽。

深夜里,钦慕觉得一只手臂压在自己身上,耳边又温柔的声音。

“钦小慕,我要吃了你!”

——

“喂!以后就叫你钦小慕吧,你名字太成熟,等长大了再叫。”

十四岁生rì的那晚,一个酷拽的男青年去接一个小女孩放学,突然起了兴致给她改名字。

女孩想,钦,小慕是什么鬼?

酷拽男青年不说,亲,小慕!(未完待续)